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偷(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她道:”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到这里不是来拿这里的文件的,这份文件,是一个月前我帮教授借走的,出了事情之后,我就一直没还,现在已经超期了,今天整理文件的时候看到的,我有钥匙,所以就来还了,一进来就发现里面有人,我还以为是贼呢,所以吓的躲了起来。”

我”啊”了一声,教授也借了这文件,看来这里面的东西的确非常关键。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少爷道:”那这里面的东西你看过吗?”

王若男摇头,说教授的东西,要全看过她也最起码是个副教授了。

我心里着急里面的内容,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快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时候,门外突然手电光闪过,传来了脚步声,我一看不好,是下面的警卫听到声音上来看了,忙打了个呼哨,三个人互相提溜着从窗户爬了出去。等警卫走到门前,我们已经翻出了档案室的围墙。

这时候回旅馆已经没有车了,这路说长不长说远不远,但是要走回去,天肯定也亮了,我急于想看看手里的东西,就拉着他们找了一个饺子馆坐下。

我们是第一拨客人,这天色还很早,饺子馆包出的第一拨饺子我们就全给包了,这老板娘也奇怪我们这几个人怎么回事情,为吃个饺子也不至于起得这么早啊。

饺子下去,还有段时间,我们坐在包厢里,就翻开那份文件夹,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一看这里面东西的封面,我就知道,这是一本古代的笔记体县志小说,翻了翻,纸张发黄,全是散的,看样子年头还是晚清的时候,我心里”哎呀”了一声,这东西还挺值钱啊,偷出来不知道是否有问题,不过这东西放在那边少说也有好几十年了,那些人总不会现在才发现缺了。

翻看里面的几页,马上就发现其中一页给人折了一个记号,翻开一看,是古文。上面只有一段句话,给人画了出来,看笔迹还是最近画的。边上用钢笔写着注释,看笔记是教授的。

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少爷是肯定屁都不懂,看了几眼没看明白,又不好在小丫头面前表现出来,就对我道:”老许,我考考你,把这给翻译一下。”

我也看不懂,我们是搞古董的,这方面不是专长,就问丫头:”你翻译吧,我看你学的怎么样?”

丫头知道我们的诡计,哼了一声,低头就去看那文件,可是才一看几眼,脸色就变了。

我和少爷实在是看不懂,就缠着让她快说,问她是不是关于黄河里那棺椁的事情,和我们现在经历的有没有关系,她道:”那棺椁…事情不简单,我从头给你们翻译,你们自己想吧。”

关于广川王刘去的记录历史上不多,因为当时封王的权利极大,皇帝都不好管,历史记录基本都是封王控制的,一年里发生什么事情,除了那些好的可以报上去,但大部分都是欺上的性质,所有关于封王的记录,历史上非常少,或者说可以作为参考的非常少。

广川王刘去的一生非常特别的,所以关于他的民间传说非常多,特别是关于他盗墓时候发生的事情,有着大量的记载。他自己也写了一本《方土集书》,里面也有一些关于他盗墓的经历。

刘去关于盗墓,很有一些手段,他自己只是一个傍观的人,也就是并不动手,所有挖掘的工作,都由自己一只亲信队伍负责,但是寻找古墓,却是刘去的强项,以前很难想象一个封王的盗墓知识是从哪里来的。

根据这份县志小说里的记载,传说有一年,刘去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画,非常古怪,上面的线条犹如花纹,似乎是一张地图,他醒来的时候就把这图描了下来,给妃子大臣看,但是谁也看不懂,也不知道这图画到底是不是地图。

刘去利用自己的权利,广招天下名士,来破译这张图,结果人找了一堆人,七嘴八舌,一点结果都没有。

很巧合的是,那时候刘去身边有一位妃子,偶然间看到这张图画,就说这地图画的地方,和她老家很像,这一道弯曲,那就是黄河,这一道花纹,好象是家乡的山脉。刘去一听大喜,原来这一张图是一张地图,那肯定是神仙给他的指引,于是当晚就带着人连夜出发,前往那妃子的老家。

刘去虽然这么说,但是人们很奇怪,有人说那其实是古墓的地图,有人说那时他们刘家的龙脉的地图,他去为自己的陵墓选地方了。

刘去这一去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音讯全无,回来的时候好象老了十年一样,别人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说,不过那之后刘去就性情大变,变的沉默寡言。

这三个月刘去去了什么地方,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但是从那以后,刘去就开始没有理由的挖掘其他人的坟墓,似乎想要寻找什么东西。

评论
  • 打酱油:

    好像越来越少评论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