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结局·上 第029章 真假难辨

2012年9月24日 更新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场面,从进人这个迷局开始,从来没有出现过同伴不信任我这样的事情。

一路过来,我一直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如今也终于轮到我被怀疑了吗?

不,这绝对不可以,如果我的同伴不再信任我,那我在这个谜闭里所有能够依靠的东西就都没了。我立即对胖子道:“问问题,不要被他蛊惑了。如果你有任何的不信任.问我问题”

胖子看着我.又看着另一个吴邪,我忙说:“让他先问答,真假

立现。”

胖子抓着枪的手馒慢就缓了下来,他走到我面前道:“不用,胖爷我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我们继续。”说着他来到那家伙面前.“我问你一个问题,咱们默契一点,要是你回答不出来,你就本本说实话。怎么样?”

那人看春我和胖子.忽然就摇头:“不用了,你们是对的,不用浪费时间了。”

胖子朝我咧嘴一笑.那人忽然又对我道:“你让这个胖子走,我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胖子失笑,??道:“尿仔,胖爷我还以为你能扮成这个样子,一定是个很角色,结果这么快就展了。”

^那家伙就笑:“我不是不能忍,我是觉得不值得,因为我是站在三爷这一边的。不过,我只能和三爷说,如果你在,我一定不会说,不信你坷以试试逼供。如果你们把我弄死了,等你们知道了真相,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我看了胖子一眼,胖子还想骂他,我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就给胖子做了个手势,让他还是问避一下,我们好能爭点知道真相是否真实胖子这才悻悻地朝钵子里走去。

我转向“吴邪”:“别忽悠我,你拖延时间没什么意义。”

他看看胖子走远.道:“小三爷,我没那么简单,亊情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愣了一下,就看着“我自己”似笑非笑地同我对视’气氛一下就不一样了。

我没有回答,在那里琢磨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迹象在讹我,还是确实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过我只沉默了一会儿.他就接孴道:“你不用想了,长久的思考已经说明了问题,何况我是真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只是把手里的石头扔掉,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这人看着胖子慢慢地离开,蹲到一边的灌木里,才开口说道:“小三爷,我是花儿爷的人。”

“小花?”

他点头:“小三爷,您记得另一个戴着三爷的面具,在背后去掏王八邱老窝的人吗?那个人就是我:”

“哦,”我想了起来。确实,在长沙的事件中,起决定作用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个我没有见过的人一一小花的伙计。小花说,他在做整个局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把宝押在我的身上。

“花儿爷的整个计划,我全部参与了。”他道,“您可能对我印象不深,其实咱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很大程度上,咱们算是老朋友了。”对方说这话时,语气出奇地镇定,“我以前也在三爷的盘口里干过,每次去您铺子盘货的都是我,不过您一般不正脸瞧人,所以对我印象不深。您家的伙计王盟,是我很好的朋友。”

我心中听得有些阴惻侧起来,总觉得有点不太妥当。他继续说道:“而我之所以被这么安排,就是为了好好地观察您:”

“我不理解。”我摇头,“我绝对信任小花,你不用挑拨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你再胡说我就抽死你。”

“我明白您很难相信,但花儿爷这么设计,并不是为了他自己。小三爷,很多事情都是上一辈传下来的。”那家伙笑笑,竟然和我的笑无比相似。

同一个和自己长得那么像的人斗智真是一件万分诡异的事悄,看着他的表情,我的思维总会停顿一下。我意识到这个吴邪虽然和我长得很相似,但他绝对不是像我一样容易应付的人。

不过,我心中却没有因为他的话起更多的涟漪,经历的事多了,我已经不会轻易地相信任何话,就算小花在我面前亲口说这些事情,我也不会相信。在这个巨大的谜团里,我只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这已经是一个基本的常识了。

我冷冷地看着他,还在想他接下去会怎么说。我知道我越是冷静,越容易在他的话中发现破绽,只有发现他的破绽,我才能由此得到更多的信息。

“花儿爷的这个布置,我也并不情愿,只不过不得不执行。我戴上了您的面具,比您早一步到了这里,混进了裘老板的队伍中。”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想知道目的。”

“小三爷,裘老板知道很多您不知道的事情。您三叔这一辈子经营过来,他的目的您很清楚,花儿爷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不过,既然我巳经混人了裘德考的队伍里,您自己就必然不能再出现了。如果花儿爷狠点儿,是可以对您下杀手的,不过说到底,花儿爷还是念公道.所以给您披了层皮也让您过来了。”

这人说的所有话,似乎都符合逻辑,但我发现,他在很多细节问题上都含糊其辞。

我也是个喜欢讹人的人,知道这样的对话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个人本身就喜欢宣扬城府,想让别人觉得他城府很深;另一种也可能是这个人完全不知道事情的细节,为了避重就轻,故意使用了这样的说话方式,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应该没人还有心思装老千,这又不是泡妞。他在胡说,我心中做出了判断;他说完之后,我静静地看着他,问道:“我问的是,目的是什么?”他看着我,并没有因为我的逼问而慌乩,肢体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意,但显然他有点难以接话。静了半晌,他说道:“还真是让我到目相看。”

“再不回答,我就让胖子回来。我说了,拖延时间没有意义,我不想和你聊这些,我只想知道我问题的答案。你之前全都是在胡说,”我道,“最后一次机会了。”

他低头笑了笑,道:“好吧,那我说实话。”说着,他看了看他的裤袋“我手机在我裤兜里,你拿出来能看到里面的短信,看完你就知道是怎么问事了。如今我怎么说都没用,你用自己的眼睛看吧:”我看了看他的裤兜,心说也有道理,就走到他跟前伸手去摸,可?

我摸了一下.却发现裤兜是空的。

我看了他一眼,就看他朝我一笑,瞬间他反绑在身后的手已经脱开了绳子,随即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同时双脚一下勾住我的脚,他一勾之下,我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在了他的身上,他于是一翻身就把我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我的喉咙被他死死卡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冷冷地看着我,酷似我的脸让我在心中抓狂:这他娘的到底算怎么回事?难道我要被自己掐死了?

“真被你说对了,我确实都在胡说。你虽然比以前长进了不少,不过还是太容易相信人了。”对方道,说着拿起边上我刚才扔掉的那块石头,对着我的脑门很很地敲了一下。

我连疼都没有感觉到,就只觉得一阵眩晕接着,我明显感觉到又是一下。

“只有一句话我没有胡说,我确实是站在你三叔这一边的。”他继续说道.“可惜,你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去阴约地府的路上,猜猜我到底是谁吧!”

第三下又砸了下来,我一下失去了知觉。

是冰冷的溪水把我冲解的.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作两块满是泞荇的石头中间,作后是一个小断庠.雨水聚成的小溪从断岸上流下来.直接冲到我的脸上。

溪水非常冷.我的手脚尹全是麻木的在这样的状态下解来,于我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一切都会在几分钟内好转,但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努力地尝试活动手脚.身体慢慢有了反应,然后努力动弹几次,终于站了起来。

天已经亮了,四周弥漫着一股雾气。

这是哪里?

我爬起来,努力揉搓着身子,好让血液加快循环。慢慢我暖和了起來.思维也清晰了,我马上发现四周有些不对劲一这里的植被完全不是我被打晕前的样子。

妈的,昨天那个王八蛋我心中犴骂,但没有力气把心中的一股

评论
  • 闷油瓶里装着张小哥:

    这个假吴邪和三叔家下水道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疑问]

    回复
    • 喵:

      不是 地下室里是解连环 这个假吴邪是张海客

      回复
      • 啦啦:

        地下室可能真是吴邪三叔,在塔木陀的是解连环

        回复
        • 闷油瓶爱人:

          恭喜你,猜反了

          回复
  • 闷油瓶里装着张小哥:

    这个假吴邪和三叔家下水道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疑问]

    回复
  • 闷油瓶:

    “张海客,”身后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我浑身一震,惊喜的要命——是闷油瓶的声音,他还活着!他脸色一白,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已被闷油瓶丢到了地上,闷油瓶身上的衣服已经尽数破完,黑色的麒麟踏着火焰,呼之欲出,他眼神淡然,左手提着一把刀,正对着“张海客”。“族长······”那人的表情极其惊恐,我看着“我”的脸,感到一丝复仇的快感。“你对族长夫人,太粗暴了。”闷油瓶开了口。我靠,小爷什么时候成你家族长夫人了!我刚想开骂,闷油瓶背对着我,但那奇长的双指,却按在了我的嘴唇上,我嘴边的脏话,只得咽了下去,心里却把他张家祖先问候了个遍。

    回复
    • ……:

      腐女?!

      回复
  • 张海客:

    吴邪的角色确实过于天真了,不适合这种生活!感觉一路走过来凭的都是运气,没看到任何他的特长展现

    回复
    • 啦啦:

      不是运气,是因为有胖子和小哥

      回复
    • 闷油瓶爱人:

      你真的没有好好看过吴邪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