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死亡(4)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少爷还不死心,继续问道:”我说,那你也太实成了,你就没自己背点下来?”

老卞打了个哈哈,道:”要是我打沙过的字我都能背下来,那我就是教授了,干啥还干着吃力不讨好的活啊。”

我一想倒也是,老卞这人一看就文化水平不高,你要让他吃苦耐劳他没问题,你要让他学问说字可要了他的命了,这脾气和我们就是一样,有一年我在太原买货物,和少爷还有一叫王盟的小子去学打字,那王盟是倒数第一,少爷倒数第二,我第三,人家都把我们叫邪恶轴心。

我们接着又聊了一会别的,老卞喝了酒以后可爱说了,我们聊得也很尽性,就把陪他过夜死不死那茬儿给忘了,一看时间差不多,酒也没了,少爷就招呼着告辞。

老卞把我们送出房门,约好改日再喝,我看着也觉得好笑,第一次见面,一顿酒就是知己,所以说什么是酒肉朋友呢,这时候快半夜了,我裹了裹衣服就对少爷道:”白花了我三十四块六,啥也没问道,你说怎么办?”

少爷皱了皱眉头,道:”我真想不出办法了,再说吧,你看这老卞不没事好好的吗–我看这就是迷信、传说。教授可能研究这,都研究得走火入魔了。”

我看了看身后老卞的门,心里也松了下来,拍了拍他道:”那咱们回去可以睡个好觉了!”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我就听到后面的房间里面老卞大吼了一声:”什么东西!”接着就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我心里陡然一动,和少爷对看一眼,就暗叫道:”糟了!”

我们赶紧推门,门已经锁上了,我踹开门冲了进去一看,只见老卞趴在床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紧握着拳头向前伸,似乎想去指什么东西。

我赶紧将他翻了过来,一看他的脸,我的血液几乎凝固了。

天──又是那种表情,那种无法言语的狞笑!

“死了?”少爷问。

我点点头,外面有人听到声音冲了过来,看到老卞的表情一下子吓坏了,少爷对他大叫了一声,快去叫救护车,他才哆嗦着跑了出去。

我骂了一声,用力一敲床,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多呆一会儿,只要再多呆两分钟,我们就能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少爷也非常郁闷,叉着腰,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们心头两块大石头一下子压了下来,想到了我们自己。这个时候,少爷忽然看到了什么,走到老卞的尸体旁边,去掰他的手。

我问少爷道:”你干什么?”

他道:”他手里捏着东西!”

“什么东西?”我赶紧凑上去,只见老卞捂着胸口的那只手里,纂着一张小纸条,两人展开一看,那纸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的字,还画了一张奇怪的简图,是老卞的笔迹,字写得太潦草了,基本上看不明白,而且上面的墨水还没有干。应该是刚写上去不久。

那就是我们刚走,老卞马上就开始写这个纸条了?

他这么着急写这个东西干什么?我想了想不是,仔细辨认,发现上面墨水没有干,是因为老卞的手上开始冒出大量的汗,整个人已经开始湿了。

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时候也不能细看,而且也看不懂,和我们一起开门的服务员已经叫宿舍的保安,我马上把这纸条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对少爷道:”等一下录口供的时候,记得机灵点,别乱说话知道吗?”

少爷道:”还口供个屁,咱们就这几天时间了,口供一下最起码浪费两天。得快想办法。”

我一想也是,溜吧,等一下死在公安局里给国家惹麻烦。

魂不守舍地回到现在住的宾馆,也不敢打电话给丫头,不知道告诉她这个事情她会怎么反映,要是相信了肯定是吓个半死。

进到自己的房间,老许马上要我掏出老卞的字条看,看看他临死还要抓住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片酒的包装盒子,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我看了半天,发现上面写的都是一些乱七八遭的东西,毫无意义,只是那张图,看上去有点眼熟悉。

我看了半天,突然就想了起来,我靠,这张图的结构,不就是方形石椁上的那些花纹吗?绝对没错,我看的时候,印象非常深刻。

我看着图片上的纹路,犹如给人鹈鹕灌顶,看着那些纹路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想不到如果把这些东西拓下来,竟然会是一幅地图的样子。

我啊了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这老卞在给铭文过沙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现象,那些老教授专注于理论上的东西,反而忽视了最直接的花纹?

棺材的花纹,是一幅地图?这真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我顿时有点感兴趣起来。

老卞和谁也没有说,似乎自己在研究这东西,看样子这老人也是有点野心的,我抬起头继续看那纸条上的字,这下子我就完全看懂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