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半年后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情况一片混乱,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还是少爷反应快,一下子拉着我就往玉门的地方退去,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冲回甬道,我才冲进去几步,突然就感觉被什么拉住了,一摸,原来是后面的管子,也不知道是卡在了什么地方,还是给那陶人拉住了。

少爷根本不管我,自己就一溜烟地跑了,我在后面想叫又叫不出来,用力拉着管子,只觉得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但是却怎么拉也动不了。

我忽然想起我们拉单军时候的情景,单军死之前的表情,几乎都要疯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还放在兜里的那几片青铜片,我猛地把它掏了出来,然后扯到脑后用里一划,一下子管子就给我划断了,我咬紧牙关,一下子水从头盔洞里涌了进来,我眼前马上就模糊了。

但是瞬间恢复了自由,我马上放下身上所有的负重块,向前游去,一路上东碰四碰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

一口气游出甬道,我眼前一片迷糊,竟然看不清楚下来那洞是在什么地方,几次向上都撞到了石室的顶,在下面越慌就越乱,这个时候气已经到了极限了,我心里一下子意识到:完了。

我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等明天他们把我捞出来,我肯定也是这么一个表情。

这个念头一下子就闪过,我卡住自己的喉咙,最后不甘心地看了几眼,忽然就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突然就游到了我的身后,接着,我的意识就逐渐模糊了起来,最后就是一片宁静。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省里的医院里,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

直到三天后,一些记忆才陆续回到我的大脑,我想起了黄河水底的那个深洞,想起了陶人那张破脸,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场梦一样。

那几天我还不能说话,后来少爷过来看我,我看见他平安无事,心里也稍微安了一点。等到我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才问他,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爷叹了口气,原来我昏迷前几秒,看到人影就是少爷,他发现我没跟上来,又折回去找我,发现我把自己的气管割断了,已经吃了几大口水。表情非常的恐怖。而甬道里面一片混浊,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情急之下,把我的头盔扯下来,放掉自己的负重带,然后拉着我就一路浮了上去。

上去之后,我们爬上船,竟然发现那两个南爬子不见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管不了这么多,先是把船靠上岸,然后背着我就往黄河岸上跑。

黄河鬼棺

河床里全是磷火,他一边跑着,一边就听到大量的铁镣铐的声音,少爷给水里那东西吓得已经够呛,这时候受不了刺激,也不敢去看到底河床上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脚镣声,闷头就跑上了岸,凭着来时候的记忆,一路小跑就把我背回了那个小村庄。

跑到村庄里,王若男他们还在,一看到我这样子,吓坏了,老蔡的外甥忙又叫来那个坐尸的老头,那老头一看我,就说还有救,就给我弄了一把黄沙,拍进我的鼻孔里,我一下子就呛了起来,恢复了顺畅呼吸。

后来因为没有拖拉机,就连夜用牛车把我拉回到镇上,我一直昏迷,到镇上,到了一个草头医生那里打了一针,就让我回县城,一路展转,经过了几个大医院,后来我在上海的那客人收到货,很感兴趣,就来这边找我,一看我竟然这样,就做主把我带到省里的大医院。

少爷道:”你那客人扔下十万块钱给你就走了,说醒了通知他一声,我昨天刚给他打过电话,他可能过几天会过来看你。”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洞怎么样?”

少爷摇了摇头,说:”哪还有时间管这些啊,他那铺子也不顶了,说还是开饭店舒服,不然这一行能把命陪进去。”

我哈哈一笑,苦涩得要命。

几天后我那客户来看我,我挑挑捡捡地把事情和他说了一便,他就问我还能不能弄到这种货色,我就摇头,对他说你别奢望了,有几个不错了。

我半个月后出院,分了点钱给少爷,他也不容易,两个人在太原大玩特玩,有点宣泄恐惧的意思,后来恐惧没宣泄掉,钱宣泄得差不多了,我就回了上海,继续做我的生意。

一晃时间就半年过去了,这件事情虽然还是记忆犹新,但是那种恐惧的感觉,已经逐渐消失,我的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

这件事情之后,我在家里贴了两张纸一张是写着戒贪,一张是写着戒奇,一直就这样奉行着,生意倒是大有起色,那十万块的残钱,很快就变成了四十万。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没想到那一年的元旦,有两个人却来到上海找我们。

来的两个人,一个是少爷,一个是王若男。

  1. 沙发”””””””””””””””””””””””””””””””””””””””””””””””””””””””””””””””””””””””””””””””””””””””””””””””””””””””””””””””””””W123邀请您访问graphis-graphis下载-rosi-rosi小莉-graphis gals-推女郎-秀人美媛馆http://www.graphistaotu.com/?fromuid=8273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