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地下石滩

2012年12月12日 更新

 这些麻袋有的垒起了五六层高,可以看到底下堆积了好几层。因为挣扎,很多骸骨的手脚都露在了外面,但他们终究没能逃出那坚韧铁丝的束缚,全部死在了这里。尸体都呈现出自然阴干的状态,表情痛苦,令人不忍细看。

  我们尝试搬动一些麻袋,那些铁丝马上都绞在了一起,陈落户非常害怕,都吓得没了谱,要不是来时放过尿,我估计他都会尿裤子。倒是那个裴青,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表情很镇定。

  我们下了锚,副班长跳着爬过几块岩石查看了一下,发现再往里有很长一段都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尸体恐怕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万人坑。

  搞地质勘探不是没有胆小鬼,死人确实是不常遇见的。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确实有点发寒。

  我们几个人一合计,感觉这些人肯定是日军当年抓来的劳工,当年运送一架重型轰炸机的零件,需要大量的劳力,这样的地势下,没有比人更灵便的运输工具了。而当时的情况如此机密,于是这些人最后被这种方式灭口了。

  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放在日本人身上,却再平常不过。不过我们都感觉到奇怪,为什么尸体会被堆砌在这里,这些“尸体麻袋”不可能有其他用处,肯定是被当成缓冲包,应该会用在爆破的地方,难道,日本人在这里进行过爆破?

  我想到这些坍塌的巨石,难道这些巨石碎裂落下来的地质坍塌是日本人人为制造的?

  但是我们看了一圈,四周完全没有这种痕迹,裴青也说,在石头缝隙的深处,可以看到下面水流中的石头边缘非常光滑,这样的水磨程度,没有几万年冲刷是冲不出来的,这里肯定是非常久之前的地质坍塌现场。

  同样,这种地方也不适合任何的爆破作业,否则容易引起岩层的连锁反应,而且这些缓冲包堆积的方式很混乱,好像是废弃在了这里。难道这些是多出来的吗?

  不是当事人,实在很难想到日本鬼子的诡异想法。这也让我们更加感觉到奇怪,他们到底在这条暗河的尽头做了什么事情?

  皮筏子无法使用,使得我们章法大乱。副班长让工程兵收起所有的装备,我们也分担了很大的一部分,因为皮筏子放气之后非常的重,搞完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负重根本就是超出想象的。

  我们开始徒步跋涉,扶着石头一块岩石一块岩石地前进,简直是举步维艰。走了才没多久,我们就突然明白了日本人为什么要堆砌这些尸体在这里 他们竟然是在填路。这些尸体把巨石和巨石之间的间隙都填平了,这样后面的人走得会快一点。

  我不禁一阵恶心,简直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只觉得脚底像有芒刺在扎,只想快点通过这个区域。

  不过事与愿违,这里的路简直难走得无法通过,每移动到下一块石头,需要花费的精力和做一次特技差不多,而要是踩那些麻袋,肯定是整只脚陷下去,卡在铁丝里,要剪断铁丝才能抽出来。

  我们咬紧牙关走了只有一公里多,花了近三小时,副班长也累得到了极限。在一次停下来之后,所有的人都站不起来了,王四川喘着气对我道:“老吴,依这个进度,咱们可能要在万人坑里过夜了。”

  王四川说得没错,这前面一片黑暗,不知道有多长的距离,我们也不可能再花三小时爬回去。我和副班长对视一眼,心说这也没有办法了,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在这里休息了。

  于是我道:“过就过呗,这些都是咱们的同胞,他们死了这么久也没个安静,咱们就当给他们守个夜,有什么不可以?”

  没想还没说完,陈落户立即不同意:“饿反对。”

  我有点意外,问他道:“那你说怎么办?”

  “饿认为饿们应该继续往前,出了这地方再休息,因为咧,在这种地方肯定休息不好。”他道。

  我哭笑不得,王四川挖苦道:“谁休息不好?这儿恐怕就你一个人休息不好,哎,落户,你该不是怕这儿有鬼?”

  陈落户脸一下涨得通红,立即道:“饿就是害怕,怎么遭咧,饿娘怀我六个月就生了,先天不足,天生胆子小,这能怨饿吗?而且胆子小不妨碍饿给祖国作贡献啊,你们谁要笑话饿谁就是埋汰同志咧。”

  王四川和我对视一眼,也拿他没办法,我道:“鬼神都是迷信之说,岩石是一种物质,尸体也是一种物质,你把这些都当成石头就行了,没什么好怕的。况且,我估计再走一天也走不出这儿,咱们耗不起那体力。”

  陈落户道:“前面黑咕隆咚的,你怎么知道,说不定再走十五分钟就出去了。”

  我想了想,倒也有些道理,如果能不睡在这里,我也不想硬着头皮充大胆。这时候裴青道:“不用争了,你们听声音,前面的水声很平稳,说明水势没有大的变化,我估计即使我们已经到达边缘,也仍旧需要两到三小时才能出去,因为随着我们体力的衰竭,我们不可能有刚才那个强度的行进,这之后的路会越来越力不从心,再走下去是对效率的浪费。”他的语调不紧不慢,很有说服力,“在这里休息最明智,我赞成在这里过夜,但是我们可以缩短休息的时间。”

  王四川是真无所谓,他已经累得不行了,立即道:“三票对一票,少数服从多数。”

  我心说裴青还真有一套,我倒也没想到这一点,立即顺着他道:“小裴是高才生,看问题和我们这些土包子不一样,我也同意他的分析。”

  陈落户还想抗议,王四川做了几个手势,几个当兵的已经把东西全放下了,陈落户气得要命,也没了办法,面色很难看。但是所有人都不理他了,我们开始四处寻找合适的宿营地,很快,找到了一块干燥的板状石头。

  爬上去,工程兵整理出一块地方,我们在上面整顿,甩掉了那些装备之后人轻松了很多。裴青带着一个小兵拿着简易装备往前去探路,说看看前面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如果一路下去全是如此,我们不得不丢弃装备,不然有生之年都到不了目的地。

  我当时也不以为意,都让他小心着点,副班长就像电影里放的,对那小兵说 照顾好裴工!那小兵立正说是!我们约好如果有突发状况,就让他们鸣枪报警,两个人就出发了。

  我们自己也有事情做,清理了地盘之后,点上火煮行军饭吃。我们身上虽然都穿着雨披,但是全湿了,于是脱下来烤。我的睡袋从队里带上来,据说是抗美援朝时缴获的美军物质,上面有U.S.的字母,我不是很爱干净,一烤出来一股霉味,王四川赶紧让我拿开。

  陈落户生着闷气,不理我们,我们也没理他,我自顾自和王四川说说笑笑。当时的人都这脾气,反正队伍的流动性很大,大家处得好就处,处不好也不强求,反正项目结束后大家还要回各自的地方上,下次碰到指不定什么时候。

  行军饭是压缩的无水细粮,里面有盐和糖,手指那么大一块一煮就是一锅子,就是很难吃,有药水的味道,不过也将就了。王四川去打水,往石头下一看,看到黑色麻袋和铁丝了,他说得,还是用自己带的清水吧。最后两个人凑了一壶来煮,然后打在洋盆里吃面糊。

  吃的时候,我心里琢磨这也不行啊,自己的水喝完了怎么办,不过想想也烦,心说真到渴得没命的时候,尿不也得喝,也不会挑剔了,最后索性懒得想了。

  吃完了饭裴青他们还没回来,我们都点上了烟,我当时抽的是恒大和哈尔滨的混装,是自己拼的,王四川待遇或者说关系没我好,抽阿尔巴尼亚,一角八的。我看部队里抽不到好烟,都是白杆,就合计着递给副班长一包恒大,不是骗人,当时把他开心得脸都红了。

  抽了几口,我们都感觉到很不自在,几个人话也没说,就在那里闷抽。

  说实话,我其实挺能理解陈落户,在某种程度上他其实比我们勇敢,他敢把自己的胆怯表现出来,其他人虽然没他那么害怕,但是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感觉。特别是在那种地方吃饭,真的太难受了,我看得出这些人全都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真的是如芒刺在背,总感觉四面八方都有人看着我们,总想要转头去看,很快肩膀都硬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王四川让我说几个笑话调剂一下,以前老在勘探队里待着,也有部队的人协助,那些小兵经常让我说笑话,我现编了不少,王四川和我住的时候听过,知道我有说故事的天赋。

  不过突然提出要讲笑话,感觉有点傻,一般情况下是先说工作,说啊说的,扯到一件事情上,把人先勾引住了,再说个笑话出来。这里的气氛不适合说恐怖的故事。我当时有一个保留节目,讲一个地质勘探队员在云南和少数民族姑娘闹笑话的故事,非常的逗乐,要言情有言情,要包袱有包袱,我打算要么就这个得了。这些兵哥哥也不知道几年没见过女人,听听这个绝对能转移注意力。

  我正琢磨着怎么提起话头来,在这个时候,“啪啪啪!”一连串炸雷一样的枪响突然从远处传来。

  那声音极响,一下子我们全部都蹦了起来,那副班长到底是正规军,把烟头一扔一下抓起枪就往枪响的地方去了,其他几个工程兵紧跟在后头。

  我们身手没他们这么好,我一下子就落下了十几米,王四川太笨重,没多久就滑到石头下面,脚卡到麻袋里了,扯了几下扯不出来,大叫我帮忙。

  我没工夫理他,让后面几乎是在趴着爬的陈落户照顾他,自己急跟了上去。

下一章:
评论
  • 皮影:

    “我”确实姓吴

    回复
  • 02200059:

    来脸熟我吧~(≧▽≦)/~啦啦啦

    回复
  • (o˘д˘)o:

    啪啪啪!

    回复
  • 南派粉:

    所以,这会是《盗墓》的前传咯?

    回复
  • 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兵哥哥: 我本来要听保留节目 这该死的枪声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