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大坝中的神秘威胁

2012年12月12日 更新

因为担心袁喜乐再次跑掉,我们不得不把她押起来。
虽然我有点好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陈落户的样子,这种变化一定是极其邪门的,我不想步他后尘。
我不知道陈落户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攻击我们,我们只能加倍小心,我看着袁喜乐,希望她能给我们一些提示,王四川开路在这块区域寻找。
一路往前走, 通道错综复杂,这一次我们观察得非常仔细,我很快就发现这个地方,和大坝的其他地方很不一样。
这里的墙壁上到处都是无法形容的痕迹,之前我们在外面看到的水泥都是发黄的,但这里的水泥壁上,全是一块一块的黑色的东西。
这些黑色非常奇怪,既不是血,也不是油漆,好像是从墙壁里渗透出来的。在手电的照射下,显得这里的墙壁上都是腐朽的烂斑。这种感觉,好像是大坝已经从这里开始腐烂了起来。
边走边想,四周静得我身上的汗毛都开始立起来, 一直走到一个岔路口上,袁喜乐忽然不走了。
我推她她也不动,而是看向其中一个路口,那里漆黑一片。
“往这里走?”王四川问,袁喜乐依然不回答,但是我和王四川对视一眼,把她往那个路口推去,她倒不挣扎了。
我心中一喜,给王四川使了个眼色,我们就往那个路口走了进去。
走进去没多久,发现里面比外面要潮湿很多,到处是水,一脚深一脚浅的,墙壁上黑色的霉斑到处都是,有一股非常浓重的气味。我们继续走,发现积水越来越深,都没到了小腿上,水很浑浊,被我们一走动就更加的脏,最底层的沉淀物都被我们踩了起来。
绕过几道复杂的弯,我们看到了这些水的来源,有一堵水泥墙被砸掉了表里,露出墙里一大堆生锈的水管,下水管上有一道裂缝,水就从那里渗出来。
出水量不大,但这么长年累月地流,积水是难免的。在水管墙的尽头,是被木板封死的一个房间口,泡在水里和水面附近的木板烂了,露出一个洞。
我们爬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个大概卡车后斗那么大的房间,房间里全是水, 水里有三张铁床,上面放满了东西。
王四川检查了一下,都是我们工程兵的设备,在一件帆布包里,我们翻出了袁喜乐的工作本和一个俄语书。
马在海在上面找到一把手枪,看样子是袁喜乐的。
“找找出路!”王四川立即道。我们在房里找起来,这里有袁喜乐的东西,她就从这里进的,可是找了半天,我们就绝望地发现,这个房间是全密封的,就连通风口都没有。
“邪了门了! ”王四川往床上一坐,看着袁喜乐就道,“你他娘带我们到这里来干吗?“
表喜却没有那么害怕了,她爬到床上,缩到了角落里,看着一边发起了呆。
满怀希望落空,我有些愤怒,叹了几口气,也想休息一下,马在海就叫道:“哎,有东西吃!”
我转头看到了马在海在翻那几只军包,从里面拿出几只罐头丢给我。
我一看,我们也有一样的,不过没这么多,看来袁喜乐的伙食标准比我们好多了。
不提不觉得,提起来我还真觉得饿了,几个人就开了罐头,王四川解开袁喜乐的绳子,也给她开了一罐,放在她面前,可她并没有吃。
我吃着吃着,看到一边的水下,沉着一些什么东西,伸手去捡,立刻发现那些都是吃剩的罐头皮,等我一个个拿起来再数,竟然有十几个个。
“你干吗?”王四川不解地问。
“你看有这么多罐头,看来她在这里待了很久。”我道, “这里应该是她的避难所,她还真躲在这里。”
继续寻找,从污水下,我捞起了起码三十只罐头,堆成一小山,以工程兵大队的设备,一个人最多带五只罐头(罐头比压缩粮重得多,带太多非常吃力),这里这么多,起码有七个人的份。
看来躲在这里的不止她一个人,其他人也不知道是谁。
这就让我有点奇怪,这是一个潮湿、肮脏散发着难闻气味的房间,整个房间都积满了污水,如果需要找躲的地方,外面很多房间也可以,为什么要选择这里?
我想起袁喜乐消失时的情形,现在能确定她一定是在黑暗里用什么手段逃离了,然后她跑回了这里,躲到了这个房间里,显然她认为这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袁喜乐比我们都了解这里,她认为这里安全一定有理由,这倒让我放松下来。
这里有张双层大床,床脚泡在水里已经烂了,所以很不平稳,这里潮湿的气味倒不是无法忍受,但现在显然不是休息的时候,我们快速吃完东西,抽起烟,强打精神打算立即继续行动。
现在敌特肯定已经发现我们逃走了,我们没法估计他下一步的举动,接下来就看谁的脑门亮了。马在海从袁喜乐包里又翻出了一些吃的塞到我们自己的包里,之后就拉起袁喜乐让她走。
结果这一次袁喜乐完全不配合,一下缩回角落里。
王四川伸手进去,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抓了起来,她开始拼命挣扎,大声尖叫,王四川被她抓了几下,只得松手,她一下又缩了回去,开始发抖。
王四川痛得直咧嘴,看了看手上的抓痕,就有点恼意,想硬把她拉出来,我顿时觉得不妥,拦住他,示意我来。
说着我尽量以友好的表情靠近床角里的袁喜乐,轻声说:“袁工,现在我们要带你出去,我们是自己人,你不用害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袁喜乐看着我,表情仍旧惊恐,没有一点变化,随着我的靠近,她抖得更加厉害,表情扭曲得让我心惊。
“别怕,别怕。”我想起在伊犁的那几年学会的辅导方法,动作特别慢地挨到她面前,抓住了她的手。
在这里折腾了那么久,她身上的味道也不会好闻到哪里去,但是我抓住她的手,那种女性皮肤的细腻柔润,让我心中一颤。在地质队长年的深山老林生活里,女人非常少,别说恋爱牵手,就是见到异性的机会都非常少。我的心跳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好在我背对着王四川他们, 他们没有发现我的变化,我镇定了一下,摒除了一些杂念,才把她拉起来。
可能是因为我的语气,她真的平缓了下来,呼吸渐渐正常了,愣愣地看着我,我看着她,点头对她道:“相信我。”
终于我发现她的肩膀放松了下来,我拉她下床,就对王四川使了个眼色。
王四川和马在海背起装备,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静静地走向房间外的走廊。
袁喜乐没有反抗,但我还是不敢大意,走到房间门口,我感到她的手明显哆嗦了一下。
我拉紧她的手臂,鼓励她,可就在这时,本来漆黑一片的走廊里,有灯光忽然闪了一下,接着,一盏暗青色的灯亮了起来。
大坝的照明电力好像又恢复了。看样子,那家伙已经发现我们不见了。
走廊里没有损坏的灯陆续亮了,但是数量很少,走廊里一段亮一段暗看着十分诡异,那些被照亮的地方被四周虚无的黑暗包围,成了一个个存在于黑色孤独中的站点。
这是好事,省得我们摸黑找了,我们纷纷观点关掉手电,这时我发现袁喜乐的手又发起抖来。我坚定地握紧了她的手,想给她一些信心,但是瞬间,她甩脱了我的手,再次逃进房间,我们跟进去,发现她又缩回到刚才的角落里。
我十分懊恼,和王四川对视一眼,他干脆发火了,拿出绳子就想强绑。我也觉得没办法,只能上去帮忙,就听见袁喜乐在喃喃自语。
我一开始以为她在念经,仔细一听,才发现她反复说着一句话:“关灯,关灯。影子里有鬼,影子里有鬼。”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