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结局·上 第009章 吴三省时代的终结

2012年9月24日 更新

所有人的位置都乱了。潘子给我安排的那些人的位置顺序,在刚才的变故间已经全部乱了。我手里拿着账本已经有了摔的动作,现在却一下子硬生生地收住,反手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小花看了我一眼,脸色就变了。他知道糟糕了,因为这个动作停顿了。

如果说之前我不说话,砸了潘子,摔了账本,立即就离开,别人会觉得我不说话是因为心情极度郁闷。

但现在我站了起来,却摔了一本账本在桌子上。一般来说,这是要说话的前兆,如果我这样还不说话,那別人立即就会感觉到异样。

怎么办,怎么办?我脑子一下乱了,看着下面那些眼巴巴地看着我、等我说些什么的人,我只能竭力忍住不说话。我想着,如果我立即转身离开,是不是或许还有转机,因为别人会认为我忽然肚子痛了。

就要露馅崩盘的一刹那,几乎是在那种焦急的惯性驱使下,我忽然就吼出一句话来:“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给我滚!”

这是我竭力压着自己的嗓子吼出来的,声音极其沙哑和难听,简直不像人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看着我,目瞪口呆。小花也目瞪口呆,显然不知道这种场面应该怎么说话了。

整个场面静了很长时间,气氛非常尴尬,小花最后才勉强开口道:“你们没听到三爷说什么吗?还想三爷再说一遍?”

这些人互相望了望,都开始松动。然觉得非常奇怪.但还是准备离开。

我心里真想抽自己嘴巴,心说果然不行,我还是搞砸了,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搞砸了,我真他妈是个废物。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了一连串汽车喇叭的声音,足有十几辆车.突然同时鸣起霍来。

那鱼贩忽然就笑了,停下脚步.对我道:“三爷,老邱来了。”小花来到窗边上,勾住窗帘往下看了看,就冷眼看了一眼鱼贩,低头在我耳边说:“不妙,准备走,下面全是王八邱的人。”

鱼贩继续对其他人道:“各位,不想和三爷一起的,现在离开,咱们以后还有生意来往,想和三爷一起的,不妨留下来看看待会儿的好戏。”说着他转向我,“三爷,不是我说您,潘子这样的狗,您也不多养几条,一条死了,您就没人看家了。现在.您还有什么话不妨说,我们不嫌您说得难听。”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此时,有手下从外面走过来,到那些人耳边耳语,很快,所有人都开始离开。他们显然都得到了消息,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了老六和那个中年妇女对着我们。

小花倒也镇定,说道:“老六,你胆子真大啊,敢在这么多同行面前干出这种事情来。”

“干这一行,都为钱,他们和三爷都没感情。”鱼贩道,“三爷是什么近况,我知道得很,混到如此田地,只能怪自己失策。今天这茶馆里待会儿要是发生一场大火,一个时代就过去了,明儿这些人还是和我称兄道弟,没人会提今天发生了什么,您信不信?”

“你没让我走,那你是想连我一起做掉喽?”小花笑道。

“我本不想的,不过,霍老太的事情您自己还没摆平呢!您要是出点事.可别说霍家人不开心。不过放心,秀秀小姐我会送还给霍家的。”

小花脸色一变,秀秀惊讶道:“老六,我两个哥哥是不是和你说过什么?”

“您自己回去问他们。”鱼贩道,”不过,您想想,我们哪来那么大的胆子?耍刀子这种事情我们不专业,不过你们霍家可有人才。”

我和小花对视一眼,感到无比惊讶。我实在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

看来秀秀的两个哥哥还都不是省油的灯,竞然伙同王八邱想吞掉三叔的地盘,可能连小花的地盘都想吞掉。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就范?”小花叹了口气,脸色就阴了下来,没有之前那种一直很俏皮的表情了。

“您凭什么觉得自己不会就范呢?花儿爷,您可没二爷当年的身手。现在外面全是人,最多半分钟他们就上来了,您现在报警都没用,”

“一定要能打才是本事吗?”小花道,“你以为,你真的杀得了三爷吗?”

鱼贩看着小花,就冷笑:“难不成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能飞?”

“就算你把我们都杀了,你也杀不了三爷。”小花笑道。

“什么意思?”

“因为三爷根本不在这里。”小花道。

我不知道小花想干什么,似随即我就明白我们必须冒险了,事情已经对我们极端不利。

小花转向我:“亲爱的,用自己的声音和六爷打个招呼吧:”我动了动喉咙,就用自己的声音说道:“六爷,刚才得罪了,演得不好,不要介意。”

鱼贩和那个中年妇女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你是?这声音是?”

“在下花儿爷手下小小戏子一个。”我道。

小花道:“老九门留下的手艺不少,又岂是你们这些土鱉会懂的。”

外面已经传来了王八邱带人上楼梯的声音,我背上都有点毛起来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像?”鱼贩连连摇头。

“还不信?那再让他们看看。”小花道。

我心想难道要把面具撕下来?一想不对,这面具恐怕不是那么好撕的,而且让他们发现我是吴邪也不是好事,于是我心一横,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了。

我的身材和三叔差得非常远。三叔常年在外,黝黑结实,我和他年龄上也差了很多,很容易看出来。衣服一脱,鱼贩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那真的三爷在哪里?”中年妇女脸色发青道。

“现在王八邱倾巢出动,你们老窝有人看吗?”小花道,“三爷是什么性格的人,你们不是不知道:你们这几个月做得那么绝,他会安心来找你们要账本?”

正说着,忽然鱼贩的电话就响了,他立即拿起来,估计是来了条短信,正看着,他的脸色立即从苍白变成了铁青。他对中年妇女道:

“妈的!是真的,三爷现在带了人在我们铺子里!快走!”

“那他们……”中年妇女指着我们。

“三爷不死,弄死他们也没用。”鱼贩直跺脚.“我就知道没那么顺利!”说着,他们带着手下急忙冲了出去。

不出片刻,他们应该在走庳上碰到了王八邱,就听到鱼贩大叫:

“我们被骗了!这个三爷是假的,真的三爷在我铺子里!”

“什么?”王八邱大叫,“什么情况?”

“我就说那老狐浬没那么好弄,我们被算计了!”鱼贩几乎吼了起来,声音好似太监一样凄厉。

“走!回去!”王八邱大叫,接着他们所有的人又重新冲了下去。

小花咧嘴一笑,往窗帘外看了看,就听着嘈杂的声音一路往下,汽车又开始发动起来。

一直到声音远去,我几乎瘫倒了,坐在地上,感觉浑身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刚才的紧张全从毛孔中涌了出来。

小花似乎也松了口气,一把就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道:“真险,我们快走。”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面具这种东西,能有第一张就有第二张。”小花让我别说话,继续拿出手机给我看,“我们解家人,做事情从来不会不留后手。”“怎么说?”我动嘴型。

“路上说吧。”他道,“事儿还多着呢。”秀秀笑着递上了最后一杯茶,我一口气喝完,撩开帷帐走出去,迅速地下了楼。

外面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大佬的手下还在扎堆。我谁也没理,径直走向车子,忽然就看到,那人群之中还站着一个人。

是那个三叔的女人,她站在人群后面,冷冷地看着我。

我后脑又开始冒冷汗,不知道作何反应。我心说,不会还有加时赛吧,却见她看着我,随后转身离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花已经把我推到车边,让我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我在车窗经过那姑娘时看着她的身影,觉得她可能会是个大麻烦。但是我懒得去琢磨了,疲倦犹如潮水一样向我袭来。

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