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结局·下 第017章 三叔铺子底子的秘密

2012年9月25日 更新

我看到了一段铁皮梯子,里面很黑,但能看到最下面有水。

真的是个窨井。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这盖子上全是窟窿,要是下雨肯定得往里灌,这电线肯定还得继续往下走一段。

窨井非常小,我进去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让我转身。下去之后,下面是一个大概一米左右的立方空间,全是水和落叶。在左边还有一个只能靠爬行进入的洞口,我看着电线一路下去,直接连接到了这个洞口里。

我用嘴巴咬住手电筒,爬进这个洞口,一直往前爬。

这种感觉让我又想起了爬盗洞的时候,我心中很不舒服,咬牙坚持着,爬了六七米,终于爬完了通道。

用手电一扫,我就发现,这个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房间。房间是架空的,地下的架子是铁和木头做的,水从架子下面流过去。架子和木头腐朽得很厉害,我踩上去,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

架子上摆了几个书架,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一台电脑、一台录像机和一台电视。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因为潮气霉变得很厉害,上面都有很多的霉斑。

电线就通到这个房间里的这台电脑上。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愣了一下,摸了摸那台电脑,是凉的。

刚才我进来的那个井口的盖子上压了那么多的盆栽,如果他要出去,必须移开那些盆栽。他不可能是从我进来的地方进出的。

我打着手电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就发现在右边的墙上还有一个口子,水从我来的方向流进来,从这个口子流出去。我往口子里照了照,很深,没有人在里。

这他妈是谁呢?竟然有人生活在三叔家的下水道里,还是以这么一种隐秘的方式,还和三叔使用这种方式保持着联系。

这他妈太诡异了。

我把手电照向那几个书架,上面竟然全都是录像带。

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抽出来一盒……我发现书架上面所有的录像带全都是有编号的,和我当时收到的那几盒一模一样。但是我抽出来时的感觉有些不对,太轻了。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的。

我又拆了几盒,发现里面全都是空的。我心中讶异,为什么他要把空盒子放在这里?

我冷静了一下,心中非常混乱,我要把所有的事情稍微处理一下。

三叔的屋子下面有个人,和三叔使用一种特别奇怪的方式保持着联系。三叔知道这个人在这里吗?

我想不可能有人可以在三叔眼皮底下,在三叔的房子下面做这么一个暗室,三叔肯定是知道的,甚至这个暗室里的一切本身就是三叔安排的。

那么这个人在这个暗室里待了多少年?

从这些木头和铁架子生绣的程度来看,这些东西显然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我无法准确判断到底是多久,但是我觉得要达到这种老旧的程度,最起码要六七年时间,甚至,上限可能达到几十年。杭州虽然雨水比较多,但总体来说肯定是晴天和阴天占的比例更大。按照这种结构,这个下水管道一定不会常年有水,所以能腐蚀到这个程度,时间可能是非常长的。

从这张床的样子来看,这人肯定是生活在这里的。我翻了翻床和被子,都很干净,而且被子和床都很整齐。显然这个人虽然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但是依然保持着极度的自律。

这个人一定是三叔计划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甚至可能是最为核心的人物,否则不可能会以这样的形式存在。

不过,这个人现在去了哪儿?如果他必须待在这种地方,他不应该经常出去才对。

这个人一定是一个不可以存在于世界上的人,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藏匿,这有点象《安妮日记》里的安妮当时住的暗格了。

我坐下来,揉了揉脸,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没听见什么动静,便打开了电脑。

这台电脑和三叔的完全是一个型号的。电脑很平稳地开机运行着,很快就跳出和三叔电脑上一模一样的界面。

我操作了几下,发现和三叔的电脑一样,里面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立即就打开了邮件软件。

我看到了一个空白的列表,里面只有一封邮件。

我点开,一下就发现,是我自己最后写的那一封。

其他的,无论是收件箱还是发件箱,完全是空白的。

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站了起来,去看了床底下,打开了书架上所有的录像带盒子,翻看了录像机。

这封最后的邮件证明,和我进行邮件往来的这个人,就是在这里收发邮件的。

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如果是一个人藏匿在这里,不可能是这种情况,肯定会有更多生活的痕迹。要么这个人就是一个机器人,他除了收发邮件处理信息之外,完全什么都不干。

这绝对会让人疯掉的。如果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话,他绝对会疯掉的。

我在这个斗室内不停地踱步,一边想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面不止一个房间?

这也有可能。我心中想着,蹲下来看了看另一边的口子。也许从这个口子爬过去,还有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全都是生活用品,甚至还有篮球场什么的,也许还会有充气娃娃。

那人也许生活在另一个房间里。

我深呼吸,蹲下来就钻了进去。这个管道更窄,我得缩着肚子才能一点一点往里挤。挤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人肯定不会是一个大个子。如果是一个大个子,天天过这样的生活,我宁可死了算了。

一路往前,又爬了大概十几米,前面忽然出现了光亮。我爬了出去,发现尽头并不是我想的另一个房间,而是一块木板,木板上面坑坑洼洼的全是孔洞,有光透进来。

我推开木板,一下就发现,这里是一条暗巷。

所谓的暗巷就是,以前造农民房的时候,两栋房子挨在一起,中间会形成一条非常狭窄的通道,两边是两栋房子的墙。这样的建筑结构非常不安全,因为盗贼可以踩着两边的墙一步一步地蹬上楼,所以很多居民干脆就把自家的围墙和邻居家的围墙修得连起来,封死狭长通道的两个入口。

这样,很快人们就会忘记了,自己的房子和邻居的房子之间还隔着一个非常狭窄的空间。

这种结构被很多古董商所利用,很多时候,这里用来摆放一些违禁品。

这个暗巷人只能侧身通过,出来之后几乎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洞。我侧身来到墙边上,那儿有几块可以借力的砖头。我踩着登了上去,然后翻墙下去。

下去就是三叔家的外墙,我看了看四周,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只能灰溜溜地从正门回去,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摸了摸脑袋。如果是这样的结构的话,这说明地下的这个家伙应该是和我一样,从暗巷出去了。

那等一下他怎么回来啊?难道还是从那儿翻墙回来?我心说这倒也行,我可以去暗巷堵他,那地方那么狭窄,随便怎样他都没有办法逃。

但是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在他房间里堵他更合适。

我再次下到那个窨井里,到了那个房间。

这次一爬,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我在在椅子上坐下,集中注意力死死地盯住那个通道口。只要有任何东西从里面探出来,我就一下扑上去把他按住。

我不敢开手电,就在黑暗中静静地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有点恍惚了,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我一下就从恍惚的状态中冲了回来,一个激灵,立即屏住呼吸。向通道口的方向看去。

那边一片漆黑。

我愣了一下,幻听?

刚想完,又传来一声说话的声音。

“朋友。”

这个声音不知道是从房间的哪个角落传来的,我吓得几乎屁滚尿流,立即就打开了手电,像机关枪热身一样四处乱照。

但是照了一圈儿发现,房间里还是什么人都没有。

难道是在下水道里?我刚想去照照,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打开电脑。”

我一个激灵,这一次我清晰地分辨出来,这声音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

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感觉这个房间的房顶似乎挂着什么东西,立即抬头。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