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死亡(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第三代广川王刘去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他长相俊美,比女人还漂亮,但是残暴成性,曾派人将自己的老师一家全部刺杀。

历史上记载,他经常将人肢解,并用毒药、桃灰搅和,再放到大锅中熬煮成肉酱。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在广川王府是寻常之事,被刘去肢解的姬妾就多达14个。

这只是历史上有记载的东西,野历里记载,刘去之所以嗜杀,是因为他好邪术,他的王府地下有一个深滩,里面养着饿鬼,刘去杀人,就是要喂这些饿鬼。

另一个有名的事情,是广川王好盗墓,他一生挖遍了封地里所有的古墓,连其他地方的也不放过,传说他是在古墓里寻找什么东西。

后来,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太过乖张了,被贬为庶民,流放上庸(今湖北竹山县)。刘去在流放途中自杀身亡,(或是被别人干掉了),但是他的遗体却突然失踪了。

我听到了就觉得奇怪:”不是说碰了那只棺材之后,七天之内必死吗?怎么刘去没事?”

想到我也碰了那棺材了,要死我也早就死了,而考古现场,碰到棺材的人肯定更多,这《黄河志》肯定是瞎说的。

我们到了太原之后,先去了丫头的大学,教授是丫头照顾的,所以把我们安顿到了他住的房子,教授有一个女儿在国外,听说教授死了也没回去,丫头说时是咬牙切齿的。

接下来几天我们去南宫见了见老朋友,聊了聊天,帮少爷看了几天的铺子,赚了一两千块钱。

丫头回学校报道,听说是想了很多办法,想通过关系再了解一点什么,但是都没有结果,高层的不说,不过,倒是听说当时帮忙抬棺的解放军,死了两个人。

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不舒服,但是到了他们中队一问,又是保守秘密,什么都问不到,少爷尝试贿赂,结果差点被扭送到派出所。

我看一直没什么收获,这也不是办法,在房间里我们总结了一下。

我写了一张条子,说如果假设一切都成立的话,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若干年前,黄河边清淤挖出了那只镇河龙棺,因为这若干年前已经是一千多年前了,那这镇河龙棺的年代,就无法估计,是谁埋入黄河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也无法考证。

然后是广川王刘去又把这只镇河龙棺沉入了黄河里。假设,他当时是为了服民怨,给龙棺修了一座规格很高的墓穴。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墓穴在若干年后,墓顶塌了一个洞,也许是清淤船的铁爪子干的。

一年前,王全胜在打扫黄河的垃圾的时候,偶然将铁耙子放进了洞里,结果在这个洞里捞上来了青铜器。

半年前,王全胜来到太原,遇到了我,然后又将青铜器卖给了我(若干天后,他离奇地死在了我的房间里。)

同样是半年前,我去他的家乡找他的家人,不果,但是发现了那个黄河古墓顶的洞,可在入洞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同行的单军死在了洞里。

四个月前,教授开始了对黄河古墓的考古。

一个星期前,教授死亡。两个考古的解放军死亡。

我拍了拍纸道:”时间上没有什么规律,但是假设那两个解放军死的时候也是那种表情的话,那么,肯定有什么原因,触发了这种死亡,而肯定这原因和那个古墓有关系。其实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

“会不会轮到我们”少爷接着说,我点点头,两个人表情都很苦涩。

说到棺材,这几个死去的人当中,有人碰了,有人没碰;说到古墓,这几个人当中有人进了,有人没进。但什么东西是这些人都碰了呢?这些人有什么共通点呢。

要是所有人都碰了的东西,想来想去,还真是只有一样,那就是那黄河段水河里的淤泥,但是,这东西碰的人多了啊,那老蔡不是说,很多人都去那里游泳吗?而且黄沙厂的工作也不可避免地会碰到。

我想来想去没有头绪,少爷就说别急,反正也不知道会不会轮到我们,半年多没事情了,说不定这出是巧合。

我叹了口气,心说要真是巧合就好了,但是这种时候骗自己是骗不到了。

后来几天我就在考虑这问题,每一个细节我都想到,不知不觉就在太原呆了半个月,到了月底的时候,上来几个人说,学校要把房子收回去,于是我们只好帮着丫头搬家。

教授家里的书之多,是我想象不到的,我们整理了三天才搬完大东西,这个时候,整个房子都空了,只剩下一只写字台,丫头说这写字台用了十几年了,不要了。我拉了拉写字台的抽屉,却发现抽屉锁着。

我想也许是里面有钱或者什么贵重的东西。于是就用一把扳手去撬,硬生生地把抽屉扯了出来。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抽屉:

    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坏银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