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十五章 鬼子进村(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心说这是个好消息,既然如此,那这有电话的地方不会多,打听起来也方便。

那个时候,在山区,电话这种奢侈的东西基本上集中在政府机关、旅馆和大型的工厂里,还有就是邮电局,我想着那南爬子外甥也不可能在政府机关里窝着,这里也不会有大工厂,那基本上就是旅馆和邮电局了。

车子到了镇口就不进去了,因为实在是不好调头,我们把自己的行李搬下车,那两个草药商人看我们人生地不熟,就让我们跟着走,反正他们也要找地方落脚。我连忙道谢,跟着他们就进了镇子。少爷还学习雷峰好榜样,帮那个老教授拎东西。

镇上的人大多数都是靠打涝黄河泥沙为生,穿着和解放前几乎没有两样,平时小古镇安静祥和,很少有陌生人光顾,我们的到来,使得这里的人都觉得诧异,很多人都在路上投以我们奇怪的目光,甚至有个几岁数大的小孩子在我们后面跟着,一如我们在北京接头绕着洋人一样。

镇里没有酒店也没有宾馆,走了一段,看到一政府招待所,和这地方一比,我在南宫边上住的那地方就是希尔顿大酒店了。

药商说,这里本来当地地主的木结构小筒子楼,是这里唯一使用了一些砖头的建筑,”文革”的时候地主给搞死了,就空了出来。

这筒子楼一直给镇里放杂物,三年前他有一外地打工的人赚了钱回来,给承包了做招待所,因为全镇就一家,虽然破烂,但是生意还行,你不睡这里,就得睡大街。

少爷一听,就乐了,轻声对我道:”敢情这地方是一古宅啊,老许,你看看这里,有没有古董,咱们都给收了去得。”

我拍了他一下,让他嘴巴管利索了,那年代收古董在外不能叫收古董的,那得叫收破烂的,说收古董,这价钱就压不下去,而且这和四旧扯上关系了,虽然现在没事情了,但是别人听了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招待所里有食堂,你住就管你吃,我一看这挺好,省饭钱了,就定了一间房。

招待所只有两个服务员,招呼我们的是一中年人,叫老蔡,和几个药商似乎熟悉,一见面就打招呼,人很热情,还帮我拿东西,问我们是哪里来的,来这里有什么项目。

我和他说我们是收破烂的,他也不知道懂不懂这暗话,把我们安顿好之后,就请我们去食堂吃饭。晚饭是大米饭加黄花菜和一盘子鸡蛋。味道还不错。我看这老蔡挺会侃,于是问他,这里下面还有几个村?又拿出那火车票,问那电话号码,知不知道这是哪儿的?

那老蔡拿着那火车票看了看,皱眉头道:”这号码是黄沙工地渡头那儿,你们是找人吗?黄沙工地在山那头,离镇上很远,现在黄河枯水,还没开工呢,那班人放假了,都在自己村里,十里八乡的,要找人就不好找了。”

我嗯了一声,道:”工地上有人值班吗?我找值班的人问问,他们一起干活,总应该知道同事住在那里。”这里的村子都不大,其实只要知道是哪个村,包准能找得到。

老蔡道:”没有,工地上没人值班,值什么班啊?那里就几条破船,还有就是沙子,难道还怕人偷沙子?谁有这闲工夫放着正事不做,去黄河边吹西北风啊。而且黄河一枯水啊,这怪事情就多,一般晚上没人敢呆在那里,都说以前淹死在黄河里的人,这时候都出来透气了,闹鬼闹得厉害,这儿人迷信,晚上绝对没人会呆在黄河边上。”

我哦了一声,心说这难办了,如果这电话打不通,这里人虽然不多,但是几个乡跨度太大,又没有车道,全靠脚走,没十天半个月还走不完。

那个老教授对那老蔡说的感到很好奇,问道:”怎么闹鬼,黄河里也能闹鬼?可是那边没人,闹鬼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啊?”

老蔡坐到我们身边,压低声音:”我也是听老人说的,听说,只是听说啊–每年黄河断流的时候,晚上很多人都会听到一种铁链条的声音,从黄沙厂那一段黄河传过来,那声音好像是很多人带着脚镣在那里走路,第二天大家过去看的时候,就发现沙子上,全是三寸长的小脚印,老人说这是水鬼的脚印,黄河水干了,河神放水鬼上来透气。”

“不会吧,你亲眼见过?”少爷也好奇。

老蔡点头:”当然,我见过好几次了,那小脚印,就和猴子的脚印一样,看得人直冒凉气啊。”

药商也挺感兴趣,轻声道:”这么邪门的事情,就没胆大的晚上去看看?”

老蔡点上支烟,很神秘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四周,确定四周没了人,才说:”我们不敢看,不过总是有些胆大的去看,听说以前有人去看过,说是晚上一片漆黑,但是就看到很多狼眼睛一样的光点在河道里飘来飘去,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前些月倒有四个外地人去看了,去了好几次,结果最后一次,只回来了三个人,另一个就不知道哪里去了,问他们他们也不说,几个人看样子吓得够呛,现在大家都在传,说是没回来的那个,恐怕给水鬼拖进沙子里了。那四个外地人还是住我这儿,所以这事儿,千真万确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