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三十章 七天的诅咒(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非常奇怪,半个月前我和少爷打过电话,也就是扯了一点皮,没说到他要过来,而且王若男也过来了,我就觉得更奇怪。

我们找了一个饭店吃饭,聊了一些当年的事情,我就把话题扯回来,问他们,来找我干什么?

少爷脸色阴沉,沉默了半天,才说道:”有个不好的消息,教授死了。”

我愣了一下,”哦”了一声,表示惋惜,可能是那次打击太大了,我那时候看到教授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稳定了,年纪大了,这事情倒是也难免。

少爷却似乎还没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你看看。”

我接过来一看,猛地头皮一麻,马上把照片盖了回去。

照片上是教授的遗容,我看着应该是医院做尸检的时候拍的,教授头发蓬乱,嘴角诡异地咧开着,与王全胜、单军死时候的表情一样。

我浑身冰凉,问道:”怎么回事情?”

少爷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王若男,小丫头这时候眼圈红了,发着抖把当时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我们走了之后几个月,上面就组织了考察队下来对那个水洞进行考察,他们进行了大揭顶似的开挖,把下面的古墓整个儿端了上来,然后用抽水机抽干。

在大太阳底下,又有将近一个排的军队在附近,一切相安无事,小丫头没有参与直接的工作,只是陪教授在省里遥控这现场作业,后来文物给运到了太原,那具巨大的石棺也拉到文化部门的仓库里。

经过几个专家组的判断,这古墓里的东西,应该是属于西汉时期,古墓规模很大,在当时应该是属于当时比较高的规格,但是没有找到墓文,无法弄清墓主人的身份。

考古学上是不承认镇河墓的说法。

但奇怪的是,墓穴里的那石头棺椁,非常特别,上面的浮雕图案,也非常的古老,似乎年代还在西周之前。

这就是说,古墓修建的时期,要比棺材晚了很多年,那段历史十分模糊,这一晚可能就是上千年的差距。

棺材的底部,有一段铭文,文字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教授们试图翻译上面的铭文,那段铭文一共是一百七十二个字。但是到了最后似乎是没有结果。

老头子们做事情的方式我很清楚,就算他们翻译出了那几个文字,他们也不会轻易公布,一来怕人抢功劳;二来,”文革”以后,事情该说不该说,他们已经弄不清楚了,所以干脆就不说。

老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最后资料汇总到老教授的手里。老教授就潜心研究这些东西,当时他们是住在对堆放文物的仓库边上,老教授让王若男和其他人不要打扰他。

王若男习惯教授的工作方式,自然不好说话,但是大家都在门外等着也没有必要,就留下几个人,其他人都回去做自己的工作去了。王若男还有很多报告没有写好,所以也就早早回了单位。

大概到了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她感觉差不多了,有可能教授那边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回到仓库。却发现教授的门还是关着。

教授身体不好,王若男怕他这么工作吃不消,就跑去敲门,敲了半天没反应,她就推门进去,结果到他房间一看,只见教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丫头吓坏了,把他翻过来一看,几乎都吓了个半死,教授已经僵硬了,身上都是水,而脸上的表情,就是照片拍下的,和王全胜临死前一模一样。

十七、七天的诅咒

我听完吸了一口凉气,脑门直跳。

想起王全胜死了之后的表情,教授和单军死了之后的表情,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这肯定不是偶然的。

看着少爷和丫头的脸色,我知道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点。便问道:”你们怎么想?”

少爷道:”这事情恐怕有些不同寻常,我们两个都觉得有点问题,所以过来找你商量。”

我问道:”医院怎么说?”

小丫头道:”说是心脏病,教授是有心脏病,但是发病再痛苦,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少爷又递给我一些文件说:”这些都是若男弄出来的,关于水下面古墓的资料,你看看吧。”

这几个月我的修身效果很好,这个时候人平静了下来,点起一支烟就翻开这些资料。

资料的前面有一个总结报告,说在古墓里面发现了盗墓贼的手电和呼吸头套,当时他们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晚了一步,后来发觉的结果倒是还好,古墓被破坏得不是很严重。

所有的出土文物都拍了照片,有厚厚的一沓,我看到了那几个青铜俑,比在水下看得清楚多了,还有很多的青铜器,木器,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在淤泥里的,我们当时没有看见。

一些重要的发现都给人用红笔圈了出来,我看到了壁画的照片,一共有七十六幅。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