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七天的诅咒(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对于很多文物的分析写在下面,时期确定为西汉时期,那时的青铜器,基本为素面。其鼎主要承自秦式,但一般三足更矮。敦盒形。壶有大小二型并存,大型壶腹下部略呈收缩之状,腹比秦壶要鼓;小型壶的腹部较瘦长,经常铸出变形螭纹。有的做得很讲究,通腹有镶嵌绿松石的三角云纹。这样的特征很明显。

关于墓主人是谁的分析也很多,但是根据其中一些浮雕上的记录对比《黄河志》里面的记载,他们列出了一个传说。

浮雕里面的这只棺材,叫做”镇河龙棺”,传说是当年西汉宣帝年间,一个”水衡都尉”在指挥黄河清淤泥的时候,从黄河底部淤泥里挖出来的。当时的人一看这棺材上有鸟文,就知道是老祖宗的东西,全部的人都跪下磕头,不敢动这个棺材一分一毫。又将这棺材填了回去。

当时的广川王刘去好古,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认为这东西是古物,棺材里面说不定有宝贝,就命人偷偷将这棺材启了出来,八百里快骑,抬到了自己的官邸,结果很悬的是,当天晚上,抬棺材的四个人就一起暴毙了。

当时刘去还不以为然,可是过了几天,镇上开始传来消息,当时清淤现场挖到过古棺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了。镇里面谣言,这些人的死,都和挖出来的那只棺材有关系。

刘去想起自己也摸过那个棺材,心里顿时觉得不安,他连夜派人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入宅,那风水先生一靠近放置棺材的内廷,就突然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敢上前一步,吓得在原地发抖。

刘去问他怎么回事情,他就死命不肯说,只说这内廷里面有一个极凶之物,罗煞妖棺,任何碰到过他的人,命火暗的,一碰就死,命火旺的,七天内肯定也必然要进黄泉,没有破解之法。如果大人碰到这棺材,那也是在劫难逃。

刘去一看也吓坏了,命了士卒用刀押着那风水先生就进了内廷,把他和他棺材关在了一起,让他一定要想办法化解,不然就砍他的头。

可是第二天他们再次回到内廷的时候,却发现那风水先生用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趴在了古棺上面,人已经疯了,身上全是自己抓破的伤痕。

之后的情形就无人知晓,后来那年黄河泛滥,淹死了不少人,当地百姓都说这是因为刘去捞走了镇河铁棺的原因,所以就起了暴动,刘去为了平息民怨,没有办法,就把这只棺材重新沉入了河底。民分才平息了下来。

我合上资料,说道:”这么说,水下的镇河墓,可能是这个叫广川王的人修建的?为的是平息民怨,而里面的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就是所谓的’罗煞妖棺’?”

丫头说道:”不是,你看这个。”

她从一堆照片里挑出来一张,我一看,那只四方形的石头棺椁,竟然给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只黑色的东西,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一种青铜器的一截,上面雕满了鸟篆铭文。

“这石头棺椁,给你们打开了?”我不敢相信道。

丫头道:”这事情我不清楚,是教授他们研究组里少数几个人做的决定,在考古中,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我没权力知道,不过我知道,打开石棺的决定,是在教授死了之后才做的。”

我想了想,觉得事情不简单,那些老教授们,说不定已经知道了棺材底下的那段铭文的意思,才做的开启石椁的决定。

我当时看到的是,石头棺椁并没有缝隙,他们可能是用暴力破坏的方法,这样做是下下策,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

棺椁里的东西,只有一张照片,我实在分辨不出什么来。心里想着那个半透明棺椁透出的黑色影子,莫不就是这东西,这是什么呢?

我呼出一口气,放下资料,少爷就道:”老许,跟我们回山西吧,有事情也好照应点,我想再回东华镇,找找老蔡他们,看看怎么样,也许他们能知道点什么?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去收东西了。”

我知道后来少爷的铺子还是开张了,现在我很多货物都是从他那里走,他做得也不错,虽然一开始也吃了很多的亏,但是总体还是良性循环。

这事情没头没尾的,我觉得查也没准方向,不过看到他们两个人来看我,我也挺高兴,也想回山西看看,就点了点头,想着到了山西再说,也该去南宫走走了。

这事情就这么拍板定了,长话短说,我们第二天就上了火车,前往太原。

在路上我仔细看了那些资料,又问丫头,这个广川王刘去,是个什么人。听着非常耳熟,和三国的刘备是什么关系。

丫头笑着说,他们是亲戚,广川王族的开基始祖名叫刘越,是景帝的第十一个儿子,生母是王夫人。公元前155年,刘越受封为广川王,建都信都(今河北省冀县),遂由长安徙居河北省,开基汉宗室中的广川王家族。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