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结局·上 第044章 流沙陷阱

2012年9月24日 更新

沙子下面传来的声音涣嘶消失,我忽然听到远处的黑暗中传来无数闷响,似乎是什么东西从这个石洞的顶部掉了下来.落人了流沙里面。声音非常密集,最后简直像下雨一样,掉落的东西数量应该相当多。

胖子正滚得起劲,听到这声音立即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我好像听到了要倒琯的声音。”说完立即坐了起来.我们身上没什么防身的东西,胖子就拿出了那些铁刺。

我也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但是向四周看去,只能看到流沙。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离这里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浪眼”虽然能照得非常远,但是在黄沙中本来就很难看淸楚细节,极目眺望,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往下掉。

我心中不安,现在我们根本没有任何防御力,一旦我们趴着的底盘逍到损坏,我们就会沉人流沙之中。虽说流沙不深,不会闲死我们,但我们也成了瓮中之鱉:说得椎听点,假设我们被闲在流沙里,

就算只是几只有点附心的蚊子,也能把我们叮死在这里。我对胖子说道:“你这破‘牙签’也顶不上什么用,继续爬吧,能爬多远爬多远,也许能让我们坚持到靠边。”

胖子肴了看手里的铁刺,立即点头:“好,走。”我们再次趴下,立即开始继续滚动和爬行。胖子明显加快了速度,显然,恐惧才是人类的第一生产力。

不料才走了一段,忽然一个东西掉落在我们边上,胖子用手电一照,就看到那是一块骨头。胖子又用手电往洞顶上照去,一下就看到,整个石洞的顶上贴着很多尸体。这些尸体看上去好像被拍扁后粘在了洞顶上。同时,我们发现洞顶正在颤动,粘在上面的尸体摇摇欲坠,不时有碎屑掉下来。

物体落地的声音下雨般继续响起,而且这一次我听得特别清楚,这声音似乎是在移动,并且正迅速靠近我们。胖子用手电照向那个方向,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尸体们正被什么东西麄得纷纷往下掉,一个巨大的倒挂在洞顶上的影子,在手电光下若隐若现。

这问可以肯定,这里似乎是一个喂食场了。所有进入通风和采光石道的动物最后都会被聚集到这里来,被这里的某个东西处理掉,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狗日的盗斯,这鬼影怎么就没和我们再多说点。要知道这里有这种设计,我他娘的至少不会跑得那么快,中这么简陋的陷阱。要是小心点,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进人古楼了。

我心中直骂,一时之间感到很绝望。看四周的情况和这东西的个头,跑也不太可能了,就算是平路我们也跑不过它。难道这一次也要被这东西拍扁在洞顶上了吗?在这种状态下,好像想有个更有尊严的死法都不行。

以前的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怎样,都要坚持到最后一刻。胖子递给我铁刺.这在以前通常是佛爷用的东西,最多捅死个寡妇或者不走

运半夜被惊醒的老财主。这玩意儿虽然不好卖,但也算是个古董,我本来还想拿回去留个纪念.没想到现在用它要对抗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东西。也亏得这东西十分锋利,往任何东西身上招呼,对方也必然不会太痛快。

胖子没有枪屎了很多,我们踩在底盘的骨架上,半弯着腰,就等着那东西靠近。这样做我们至少可以在它第一次进攻的时候,选择是跳出去躲过,还是趁机反击。

然而,我们拉架子摆了半天,那东西竟然到了我们四周就停住了。我心说他娘的,这东西这么大个子,还挺谨慎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是活物还是死尸?看着远处洞顶上巨大的影子,我手里的汗都从指缝里挤了出来。活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野兽,而死物的话,应该不会有这种谨慎的行为。

这时候,我们面前的沙子忽然起了波动,一条沙浪在我们面前翻滚我把手电照向流沙表面,正好看到流沙中刚才落下的那块骨头上忽然起了变化。那块骨头好像是活了一样,竞然在沙子上爬动。

骨头在沙地中竟然扭曲起来,上面棉絮一样的东西在收缩膨胀,能看到几根黑色的触角从骨头下面探了出来。

我们再把目光投向洞顶,就更加目瞪口呆。只见洞顶上粘着的那些骨头全都动了起来,大量黑色的、牙签一样粗细的触角都伸了出来。

这些触角抖动着,就像整个洞顶都忽然长出了刺一样。很快,很多虫子就从洞顶上落下来,全都是黑色的,指甲盖一般大小,落下后直接就爬进流沙中不见了。胖子反应很快,立即拿起另外一副底盘当伞挡在我们头顶,才使我俩没有被虫子落一满脑袋。

我立即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一种石蚕,是很常见的水生害虫,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的陆地上也能生存。这种虫子会利用自己分泌的液体,把很多石头、骨头粘成一个茧,自己躲在里面。这东西咬人非常疼,但是活动能力不强,一般只冇被侵犯的时候才会从自己

的茧里逃出来。

胖子的手因为抓在那把“伞”上,被咬了好几口,很快就肿了起来。我一边让他用铁刺代替手顶着伞,一边让他镇定:“这虫子不是攻击性的虫子。”

胖子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如果我们翻进流沙里,就会变成这些虫子最好的美食,它们肯定会把我们啃个干净。”

很快洞顶上的石蚕多数掉进了流沙中。胖子赶忙放下了“伞”,我忽然明白了,上面的这些骨头很可能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被拍扁上去的.而是这些虫子一块一块运上去粘起来的,胖子用“伞”当铲子於了一下沙子,就发现沙子的表层下面几乎全都是石蚕。

胖子骂道:“我操,我再也不怕我们会饿死了,这些东西的蛋白质含撤肯定超高,咱们吃这东西比在城里吃得干净营养。”

我看向远处蹲着的那个黑影,心说这东西估计和我们的想法一样:我再也不用怕饿死了,这两个东西看上去营养很丰富

我对胖子道:“要吃你吃,你吃的营养越好,别人吃你的时候越香。趁那个大家伙还在装文艺,我们还是继续撤吧”这么大动静它都没反应,说不定它根本就没注意我们。”

胖子说道:“不可能,它就挡在我们要去的方向上,我们得从它下面经过。我靠,我真没这种乐趣。”

我说:“那你说怎么办?等着它忽然改变主意把我们都灭了,还是等它自己无聊死?”

“它要攻击我们,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考虑这些没用。”胖子

边手中不停地换底盘继续前进,一边四处打域,“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地方躲一躲,这地方太大了,咱们用手电做诱饵”

“它是被光吸引过来的吗?”我怀疑道,“掉到这里的梅花鹿可没带手电筒:我觉得很可能是气味和声音。”

“到底是哪一种?”

“气味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我说道,胖子立即就从怀里掏出一瓶东西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

“萤香正气水,帮忙,快。”胖子脱掉自己的袜子,把瓶子放到里面,然后当成流星锤甩动,甩到最快的时候就把瓶子甩了出去。瓶子飞了一个弧线,打在了一边的柱子上,能听到瓶子破碎的声音。

“这水的味道非常重,如果它是被气味吸引的,说不定能把它引过去。”

那黑影毫无反应。

“也许是你的袜子太臭了,把蕾香正气水的味道给遮掩了。”我说道。

难道是声音?我心说,刚才太多东西从上面掉落下来了,所以这黑影才停了下来,是为了等声音平息?

四周还有虫子掉落的声音,但是声音已经越来越轻了。我不安起来,看着黑影,忽然就大吼了一声。

那黑影果然动了一下,胖子立即把我的嘴巴捂住了,轻声问我干吗。

我道:“这东西好像是靠声音来判断我们的位置的,而且它对声音的判別能力并不是特别好,稍微有一些干扰,它就无法判断我们的位置。咱们得做好准备,等声音完全安静下来之后,我们绝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胖子听了之后,反而兴奋起来:“这太被动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应该趁现在这个机会去把它弄死啊。”

我心说就算你能摸过去,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能摸到洞顶也太难乐说话间,那黑影忽然往后缩了缩

我们被吓了一跳.就看到那黑影缓缓地退到了黑暗之中。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