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黄河龙神(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一切顺利,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着我正在向上浮起。那老才不管是处于什么目的想杀了我们,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胆子大到明知道水下有东西也会潜水下去。

就在我心里一安,准备游出水面的时候,忽然感觉脚踝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一下扯了下去。我马上感觉到耳朵发鼓,一下子就不知道给扯下去多深了。

混乱间我下意识就睁开了眼睛,原本以为在混浊的水里什么也不会看见,可是一睁开,竟然发现水下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混浊,甚至还可以说有几分清澈。

大概是这里混乱水流的关系,把大量的沙子都卷到了水面上,所以这里才会比黄河任何一段都要混浊,水面之下反而清澈了很多。

但是即使如此,裸眼在水里的视力非常有限,我在混乱间,看到一条模糊的巨大影子从水底盘绕上来,足足有十几米长,无数触角从那一条影子上延伸出来,就像一条巨大的蜈蚣,或者说是像一棵巨大的水草。

我四处一转头,发现这样的东西还不止一条,在我四周,几乎全是这种蜈蚣样子的模糊影子。他们一端都来自一片漆黑的水底,而另一端在水里不停地盘绕,我用力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好做个明白鬼,可是我无论怎么用眼睛,能看到的只有影子。

完了,我心里道,进了什么地方了?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溜达,出门没看黄历就是失策。

拉着我触手力量极大,一直就将我往深水里拉住,我只觉得肺里的氧气极度减少,眼前的东西也越来越模糊起来,正在绝望,忽然边上冒出了一个人影,一把抓住我,我一看这影子的轮廓,竟然是王若男。

正在疑惑她怎么下来了?只见她指了指下面,让我把身子蜷缩起来。

我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意思,还想问她拿刀,忽然整个水底一阵波动,一下子大量的水泡从水里炸出,我感觉到脚踝一松,接着一股极度强烈的水流冲击波,一下子把我们甩了出去。

我马上明白,又是那种雷管爆炸了。

我死死拉着王若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松,竟然给冲上了水面,因为一下子上升得太快,一摸耳朵和鼻子全是血,抹了抹眼睛一看,自己已经给冲得离船两三十米远。

王若男就在我身边,但是已经不醒人事,直往水下沉去,我赶紧托起她。然后拉着她,滑动单臂,拼命向船追了过去。

幸好我们所处的水流是向着船的方向,一阵扑腾,我已经靠到船边。

爬上船舷,我顾不得别的人,放下王若男,发现她竟然没有呼吸了,心里一下子慌了,赶紧给她解开内衣服,也不管什么忌讳不忌讳了,一双大手直接按下,将她肺里的水压了出来,然后低下头,向她嘴巴里吹气。

才吹了一下,她就猛烈地咳嗽起来,一股臭水吐到我的脸上,然后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呼吸。

我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一看她衣服散开,想着电视里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挨耳光,赶紧把她的衣服包起来扣好,结果一下子,她的身材如何,手感如何,竟然一点也没记住。

正在后悔,琢磨着要不要再解开看看,就听到一声门板踹裂的声音,那老才一身是血从仓里摔了出来,接着少爷拿着根半截篙子从里面出来,抄起来就打,一边打还一边骂:”我靠你的,想害你爷爷我,老子今天就把你扔到黄汤里去。”

那老才一边退一边求饶:”李爷,我也不想,我要是不这么干俺们村里就要拿俺闺女去祭河,求你放过我。”

少爷是出名的天王操老子叫,这种话根本对他起不了作用,那老才还没说完,他又是一篙子敲过去,把那老才敲了一个跟头。我一看这样下去得给他敲死,忙把他叫住。

少爷这才看到我,一下子丢掉篙子跑过来,叫道:”我靠,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死了,妈的,没事情吧?”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说应该没事情,问他:”你怎么搞的?若男怎么会下到水里?”

少爷道:”当时我看着你被什么东西给卷走了,就知道不妙,上船的时候,那老才正想对若男下手呢,给我一脚给踢趴下了,当时我和她一说情况,她想也没想就跳下去了。”

我听到这话,看了一眼面前脸色苍白如雪的女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心疼。

少爷摸了摸若男的额头,说她应该没什么大事情,大概就是喝了几口水,我将若男抱起来,对他道别把老才打死了,我还要问他话。接着就把她进客仓里。

老才给少爷拖进来,捆在凳子脚上,一脸都是血,这少爷下手是太狠了,他这样的人”文革”的时候得罪人太多,难怪现在混得这么次,我把王若男放下,打起暖灯给她取暖。然后踢了一脚老才,问他:”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是你村子里的人怎么干的?”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