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结局·上 第017章 少年盗墓贼皮包

2012年9月24日 更新

皮包真的是个小鬼,年纪太小了,其他人准备的时候,他就在湖边打水漂玩儿。潘子说:“这一行的人都有。己的装备,他不用下去,自然不用整理。而且这行人。嚣张的必有绝活,因为没绝活的基本嚣张一次就挂了。”

小花的东西显然整理得非常好,他一直在研究“肚皮路线围”。我看着潘子到处去忙,想起他的那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潘子那是一种指责,虽然我听了有些不舒服,但是我知道他是对的。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必须平等地考虑所有人。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我只是一个冒牌货。当时我想反驳他,但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内心懦弱的人。

确实,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没法用任何事做借口。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会在我急切地说“我们快点下去”的时候说“不对,现在还不是时候”,唯一能说这句话的三叔已经不在了,而我代替了他的位置,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三叔当年的样子,我忽然意识到,当三叔说着“不行”,或者冷着脸点头说“可以试试”的时候,他的内心绝不会轻松我曾经觉得说那些话是那么的简单,看来如果不自己经历一番,很多东西是不可能真切体会到的。

很快,小花开始作动员了,我看到他拍手让准备下地的人聚拢过去。

在夹喇嘛的过程中.所有最抟心的信息,都是在下地之前才会透露绐喇嘛们,铁筷子用这种方法防止黑吃黑.或者怕喇嘛们泄密给其他人,

小花是一个很有表演天陚的人,他敁然没有我的那些烦恼早在我还在享受简单生活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我刚才纠结的事情我看着小花聊天似的和那些人布置着.轻松得犹如一场演出前的讲戏,我有些羡慕,又有些酸楚。

“这种不同,平常看不出来,但是你通过倒影来看,就十分明显了:”我走过去想听听,就听到他指向湖的对面如此道。

湖面四周的一切都笼罩在月光下。我仔细去看湖中的录色.只见四周的悬庠在倒影中反转了过来,能看到对面湖边一整圈的山势起伏不定。

“很神奇,这些山里面隐藏了一座极为罕见的古楼.可以说是张家古楼的群葬蓽穴。这里风水相当特别,呈现出一种群仙抱月、吸风饮露的格局,你们看那边的山头,树木摇曳,但是湖面上平静如水,连一丝波澜都没有,说明这个地方,如果风吹入的方向不对,是碰不到湖面的这种湖,在古书上记载,水里很可能是有龙的,湖边的山脉就是龙脊背,古楼修在龙脊里,那是敲骨吸髄,有点凶恶了。”

“龙肯定没有,我们之前潜下去的时候屁也没看到,不过娃娃

鱼倒是有。”我道。其他人看我来了,立即让开一条路.都点头道:

“三爷好。”

我示意不用管我,小花继续道:“古书上记载,有两种湖里很可能有龙,第一是深不见底、湖面太平静的,第二是无风起浪的.因为那是通着海的。其实,你们自己想想,湖面平静说明这个湖静谧,无风起浪说明湖底连通着地下河.这都是湖里有大鱼的因素,所谓的龙可能就是非常大的鱼。”

有个伙计问道:“为什么凶恶,这里风水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一般风水讲究卧居清远,大多雄居岭上,以山脉为依托,以水脉为灵息,以求长存永固。但是,如果这座古楼真的存在,并修在了龙脊背上,断了这风水脉,那就等于一个肿瘤,”

“你是说.这条龙脉……”

“很可能已经死了。”小花道,“所以难怪张家有迁坟的习惯他们的群葬基在龙脉上敲骨吸髄,吸光了龙气就换一条。”

“那为什么呢?这种格局有什么好处呢?”

小花摇头:“没什么太多好处。要说好处,只有一个,但如果是那样,咱们就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他皱起眉头,转头问我,“三爷,兄弟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我对他这种奇怪的玩笑无语,他看我没什么反应,就失笑了。潘子道:“花儿爷,你这玩笑到哪个字为止?前面半句是玩笑吗?兄弟们是为了发财来的,你可不能吓唬我们。”

所有人都哄然大笑,就在这个时候,皮包从湖边走了过来,对我们道:“几位爷.刚才我打水漂的时候,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我觉得你们在下去之前,得考虑考虑我琢磨的这个问题.因为你们的推测可能是错的。”

我们愣了一下,小花就问道:“哦,果然是高手,你想到什么了?”皮包摊开他的手,手里全是用来打水漂的小石片,显然他说完后

还想回去打。

“你们提出张家人有群葬的习惯,古墓不是封闭的,是开放式的.后人死后可以多次进人古墓安葬,对吧?”

我们点头.他道:“那假设一下,张家古楼在山体之中,他们的古墓是多次使用的,家族死者都要葬入古墓之中。你想.这其实挺劳民伤财的,你大老远抬个棺材,从外面走山路进来,一次两次还行,但这近千年里张家总不会只死一两个人吧,这么大的家族,死个十来个总有吧。如果隔三差五的,村子里老是出现神神秘秘的陌生人,那村子里肯定会留下什么传说。但是在外面的巴乃村,我们什么传说都没有听到,这有点说不过去,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你的意思是说,张家古楼是开放式古墓,死者归葬的推测是错误的?”有个伙计问道。

“不会,我们在四川明显地看到了开放式古墓的证据.这么精密的设计,肯定不会是闹着玩儿。所以,开放式古墓一定是对的。”小花道,

“我没说老板们是错的,我是说这件事情,很蹊跷。”

我不得不承认皮包说的很有道理.不由对这小子刮目相看,难怪他是新生代里身价最高的一位。

“其实,未必是这样。”小花道,“也许历史上有一些传说.但是没有留存下来。因为这个村子所处的地方在历史上并不是一个太平之地,这里一直有战争发生,这个村子里的人,可能曾经被屠杀,已经死光,然后重新有其他地方的人填充进来。”

“即使如此,这个村子百年内总没有被屠杀过吧。从阿贵那一代到现在,最起码四代人了,这段时间内.按道理也应该有张家人进村人殓才对。”

我们都皱起了眉头。这确实比较奇怪.我琢磨着确实如此难道张家人在这四代人的时间里已经完全没落了?还是说没有人死亡?

“我们并不是什么传说都没有听到,巴乃还是有传说的。而最近的一个传说,年代还非常近,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沉默了半晌,小花忽然道。

“是什么?”

“带着铁块的考古队,”小花道,“就是一个‘传说’。”

我一开始不明白,但是随即就冒出了冷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意思。难道是这样?”

潘子不明白:“两位爷,我读的书少,别打哑谜行不行?”我对潘子道:“我们之前最熟悉的巴乃的传说,就是考古队的队事情.这里有一个心理误区,结合小花说的奇怪的地方,那考古队的事情就完全可以有另外一个思考方向了。”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