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休整

2012年12月12日 更新

 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边安静,咆哮的水声已经听不见了,我身上裹着毯子,竟然感觉到了暖和。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王四川他们就睡在我边上,几个人挤在一起,确实比一个人睡要舒服。

  我小心翼翼坐起来,在朦胧的灯光下,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鹅卵石浅滩上,地下铺着防潮毯,边上有小小的篝火,几个黑色的影子坐在那里,显然正在守夜。

  有一个人看到我坐了起来便跑过来,我一看,是老猫带来的其中一个工程兵,他问我感觉如何?

  我活动了一下,发现手脚颇不便,摸了摸发现都被绑上了绷带,看来刚才混乱的时候,我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不过除了这个之外,倒没有其他的不适,就对他说还行。

  那工程兵扶着我站起来,我走到篝火边上,就问他这里是哪里。

  工程兵告诉我,这是暗河边缘的洞壁突起,我昏迷了之后,他们已经漂流了四小时,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都累得要死,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处干燥的,就上来休息。说着他递给我烧好的食物。

  我一边吃一边看,发现地上有类似于裙边的褶皱,用手电一照远处,原来这里的洞壁角度很缓和,万年冲刷下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石梯田群,一层一层的,下面还有很多,一直延伸到水里。

  皮筏子搁浅在一边,所有人东倒西歪的,呼噜声此起彼伏,脚下也并不是鹅卵石,只不过地下全是凸起的石瘤子,真亏我们是怎么睡着的。

  我们在石梯田的中间部分,向上几层巨大的梯田后就是洞壁了,那里最干燥,我们的背包就堆在那里,梯田的宽度都不大,但是很长。

  我拿着手电向四周照去,照不到暗河对面的洞壁,显然暗河在这里比我们刚开始进来那段宽了很多。除了我们的声音,这里一片宁静,连暗河的水流声都听不到。

  难得有这么安静的环境,不好好休息真是浪费了,我心里逐渐放松,吃饱了后,找了个地方放了泡尿,又躺回到王四川边上,很快,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都醒了,三堆篝火燃得旺盛,煮着茶水和沸水,几个人正在擦拭伤口,衣服也差不多烤干了。

  老猫坐在那里,正和裴青、王四川说话,我揉着眼睛走过去,坐到他们中间。

  王四川看见我就拍我,说你他妈的真会享福,晕得真及时,给了你的亲密战友我一个重大的立功表现,你知道昨天是谁一路拽着你吗?那就是我,记得回去给我上报提三等功。

  我不好意思地点头,心说我也不愿意,这是先天的,有什么办法?

  说实话,我的体质确实不适合干这一行,入伍的时候,我是硬喝了三大瓶水,才勉强体重达标的,要不然就我那身板,胸口跟钢琴键盘一样,招兵的还以为我得过大肚子病。不过谁叫我当时热血飞腾要投身这个事业呢,所谓体力不足精神补,我认为我的精神还是很强大的。好在这几年我已经健壮很多了。

  那个年头当兵的累晕是很丢脸的事情,我不让王四川再继续奚落我,问他们在谈什么?

  裴青告诉我,老猫画了一张地势剖面图,他们正研究后面暗河的走势,看看怎么往下走。

  我听了很纳闷,问道:“为什么还要往下走?你们不是救援队吗?”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老猫抽了口烟,火头抽得一闪一闪,叹了口气。

  我又问了一遍,王四川才声音干涩地道:“老猫说,他们要救的,并不是我们。”

评论
  • δωρεάν:

    0.0.

    回复
  • 三叔迷:

    板凳!!!!!!!還是喜歡盜筆多一些

    回复
  • wangzeshai:

    地板

    回复
  • 张起灵:

    我把楼上的地板拆下来,砸晕了2楼,又用板砖和板凳把1楼绑了,沙发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