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又一块青铜片(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其他人很奇怪,看着我,我自己更奇怪,于是跟着他走,他带我走进祠堂,我看到单军还是蒙着块毛巾,地下全是水。

我问那老头道:”老先生,什么事情?”

那老头道:”不是我有事情,是他有事情找你。”

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一看那老头的手,指着单军的尸体。

十二、又一块青铜片

我当即就对那老头说:”你别开玩笑啊,老先生。”

老头不理会我,他将单军脸上的毛巾拿掉,顿时一张极度诡异的狞笑的脸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眼珠子竟然是转向我的。我赶紧把头转过去。

老头子又把毛巾盖上,对我道:”别怕,我只是让他看看你。”说着递了一个东西给我,道:”我从他手里找到的,你看看,可能是从那洞里带出来的。”

我接过来低头一看老头子递给我的,是一片青铜片,这一片青铜片很小,但是我看着就非常眼熟。

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左右各拍了三下,对我道:”出去看!”

我低着头走出去,少爷问找我干什么,我自己也说不上来,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从包里掏出王全胜给我的那片青铜片,两片放在一起一对,我顿时一愣,两片竟然非常相似,无论是花纹,颜色和生锈的程度,都几乎一样,肯定是同一件东西上剥落下来的。

老头说这东西是从单军手里发现的,这应该就是他从那个洞里带上来的东西,如果这样说的话──

我忽然感觉到腿发软,意识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联系了。

原来王全胜捞上青铜器的那个洞,就是我们今天在湖底看到的那个洞!王全胜打捞出来的那些青铜器,应该都来自于那个洞里。

我心里出有一种预感,但是又抓不住是什么,总觉得我知道了什么,又实在形容不出我知道的东西,那种感觉之难受,简直犹如蚂蚁钻心。

王全胜捞出了那洞里的东西,然后死了,单军进了洞,也死了,难道这个洞有什么魔力,会让所有和它发生关系的人死亡吗?这也太荒诞了。

我想了很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总觉得好像这几件事情当中,缺少一个环节。

这时候祠堂门口的人已经散了,只剩下那老头坐在一板凳上,阴阴地看着我。我感觉他好像有话要对我说,但是他始终就是不开口。

少爷在到处找我,说拖拉机来了,我们回镇上吧,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呢。

我点点头,上了拖拉机,一路就连夜回到东华镇,在车上我就感觉到心力憔悴,想睡觉但是一闭上眼睛就是单军的脸,实在是睡不着。

回到招待所还是一样,镇上又没有安眠药,我琢磨着已经不想去收东西了,也不想去送那五千块钱了,只想回到家里好好睡一觉,忘掉这一切。不过少爷好像没有一点影响。

回去洗了冷水澡,人稍微放松了一点,就想再睡一下,能睡多少就睡多少,但是还没躺下,突然就听到有人敲门。

少爷也准备睡了,当下翻起来,奇怪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是我们。”

我一听,竟然是和我们一起来的两个药商,奇怪了,心想他们两个半夜三更找我们干什么,草药收回来了?

少爷打开门,把他们两个让进来,问道:”两位爷爷怎么说啊,半夜三更的学夜猫子。我们可折腾一天了,准备睡觉了。”

两个药商带上门,走到我们的写字桌前,就笑道:”两位才是怎么说呢,遇上丧气事了吧?”

我苦笑了一声:”听说了?哎呀别提了,提起来我就睡不着觉。”

其中一个药商道:”这事儿传得很快,我们刚回来就听到了,你们也真是倒霉,碰上’七笑尸’要倒霉三年,丧气得很。”

他们一定是听老蔡说的,我想,老蔡这人绝对守不住秘密,以后要小心说话别让他听见。

一个药商就问我们今天发生的事的具体经过,少爷也是个关不住嘴巴的人,就和他简单说了一遍,听得几个人都皱眉头。

我很困,看他们的样子,欲言又止,并不像找我们来聊天的,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和他们多说,就问他们,半夜来找我们,到底什么事情。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了好久,其中一个才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有点事情,想请两位走一趟,帮忙。”

我心里就更奇怪了,少爷问道:”我们还能帮得上你们什么啊,咱们不同行业的啊?草药我们可不懂,收上会出人命的。到时候羊颠疯吃成牛颠疯就有趣了。”

其中一个药商就干笑了起来,笑着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块东西出来,给我看了看,我一看,那是一面青铜镜,顿时哎呀了一声。心说不会吧。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