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黄汤溺水(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最后少爷就说,先别这么兴奋,有王陵还是推测,到那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呢,咱们还是睡觉实在,我们这才冷静下来,几个互相嘲笑倒头休息,不过,也没睡了多少时间天就亮了。

我其实也没睡着,起来黄牙给我们准备了早饭,我一看不能这么白吃了人家的,就让少爷给他送了点钱,然后商量一下买雷管和装备的事情。

黄牙一开始不肯卖给我们,我们给他塞了好多钱,还出示了王若男拿来的文物管理局的文件,说我们是先遣队,过来秘密考察古墓的,要让他配合,他一看我们俩的头衔都是主任,马上肃然起敬,不仅把雷管卖给了我们,还给我们介绍了当地几个山民,给我们买了很多山里需要用的装备。

我们整好东西,问清楚具体的路线,就来到渡口,准备先到沙填峡再说。

沙填峡是古黄河的一处峡口,现在已经变成了黄河的支流,叫做猛江,渡口充斥着水流的咆哮声,一眼看去,犹如一条缠绕的巨龙蜿蜒而上,我看到怒江对面的悬崖上还有很大一个墨鸦石刻:”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几簸自天涯。”看样子这里以前还是一个风景胜地。大概写这东西人作梦也想不到,黄河会改道。

渡口上有好几条船,可是一看,这些船都给拉到了岸上,我就奇怪。

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季节是大水期,运管局有规定沙镇峡口三吨以下的小船是不准开的。所以这些船就干脆不下水,在上面整修了。

我们出了很高的价钱,没有一个人肯帮我们,我看着有些人明显对价钱心动了,但是还是不肯定帮忙,急得我们团团转。

忙活了半天,一个船家说,你们要真的急着去哪个地方,就走山路吧,肯定比等船快,这里没人会给你们开船的,这沙镇峡口非常凶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这个季节绝对不会有船,大部分都是走山路。

没办法只得回到黄牙的家里,他正在喝酒,看见我们回来了,很奇怪,问道:”各位怎么了?”

我和他把情况一说,问他除了船外,还有什么路线可以去孔雀山。

黄牙想了想说:”真是,我早该想到,你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往外面跑,我也很久没摆渡了,山路有是有,不过这山路太花时间了,你们不是说很急吗?那肯定不合适,这样吧,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想想办法。”

我看到他这么热心,心里还真有几分感激,道:”那就谢谢你了。”

他答应着就跑了出去,可是这一跑就几乎跑了五个小时,我们在他家里一直呆到了下午,我都差不多绝望了。

正准备不等了,起来要走,黄牙就跑了回来,我们忙问他怎么样,只见他表情古怪道:”船是找到了,在三里碑那边,不过──”

如何进入到猛江峡谷,在这里黄牙的指点下,路线共有两条,一条是从峡谷底部的入口进入,但是这样走要经过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峡谷的底部并不平坦,我们无法直线进入,实际走下来,七天的时间远远不够,而且原始森林里面危机四伏,我们几个书生,进入估计就是去送死。另一条路就是乘船先顺着猛江过二十公里的水路,然后中途在一个滩口上停下来,直接翻山过去,这样的时间只需要两天,但是我们要翻的那座山叫做孔雀山,海拔三千七百多米,一边虽然有一个山城,但是人口稀少,才五百来户人家,另一边就是原始森林的腹地,别说是路了,就是让你舒舒服服踩脚的地方都没有。

犹豫再三,也没有打听出第三条路来,我们最后决定还是走水路实在一点,翻山虽然困难,但也是一时的痛苦,要是困在原始丛林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宁可在城市里睡在床上等死。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又发现这季节很少有船肯逆流而上,我们身上又没有多少钱,问了好几个船家,都没人肯带我们,这时听说三里碑有人肯出船,简直就像听到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一下子跳了起来,问黄牙那船老大在什么地方。

黄牙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说人家也不是贪我们的钱,而是自己也有急事要往上游赶,正巧听说我们的事情,心想反正要冒险,不如多带几个人,还能赚点钱,至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人家的目的地是哪里,是什么船,他也说不清楚。

我们只好直接跟着他去见那个船主,那船主外号叫老才,很壮实,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我们把情况和他一说,他一边听一边就点头。

少爷很是精明,感觉这事情还不太容易,这么着其他的人就打死都不出船,你却要出,该不会是什么骗子,于是就旁敲侧击地打听。

那船主一开始还嘴硬,后来给少爷一灌迷魂汤,就什么都说了,听得我差点没乐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