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一个疯子

2012年12月12日 更新

 当夜休息,各有各的心思,我们都没碰过女人,有一个女人睡在这里,内衣还放在那里烘烤,很难睡着。而我确实是累了,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最后还是睡死了过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被人推醒,我抬起头一看,四周一片漆黑,火竟然灭了。我坐起来,打开手电照了一下,原来是守夜的战士挨不住睡着了,没人添燃料,火熄灭了。

  我转头看是谁推我,正看到袁喜乐全身赤裸地蹲在我边上,我吓了一跳,问她道:“你醒了?”

  她不回答我,而是凑了过来,压到了我的身上,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人就有点晕了。袁喜乐是东北人,和大多数东北女孩子一样,身材丰满,身体有着非常浓烈的女性诱惑力,我想把她推开,但是手却不由自主地抱了过去,一下那种光滑细腻的手感让我头皮都奓了起来。

  但是我却不敢再动了,一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不知所措呢,突然她就张开了嘴巴,我看到她慢慢地把铁丝网从嘴巴里面喷出来。

  我大叫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睛一晃,一切都消失了。

  我还是躺在睡袋里,火光很亮,陈落户、裴青和两个战士已经起来了,王四川在那里打呼噜,袁喜乐也醒了,已经穿上了衣服,在那里狼吞虎咽地吃东西,头发蓬乱,动作一看就知道不对。

  他妈的原来是做梦,我自己都感觉有点好笑,摸了摸裤裆:哎呀,看样子老爹让我快点娶个媳妇是正确的。

  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我用冷水洗了把脸,打了个眼色给裴青,问袁喜乐怎么样。

  裴青摇头,说:“看样子很久没吃东西了。”

  “有没有说过什么?”

  他叹了口气:“你自己问问看吧。”

  我本来就不是很乐观,看裴青的表情和语气,也知道不会有什么惊喜,不过等我走过去试图和她说话以后,才发现情况比我想的不乐观还要离谱。

  她缩成一团,人的神志很不清醒,整个人是一种恍惚的状态,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理我。我一说话,她就直勾勾地看着我,但是眼神是发散的,也就是不聚焦,显然在黑暗中待了太长时间,她有点无法适应光亮了。她的脸十分的清秀,如今看来,真的不由自主让人心里发酸,觉得她很可怜。

  我最后放弃了,王四川给我打了早饭,坐到我边上就直叹气,说太可怜了,估计昨天晚上,她是循着我们的光过来的。他查过她的衣服和背包,里面吃的东西已经全没了,也不知道到底她在这里困了多久,要是我们再晚点进来,她肯定保不住了。

  我想对他们说,照这么看,这后面肯定得出什么事情,现在想想咱们对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我们是不是先回去?

  我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是因为我们勘探队的性质变了。一方面对于前方的情况,我们已经预见到了危险,并且发现了幸存者,另一方面又发现上头对我们隐瞒了实情。这个时候再继续深入就不明智了,那不是积极的工作态度而是不懂得变通。

  裴青也点头:“说实话,我很好奇里面的情况,不过,我承认以大局考虑现在回去是正确的,只是不能这么就回去,如果还有其他人也困在这里,我们这一走他们死定了。我想我们几个人轻装往里再走走,搜索一下,也算有个交代。”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娘的,这家伙有当领导的潜质,这让我有点不爽。

  我们暂时把这个事情定了,王四川和其他人醒来的时候,我和他们一说,他们也没意见,副班长说反正上头让我们听你们的。

  先吃了早饭,吃完就说着就分配人手,袁喜乐肯定是不能带上路的,得留人照顾她。

  陈落户马上说他不参加了,“饿的身体忽然不舒服,饿请假。”在在这里等我们回来,众人都没意见。不客气地说,他跟着基本就是个累赘。副班长怕他一个人不行,又留下一个战士在这里,我、王四川、裴青还有他和另两个战士,上了轻装,就开始往前出发。

  因为决定探索之后就回去了,所以没有什么资源消耗的顾虑了,我们都开了手电,一下子把洞里照得很亮。

  这里的景色都差不多,我们也无暇去管地质构造了,没有负重的情况下,我们走得飞快,很快就看不到后面的篝火了。

  越往里走,因为手电光够亮的关系,我们就越感到洞穴大了起来,走起来也特别有力气,似乎要把负重行军时的那种郁闷顶回去。不过走着走着,我们也发现,这里的碎石越来越小,很快就有转回暗河的迹象。

  走出去六七百米,地势开始急速向下转,让我们始料未及,斜坡足有三百米开外,上面贴地隔几米就是一道铁丝网,我们小心翼翼地顺着斜坡下去,还没到底部,王四川就骂了一声。

  斜坡的底部,暗河果然重新出现了黑黢黢的水,但是这一段暗河不长,手电照过去,可以照到前方几十米外又出现了了碎石滩。

  “怎么办?难道要回去搬皮筏?”裴青说,当然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副班长用手电照了照水面,可以照到水底:“可以蹚过去。”说着就要往下跳,王四川一下就把他拉住了:“等等!”

  说着他把手电往一个角落里移了移,我们看到那水下最深的地方,沉着好几个铁笼子。里面黑影绰绰,不知道关着什么东西。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胖子:

    又一个沙发,发表两年后才有第一条评论,不知道第二条还得等多久

    回复
  • cc:

    第二条

    回复
  • 白发唐僧:

    回复
  • 别人:

    回复
  • 暖阳:

    回复
  • 哈哈哈:

    回复
  • 哈哈哈:

    回复
  • 凌:

    回复
  • 索隆:

    回复
  • 哇哈哈:

    我是最新的哦

    回复
  • 123123123:

    10

    回复
  • 我叫11:

    11

    回复
  • 苏小四:

    12

    回复
  • 13:

    13

    回复
  • 14:

    14

    回复
  • 15:

    15

    回复
  • 文书伴陈曲:

    16

    回复
  • 张起灵:

    来报一下日子,2016年7月24日,17

    回复
  • 一楼:

    第18条,2016.8.15

    回复
  • 伊兮儿:

    19 2016.9.1

    回复
  • 张起灵:

    他妈的原来是做梦,我自己都感觉有点好笑,摸了摸裤裆:哎呀,看样子老爹让我快点娶个媳妇是正确的。看到这里笑尿了

    回复
  • 爱我邪帝:

    17年7月8号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