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死亡(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的想法,只是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贵重东西,好整理一下,带给丫头。可是,在我翻开抽屉之后,发现里面还是文件,似乎他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些文件了。

我理来理去,又点灰心,这个时候,我却看到抽屉的最下边,用一大沓稿纸压着一个笔记本。

那笔记本里,夹着很多的文件,在笔记本的封面上写着一行字:黄河古棺考古相关参考资料(不作参考)。

那行字下面,有教授的签名和日期,应该是一个月之前。

我一阵怅然,一个月前他亲手写下这一行字,现在却已经不在了,可是这个题目,看来总让人觉得奇怪,什么叫”相关参考资料”,既然已经参考了,又何以”不作参考”?

我呆了片刻,才翻开笔记本,我看到里面的大沓稿纸,还有很多的照片。

我粗略翻了一下那些东西,上面写的图片所显示的,全是一些古墓内部的浮雕,那些文件,都是用繁体写的,我看到上面的日期,显然这些文件的原件,都是解放前的东西。

繁体字的书写和现在是相反的,我不是很能看得懂,所以我才看了几页,就打算将它放回去。可非常巧的是,这个时候,几张熟悉的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一张彩色照片,照片里,竟然是一个死人的,这个人吊在横梁之上,我一看,这人的身形有点熟悉,想了想,发现照片里的这个人,竟然是老蔡!

老蔡死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忙翻起照片,去看照片后面的文件注释。

蔡鸣龙,死亡时间,1997年8月24日,爆毙。

那就是我们回去之后的一个月内,老蔡死了?

我把那份文件附属的照片全部都拉了出来,顿时通体冰凉。我看到了十几张照片,上面无一不是狰狞的笑脸,老蔡的外甥也在老蔡死后7天死了,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但是都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当时古墓发掘现场的解放军,因为他们都带着考古队的进出证。

我扯出一张纸,只见上面列了一大串人的名字,后面列了一大排死亡的时间,然后边上写了一个大大的”?”。

我一算时间,所有的人,死亡时间上都没有规律,似乎随时都会发生。

我几乎窒息着往下看去,我看到了他自己的名字,然后边上写了一行小字:余根据铭文记载,推算生辰链,余将于此月日爆毙,时日无多矣。

我啊了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果然!那些老头子已经破译了铭文的内容。铭文到底包含了什么信息,什么叫推算生辰链,难道根据这些铭文,就能知道这些人死亡的日期?

我再看下面,只见教授自己的名字下面,还有一些人的名字,他下面那个叫老卞,然后再下面,赫然就是我,排在我后面的就是少爷和丫头。

越想越慌,掐着手指一算,教授在上面写的我的死期,从今天算起,只有七天的时间了,少爷和丫头几乎就在我后一天,不由感觉到一阵寒意。

我再也没心思给教授整理房间了,偷偷把这份东西拿了出来,放进自己的包里,然后打车到南宫找少爷商量。

少爷正在和一老外扯皮,使劲推销他一只珐琅彩的赝品,说得正唾沫飞溅,我连拍了两下巴掌把那老外哄走说道:”GET OUT HERE!I TAKE

IT!”然后把文件直接给他,道:”快看看,这是什么!”

少爷给我吓了一跳,一看生意黄了,心情很不好,心里就有点火,看我的表情很严肃才没发出来,不情愿地接过来翻了翻,就扔到一边,对我道:”螃蟹字我看不懂”。

我知道他根本没看进去,拿起文件,翻到那张照片硬给他看,少爷这才一看,一看之下,脸色也忽然变了。

“怎么回事情?这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他问我。

我照实说道:”收拾老头子遗物的时候发现的。你看看后面写了什么。”

他坐直身体,仔细看了看后面的文件,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猛地把文件一合。问我道:”这么说我们没几天都得挂了,你信不信?”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相信,觉得非常草率,但是说不信,王全胜的死和教授的死就摆在眼前,实在有点让人放不下心来,而且这笔记肯定是教授的,他上面算出的死期确实就是他死的那一天,以他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不至于在笔记上写没意义的东西。

少爷举起手指头算了算道:”教授如果算得没错的话,那我们比你晚一天,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了,岂不是我只有七天的命好活?”

我道:”你也别相信这么快,这只是张纸头而已。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他笑了笑,忽然道:”哎,这么说起来,在教授后面的是老卞,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他今天岂不是死定了。”说着大笑起来,摇手道:”不可能,不可能,教授是死于心脏病,他这么壮,怎么可能死呢。”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