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玉尸(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这样一来门就能在里面封闭,大墓很多都是这样的结构,早期的盗墓人不懂得这个道理,在这门面前无功而返或者强行破门的有很多。

万象钩就是专门对付这门的工具,只要深入门缝,一个巧妙地推压,自来石就会移开,这门就能打开了。

我们谁也没用过这东西,两个忙活了半天都没动静,急得满头是汗,最后还是我凭借王若男的指导,一下子将那石头推开,然后少爷用力一推门,地宫的大门缓缓地被退开。

一条巨大的墓道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漆黑一片,我们打起手电,竞相往里面张望。

墓道比起正规皇岭的墓道小了很多,但是对于王若男这种经常去跑土坑墓穴的人来说,这样的墓穴对于她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现在满脸是一种幸福和兴奋交织的表情。

墓道的两边没有壁画,但是有大量的浮雕雕刻,这在西汉墓里很多见。地上是二米一块的青石板子,按照一般的经验,这样的地方是不会有机关的,只要是开山墓穴一般非常难以开挖,不是到了后来炸药工业发展起来,这些山陵倒可能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建筑之一。

我们点起蜡烛,一边看着浮雕,一边向墓道里走去,很快手上的蜡烛就开始变色,这是古墓中有沼气的迹象,但是并不是很多,我们带上防毒面具,继续前进。

浮雕每一幅的图案都不相同,很多都是面目狰狞的罗刹神仙,我们并未细看,反倒是其他东西吸引我的注意力。

墓道的两边有两道排水沟,连入古墓之下的排水系统,这种大山里的古墓,最难解决的就是地表生水的问题,古墓很少能做得到完全密封(如果可以,就会形成火坑墓,一开墓里面积累的沼气就会自然喷出,非常危险),雨水会渗入墓中,一定要排出,不然几百年后,棺材就会在水里漂着。

走了不下一百多米,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面显然是通往后殿的,两边是通往陪葬品的左右甬道,少爷想去看看,我拉住他,告诉他时间不多了,前面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还是把时间用到保命上,我们快点要去看看刘去的棺材,然后看看有没有墓志和记载文字的东西。

往前又走了三十米,墓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排巨大的长明灯,每只都有大水箱那么大,一字排列放在甬道的中间,我们上去点了一下,竟然还能点着,长明灯的灯罐子里装的是透明的油,可以看到油里面还有一些人形东西,有可能是人的尸体。我听说有很多的长明灯都用尸体来做的,很多贵族的公事房里就养了很多的白痴,这些人都是从全国各地的乡间收来的残疾或者智力低下的孩子,把他们养肥了,等主人死了之后,用脂肪炼长明油。

王若男看了有点恶心想吐,我让她别看了,在长明灯的尽头,有一扇大门,左右各有一座巨大的罗汉石雕,罗汉通体黝黑,不知道是用什么石料雕,表情生动,非常的骇人。

门的后面就是后殿了,古墓的棺椁就在里面,按照王若男的想法,要是设置机关,应该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空间够大,而且很可能机关的发射口子就在两边的罗汉上。

我爬上一做罗汉检查,果然罗汉的肚脐眼是空的,如果机关启动,里面会有毒沙射出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和少爷用军用强力胶布将两个罗汉的肚脐全部都贴的严实,这胶布是用来修补坦克或者船的临时工具,非常坚韧,黏性极其大,估计这罗汉的体积,里面能存的沙子也就是两三个立方,用胶布,它就绝对出不来。

为了预防万一,我让少爷和若男退到门口,自己站在门前,用万象钩插入门缝,如法炮制,喀嚓一下,将自来石顶开,然后用力一推,承重的石头一下子给我推开了一条能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

同时两边罗汉上的胶带突然一鼓,果然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不过几层胶带裹在外面了,它门只好便秘了。

石头门太重了加上门轴几百年没动,或者是因为门轴子带动的机关太久没有动,所以门推开一点就再也推不动半分。

我们只好侧着身体从门缝隙里钻进去,一进后室,手里的蜡烛就熄灭了,用打火机,怎么都打不起来,于是扔掉蜡烛,只用手电来照明。

墓室非常之大,手电几乎照不清楚墓室墙壁上的壁画,四周都是陪葬的西连木镶金箱子,墓室的地面是黄色”烧土”金砖面,规格非常高,墓室的中心,又一个墓坑,棺椁就安放在里面。我们从这里只能看到棺椁的上半部分。

少爷很想去看那些陪葬品的箱子,但是时间实在是不多了,我们直接就来到棺材边上,跳下墓坑。

棺椁是石头的,给修成一座宫殿的样子,前后浮雕着南天门,象征着灵魂可以自由归天,关棺椁的盖子四角修了飞檐,我和少爷一抬,发现不行,可能这石头棺椁盖子里面做了什么手脚,这盖子是吸在棺椁身上的,一抬之下,纹丝不动。

评论
  • 罗汉:

    我便秘了。

    回复
    • 军用强力胶布:

      我中毒 了

      回复
  • 闷油瓶:

    我不怕

    回复
  • 天真:

    呵呵

    回复
  • 额:

    没用过?给我扯呢,第一次下水下墓用的啥

    回复
    • 我要炸天:

      你瞎吗?第一次那门教了他们两种方法,万象钩是一种,他们用的第二种,脑残

      回复
  • 勺老:

    有人吗?

    回复
  • 王帅:

    感觉王若男有问题,,一般的女孩,即便是考古的也不会如此淡定,,就是 阿宁在很多地方都会惊讶,,王若男在哪都淡定,,就是爱哭,,还有打火机打不着,火把熄灭,,这是没氧气好吧,,你们就这样进去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