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十四章 鬼子进村(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最主要的,我身上钱还真不多了,那五千块是给王全胜家里的,我不能用,他要是能跟着我,那路上的一般开销我就省了。

我打着我的如意算盘,就点头答应了,少爷一听喜出望外,马上招呼厨房,点了几个好菜来招待我。

趁热打铁,这买票的事情也就交给他了,定好了时间,就把这事情给这么拍了板。

谁也没想到,等着我们的,竟然是一场噩梦。

八、鬼子进村

第二天,我们换上比较朴素的衣服,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先到达了临河,临河县发展得还可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但是相比太原,感觉就天差地别。主要是这里没有支柱产业,农业工业都不行。

少爷这次跟我下来,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想我帮他收点东西,一个是学点东西,随便的。王全胜的宝贝,能从我这边让几个过来,好给他做个开门红生意。一路上和我说个不停,我给他烦不住,就和他说现在别问了,到时候收东西的时候自然会教你。

来到临河县后,少爷问我县城里有没有东西可以收,我对他说不用浪费这力气了,虽然临河县附近自古就多古墓,每年黄河泛滥,几乎都能冲出来一两座,但是到底是县城里的人,附近城郊的村民都有古董买卖的意识,所以这里的价格不便宜,除非看中特别好的东西,不然也没人愿意来这里收。咱们来到这里,买是不用了,但是可以去逛逛,让你熟悉熟悉业务。

于是我们在临河呆了一天,我象征性地带着少爷去郊区走了一趟,东看看西敲敲,和他胡扯了上下五千年,也算是还他一路上的开销。

奇怪的是,王全胜写在火车票后面的电话号码,我打了很多次,一直没人接,期间抽空我就到当地邮局问了那电话号码有什么问题,牺牲了一包红塔山后,一老邮递员告诉我们,这号码,6字开头,不是县城里的,是临河县贴着黄河边上一个小镇,叫做东华山的地方。

我心说原来他是在东华山,那没接电话,可能有别的原因。于是便告诉少爷,咱们该去正经地方开张买卖了。

去东华山没有火车,只有小面的,人多手杂,我身上那西汉青铜价值不菲,在这车子上了不是很妥当,就在邮局先寄走了,只有那青铜片没有什么价值,我怕寄过去给人弄丢了,于是找了个厕所把这东西包到肚子上,才上的车。

汽车在山路上急驰,颠簸得厉害,小面的里面的空间本来就不大,现在塞了连司机在内的十七个人,加上一大堆的行李,空气显的特别混浊。

路途遥远,我头靠在窗上,看着外面的黄土高坡,想找一些风景,但是这一带每年都被黄河水冲刷,风化得十分严重,很多山川都已经严重塌方,而黄河水冲去表土后,植被无法生长,恶性循环,年复一年,最后只剩下稀疏的树木,沟壑横生的大地,景色十分单调。

少爷一路上非常兴奋,扯东扯西,和四周的人闲聊,打听东华山的事情。

一路上同行的,有两个去东华山买货物的商人,一胖一瘦,两个人都很会聊,他们告诉我们,东化山地处偏僻,但是特产一种中药,传说是当地少数民族的药方,对于羊颠疯有很好的抑制效果,但是这种草药每年只产一个季节,所以很珍贵,他们每年都来买一次。

还有三个人是大学里一个教授和两个学生,据说学的民俗,他们大学里出了课题,他们就到民间来收集素材来了,少爷认为这样就是公费旅游,很是羡慕,我告诉他,做课题很辛苦的,特别是他们这一种,经费很少,有时候都要自己贴,干什么还要个人兴趣,不然谁喜欢到这穷乡僻壤来。

几个人听说我们是古董商人,也对我们很感兴趣,少爷很会侃,说得他们一愣一愣,于是就约好结伴同行,让他们看看我们收古董的过程,我一开始不同意,后来一想跟着这些个人,可能行动会比较方便,而且其中一个叫王若男的女学生非常漂亮,眼睛一眨,很难拒绝她的要求。

另外一些都是小学生,去县里读书,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其他时候都住在学校里,这跟我以前读书的时候一样,所以看着颇有怀念的感觉。

小面包经过六个小时的山路颠簸,我们终于开进了东华镇的范围,一路上很多的山坡上,我们都看到零星几户人家的矮石房,我知道在偏远的山区,有时候这几户房子,就是一个村子了。

开过了几道破烂的牌坊门,后面出现了很多的吊脚楼(用很长的木头柱子悬空在峭壁上楼房),一边已经可以远远地看到黄河的一角了。几大个学生可能没看到过这种风景,不停地拍照,弄得那些小学生很好奇。

司机告诉我们,东华镇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大概西汉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全镇不到二百户的人口,只有两条大街,大部分的建筑还是明清时候的瓦房,整个镇依山而建,青石板子的路,到处可见古老的祠堂和筒楼,看上去十分的古色古香,因为交通不便利的关系,镇里到前年才通上电灯电话,但是还有很多人家全都靠着煤油灯过日子。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