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十七章 鬼子进村(4)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少爷点头说听我的,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就教了他一些基础的收购古玩的知识。

我琢磨着我走完这一趟后,真的还是得去避难,没个三年两年的也见不到少爷了,他如果要真开古玩店,他这点水平会赔得连他奶奶都不认识,所以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其实我下到乡镇里来收东西的经验也不多,算上刚出道的第一次和前几年和我老丈人来的那一次,算起来这次也才是第三次,只不过少爷不知道而已。

不过收古董其实就是和收破烂一样,你不能把古董当古董收,你就得当成破烂,说什么技巧,其实也就一个两个,现在都已经曝光了,也就是收古董的人还有个习惯,习惯”搭”着买,就是我实际买一不值钱的东西,然后说自己没闲钱,就一整的,那主人家说我找给你,对不起,不用,我就……随便找一东西搭一下,你就别找了。

这一搭,可能就是搭一喂狗的破瓷碗,或者是一老木头盒子,或者是一用来腌白菜的陶缸子,其实我们要的,是这东西,但是直接去买,别人肯定怀疑,就这破玩意,就肯出这么高的价钱,那肯定是宝贝啊。

农民憨厚,但是不笨,到时候他捂着还不卖了,有道理也说不通了,有一次我碰到一大姑娘,看中他家一八仙桌,说了半天,结果一句话给我说漏,她就抱住不卖了,我说算我错了,你多少钱肯卖,她愣说一百万,少一个子也不卖,我差点气晕过去,呵呵一笑,一百万,您卖外星人去吧。

后来我回去一趟,那桌子还在呢,上面有一标签,一百万。这一家就成钉子户了。

还有其二,就是大包圆,跑一人家里去了,无论找什么借口,把能买的破烂都买了,其中就有你要的那东西,有一次我见过一人招数很损,看中人家一只碗,洪武釉里红,你单买一只人家肯定就知道有问题了,你要全买吧,人家也觉得奇怪,你买人家用过的碗干什么,于是自己进了十几只碗,跑到那人家门口去卖,一分钱一只,那当家的女的一看,一分钱一只,那就是白送啊,一下子全给买了,家里全换新的。那人就说,你的旧碗就不要了吧,我给您带出去,顺道扔了。那当家还觉得这人真他娘的活雷锋呢。谁知道自己一宝贝已经给人家海底捞月给换过去了。

所以这里面没多少理论的东西,都是要看自己的反映,按我老岳丈的话,就是坏水够不够多。这方面,少爷要和我学,还真够他喝一壶的。

我们聊了一会儿,已经快半夜了,一路上也累,两个人就都困了,于是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老蔡就来叫我们,我们自己的行李本来就不多,于是都背在了身上,一行人就跟着他出发。

黄沙厂不在镇边上,而是靠近山区,一个叫龙滩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小村,老蔡说山路有点远,需要坐拖拉机然后步行。

对于我们城里人来说,进山这个概念,我是没有的,所以等拖拉机开了有四个小时,还没有停的迹象的时候,我就问老蔡,这东华山的黄沙厂有这么远吗,他就告诉我,其实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是中间隔着山,有一大段山路,有拖拉机坐还是好的,到了山的里头,我们要靠自己步行。

我这下才明白,所谓进山,并不是闲庭信步那么轻松。

“这种闹鬼的传说,大多数发生在人迹罕致的地方,因为听者无法轻易去认证,很多的山沟和山洞都传说闹鬼,这也是人们对于未知事物的一种本能应对方式。”那个老教授似乎研究过,很郑重地和我们解释。

一路上并没有多少树,都是一座又一座丘陵,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拖拉机就没路开了,我们已经到达了一户小村子,下了拖拉机,我们找了一户人家买了顿饭,草草吃了,就开始向山里步行。

要是平时,这样的行军,我肯定已经眼皮打架了,但是路上风很大,老教授很有趣,讲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我一点也不觉得困,反而神采奕奕,兴奋异常。

在对话中我了解这个老教授姓李,来头不小,听说还是省里的什么代表,他带来的两个学生是他最看中的两个。而那个女的,和他还有一点血缘关系,应该是侄女什么的。

他们下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收集一些山西的民间传说和历史奇闻,然后编撰成册,老教授的作风很严谨,坚持要自己亲耳听到才算数,他认为这些东西是无形的古董,比那些有形的有价值得多。

其实他的话我很认同,虽然我自己也很喜欢收藏古玩,但是我认为花上上万块钱去买这些东西是不正常的,你买一只陶盘子,他作为陶盘子的使用价值其实给你剥夺了,而其他的价值,其实是个非常虚无的东西,很难琢磨。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