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四章 故事的开始(2)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如果当时决定再看几眼,或者是坐哪里休息一下,下面的事情可能就完全和我没关系,可是命运就是这样,该是我碰上的,就是我碰上。

我住的招待所就在南宫的边上,大概也就是一百多米的样子,是属于无证经营的那种,各色人等聚集,好在价钱便宜,经得起日子住。

房间虽然只有五个多平方,但是我一个人住,又有独立卫生间,洗澡厕所都不用排队,这在这个招待所里,已经是总统套房的级别。此时我一身汗臭,就特别想念那两个人都挤不下的独立卫生间。

才走了没几步,忽然一个人在后面用手指捅了我一下,我以为是小偷,忙一捂口袋转过身去一看,是一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大概五六十岁,一头的白发,穿着个土里土气的蓝色工作服,手里捂着个包,正眼巴巴地看着我,看样子是个苦命人。

这老头不像是城里人,难道是找我问路的?我看着奇怪,问道,”你干什么?”

老头先是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四周,轻声对我说了一句:”爬牙里抬子,等打?”

我一听,心说什么台子凳子的,还等打,你他娘的才等着挨揍呢,道:”我也不要台子凳子。”

那老头愣了一下,似乎没听懂我说话,又说道:”爬牙里抬子,等打等打?”

我心情不好,这时候有点火,便对他道:”我不等打,你要是等打,随便去找个人踹一脚,包你不用等!”

那老头子挠了挠头,给我的表情吓到了,看了我几眼,慢慢就走开去。

“有病”我心里骂了一句,继续向招待所走去,直走到南宫门口,回头一看,那老头没跟来,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我心里觉得纳闷,他说的话不是山西的方言,也不像是周边省份的,他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是要饭的?

如果是要饭的,这老头也算是聪明,淘到宝贝的人心情好,遇到乞丐自然就会施舍,可以这老头运气不好,碰上我心情很差。

我回到招待所自己常包的房间,先是洗了个澡把汗给洗了,然后就去下面的饭店吃饭,饭店的老板是我的老乡,姓李,名少爷,因为是这家店的少东,所以我们都叫他少爷。

一直以来我来太原都在他这里吃,这人好古,对古玩特别感兴趣,每次我过来,他就会找我聊古玩的事情,还不时拿出一些所谓的宝贝,让我来看,所以我一坐下,看着两条腿夹着两瓶啤酒走到我边上,就知道这家伙又来了。

抬头一看,果然是他,正嘎巴嘎巴嚼着花生米,一手两瓶啤酒,一手一碟蜜汁叉烧鸭,坐到我的对面,问道:”哥们儿,今天收获如何?”

我接过啤酒,长叹一声说什么收获啊,屁都没有,再这么折腾下去,我那盘子早晚就得关门,到时候咱就在这里摆个地摊卖卖西贝货。

少爷笑道:”那是你自己找的,你想你那上海客人又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你在这里掏个百八块钱的高仿货或是找几件残品,去西城找几个师傅’旧貌换新颜’,大的修小,小的修长,不就成了,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我就不相信你那上海客人的眼力能有这么好。”

我摇了摇头,笑而不答,少爷的办法,是人都想得到,但是古董盘子这一行,不像是摆地摊的,来一个杀一个,杀一百是一百,在这一行混,就得让人放心,不然谁从你这里拿货?要是骗一次给你骗过去了,日后总有机会被识穿,那时候在这行里就没办法立足了。

少爷看我不说话,知道我不同意他的看法,道:”哎,你别笑,我这话实在啊,你看这世道,早也关门,晚也关门,你不妨关门前捞上一笔,总比饿死强啊,现在走盘子的难度你不是不知道,早认识的几个早改行了。”

少爷这论调我每天几乎都能听一遍,这时哎了一声,摆手道:”你他娘的别扯了,你又不是这行里人,你发表什么意见,我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

少爷呵呵一声,道:”原则?做古董的人还有原则,哎,亏的你穷,没办法了。”

少爷奚落我是正常的,都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这年头哪个做古董,就算最差也是个万元户,可是我,就一身行头还行,身上无半两余钱,都是吃光用光,身体也不算健康,这种局面的确和我的原则有关系,山西摆地摊的,没一个笨的,只要是好东西,就不便宜,我又不卖假货,加上偶而打个眼给人坑一下,这钱就不留我啊。

说起心中凄苦,又想起那青铜器的生意,不由唏嘘不已。

正说着,忽然从门口进来一人,少爷看到客人自然要招呼,马上起身,问道:”老板,吃点什么?”[奇书电子书-WwWQiSuucOm]

我转头看后,一愣,进来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碰到那老头,还是那样子捂着个破包,听到少爷问他,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叫了一碗面,似乎没注意到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评论
  • 沙发:

    哇哈哈

    回复
  • 游客:

    不是三叔写的吧。。

    回复
    • 336:

      绝不是

      回复
  • 沙发:

    终于更新了

    回复

沙发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