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死亡(3)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说完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语调有点奇怪,自嘲地笑了笑。

我一看他说话的样子,似乎是认识老卞,问他怎么回事情。

少爷脸一红,挠头不知道怎么说,我再三逼问他才说出来,原来我回上海之后,他就整天摸到王若男单位去,想去追她,一来二去,人没追到,反而认识不少人,和王若男也混得熟了,不然他们也不会一起来上海找我。

老卞就是他们考古队一个技师,专门负责清洗和修复青铜器械和给陶器打沙,手艺很好,是一个老员工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国宝,都是他负责修复的。

我看了看表,现在离南宫关门还有五六个小时了,道:”这样吧,你不是认识他吗?呆会儿咱们要不去找那个什么老卞喝酒,顺便想办法套套他关于那几个铭文的事情,陪他过十二点,看他会不会出事情,要是没出事那就是最好,说明我们的唯物论取得了巨大的胜利,要是真有事情发生,那咱们也能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说完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我们这些人接受的全是无神论教育,现在谈论的这些事情都和我们的世界观完全不同。还谈论得这么一本正经,要是让别人知道,这脸就没地方搁了。

没想到我的提议,少爷竟然也同意了,看样子他也有这个想法,说:”反正现在他们单位全体上下一片混乱,在新的领导下来前,这里的项目是不会开的,今天他肯定也是没有事情,就当和他叙叙旧也行,这人挺有意思,我给你引见一下。”

我们去路边小店买了几瓶烧酒和小菜,还特地整了整衣服,我跟着少爷来到了王若男的单位,王若男不在,我们就问了几个人,找到了老卞的宿舍。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我听少爷和他打招呼,知道他就是老卞。

老卞看是少爷,有点意外,因为他不认识我,和少爷也不熟悉,不过他是个嗜酒的人,一看我们手里的烧酒,也就没能力拒绝我们进来了。

我们进到房间,就地铺上报纸,将酒肉拿出来,这几天慌得要命,也没有时间好好吃一顿,这时候也正好打打牙祭,吃他个痛快。

少爷是公关高手,很会讲话,我这嘴皮子也不是盖的。两个人就着下酒菜,很快就下去了好几杯,互相介绍。我是打着向他请教青铜器的旗号来的,使劲吹了他几下,扯皮了一会儿,老卞的鼻子就红了,舌头马上变大,嘴巴开始管不住了。

他们这样喜欢喝酒的人,从不醉到似醉非醉,是非常短的时间,叫做进入状态。

不过这酒喝到这种状态,说他糊涂,其实他比谁都清醒,老卞一口嘬下一杯,也不说什么俏皮话,忽然问我们道:”两位,找老子有什么事情,直说吧,别在这里打马虎眼了。”

我一听,这位还真是明白人,不好对付。我看了少爷一眼,心说,还是你来说吧,不然我说我们在这里等着看你晚上死不死,还不得把我们赶出去。

少爷就笑道:”老卞,还真给你看出来了,我们两个到你这里来,还真有事情求你。”

老卞道:”这有什么难瞧的,你是出了名的势力货,没好处就一毛不拔,今天下了大本钱到这里来请我喝酒,我和你什么交情我自己知道,倒霉我管不住这酒虫子,入了你的道儿,你放心,既然吃了你的,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就直管说好了,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其他都简单。”

我一听,有你这么说话的嘛,这摆明了是知道我们有事情求他,铁了心先骂个够本啊。不过我们还真是不敢发火,只有点头陪笑,少爷道:”你可是说真的?看不出您还是个爽快人啊?”

老卞一嘴巴京片子,道:”那是,说吧,说完了咱们继续喝。”

少爷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会意道:”老卞,其实是这么一回事情,你们那个项目,你不是负责给那些东西打沙的吗?那棺材的铭文–”

我话还没说完,老卞就一摆手,道:”哎,这事别提了,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了,是不是想把那几个铭文给你们抄出来?我告诉你们,别想了,不是我不给你们,是我实在没有啊?你们也不是第一个向我要的了。”

少爷奇怪道:”不对啊,所里描文的活肯定是您干的啊,那第一手资料肯定在您这里啊,怎么您会没了呢?”

老卞道:”说来就有气,那天不是陈老头子叫我过去嘛,我在那里都清理了一半了,陈老头子跑来看了几眼,就发了神经了,突然就让我走,不让我碰了,说什么有敏感信息,你说我做了二十几年的打沙,还是第一次做到一半,被人说敏感赶了出去,真是,哎,你老头子死了,我不说死人坏话,不过这事情他做得是真不地道。”

我看了少爷一眼,心里诧异,原来还有这事情,我们不知道。琢磨着,当时老头子要把老卞叫出去,什么敏感,这棺材上面的铭文的内容,看来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