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黄河水鬼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伊了一声,顿时世界观被颠覆了,怎么回事情,这棺椁里面,怎么能直接放人呢。

边上走出一个人的影子,向我挥了挥手,我知道是少爷示意我过去,我也挥了挥表示回应。我还没有仔细观察棺椁里的东西,要他等一等,他却一把拉住我,将我往回拉去。

我不知道他干什么,跟着他过去,发现他是在看墓室墙壁上的浮雕。

浮雕这些东西我一向不喜欢,因为很多中国的浮雕都是太夸张了,题材也很单一,不是神话故事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神兽,刚入行的时候可能会很痴迷,但是时间一久,就会感觉到很单一,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文人学者对于新开掘的古墓都感兴趣的原因,他们是想找到一些新鲜的东西。

但是我一看这里的浮雕,就愣住了,心里直叫奇怪。

这是一系列叙事的浮雕,刻在青灰色的岩板上,雕刻得非常粗糙,人物造型看上去有点说不出来的古怪,我草草一看,弄不懂里面具体说了些什么。

少爷看得入神,一直就在这些浮雕里指来指去,我看这家伙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心里觉得好笑,和他一起的时候他经常会这样,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不懂装懂,满嘴喷粪。

他走到一幅浮雕面前,用手电照着,让我看里面的东西,只见墙上面画的是一些人在用斗笠背起河泥,这应该是黄河枯水期当地人自发的清淤工程,在画的中间,有一只半露在沙泥外的石台,和我在棺床上看到的方形棺椁一模一样,很多人围着这棺材,表情非常惊讶。

少爷看我看懂了,又拉我去看下一幅,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另一块浮雕上面,棺椁给挖掘了出来,给刻上了一个影子,影子趴在棺椁上面,似乎是一个人又不是人,下面一副,这个东西正在离开棺材,向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向一边的人走去。

我看着影子的动作,竟然和单军临死前的动作一模一样,开始有点冒寒气了。

而再下一幅画,就是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死在了地上,画面上只剩下了那只棺材。

少爷让我看他的嘴巴,我照着他的嘴巴,只看到用嘴形道:”好像是一种警告啊?”

“迷信。”我用嘴形道:”那有什么恶鬼。”

少爷转过头看着我,最嘴形道:”单军不是死了吗?”

我想起单军尸体的表情,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骂到:”别给我来这一套,怪力乱神,小心别人听到产你一本。”

少爷嘀咕了一声不说话了,大概是想到了”文革”时候的事情,我拍了他一下,就想让他开始找吧,有好东西全装上去。我也要看看,到底单军给我的青铜片,是从什么地方掰下来的。少爷点了点头。

两个人收敛心神,各自去查看四周的陪葬品,才走了两步,少爷又来拉我,我心想你他娘的烦不烦,老在这漆黑一片的水里呆着太不舒服了,总觉得四周有什么东西似的。转过头去问他干什么,结果头一转,却看到少爷正靠着墙,一个劲儿地给我打手势。

我心说什么毛病,转头一看,却看见我的背后的角落里,站着一个陶人,一动不动。

我刚才看浮雕的时候,那地方没东西啊,我心说奇怪,以为那是自己看错了,把手电照了过去,一照之下,那个陶人猛一下,一张烂泥一样的怪脸,猛地转了过来。

我一下子头皮发炸,吃了一大口水,几乎给呛死,顿时人就蒙了,心脏一刹那几乎就要从我心口爆出来。

忙去摸腰里的刀,摸到了却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少爷也吓得够呛,两个人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

那个陶人就这样看着我们,我看着他的脸,就像是一团面糊一样,都是淤泥,但是明显那东西是在看着我们,鬼气森森的。

但是看了一会儿,他又没什么举动,少爷就很疑惑,看了看我,意思是是不是看错了。

刚才那一秒过得极快,我还真不能肯定,于是两个人又靠近几步,想去看看清楚。

走到那陶人大概两三米的地方,少爷从装备带里掏出一把锤子,就朝陶人扔了过去,锤子一下子敲在陶头人上,敲下来一片淤泥。

我正想说自己果然是看错了,突然,那陶人就猛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就从淤泥里站起来一个庞然大物,顿时一团泥水迷糊了我们的眼睛。

我马上就往后跑,心里大叫,我靠,我严重的靠,这是怎么回事情!是什么东西?

突然想起南爬子说的:古墓里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顿时就后悔了。难怪这两个家伙自己不下来,要是我知道有这事情,给我一个兵马佣我也不干。

但是这时候也没有什么机会考虑这些东西,我回头一照,那陶人一点一点就向我们靠过来,我们一点一点后退,他的身上,有很多的青铜甲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