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英雄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赵半括心道不好,这里必须派人看守,否则鬼子从这里上来的话,他们很可能面临前后夹击的情况。
赵半括快步回到基地,路上想着接下来的作战部署,进门后就看到王思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子弹箱,正低头撬着木板。随着木板的起开,狭长的子弹整齐地露了出来,一看就是狙击步枪的子弹,赵半括不由得咦了一声,心里一动。
他把王思耄招呼了进去,和阮灵、老J围在一起,先把侧面山道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王思耄一下就道:“队长,你从上往下看到的日本人,离你的距离有多远?”
四眼的话一下就问到了关键,赵半括点头说道:“大概三千米。那条道很窄,用上狙击枪应该能压制住一段时间,到时候那里我来守。”
阮灵看了赵半括一眼,说道:“太危险了,我和你一起去。”
赵半括摇摇头,站起身:“你和四眼、老J一起守住门,我顶得住。”说完往里走去,打算把鬼子的几把九九狙击步枪全都扛出来。
在那个位置利用狙击枪拦截鬼子是没有问题的,在这种长视距范围里,架上狙击步枪,可以很容易点掉那些攀爬雪坡的鬼子。这样的威慑力将使得鬼子很难抱团冲锋,雪地里行进速度快不起来,对赵半括而言那段距离就是最有利的缓冲。而且日军既然要分散攻击,那么只要守好那里,正面大门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但问题是,方案成立的前提,是这个狙击手一定要很强,这种局势下别说要以一当十,以一当百都不够。这样素质的狙击能力赵半括自问是达不到的,他是枪械师,虽然能操作大部分武器,但狙击枪根本不是他的强项。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一定经过了许多严苛训练,但这种时刻,赵半括知道,自己作为队长,不管行不行,必须硬着头皮顶上去。
而他刚刚走了一步,胳膊被一把扯住了。回头一看,是王思耄。
赵半括眉头一挑,疑惑地看着他,王思耄淡淡地笑了笑,说道:“那里还是我来。”说完快步走到临时堆放武器的地方,挑出狙击枪走了回来。
赵半括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王思耄,但他现在就在他面前,熟练地把九九狙击枪的枪栓依次拉出来拆开,然后又迅速装上子弹推回去,动作熟练得要命。一瞬间赵半括的感觉非常奇怪,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忽然间变成了猛人,他一下有些接受不了,盯着王思耄说不出话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到底真正的王思耄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王思耄把所有狙击枪都背到了自己身上,好像是看到赵半括的神色太怪异,冲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以前的狙击枪射击赛,我得过几次第一。”然后往前走两步站在小刀子和土匪的尸体前,看了一会儿转身要走。
赵半括伸手哎了一声,想说什么但不知道说什么好。王思耄扭头看见赵半括发愣,好像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突然问道:“队长,你当兵打仗是为什么?”
赵半括没想到王思耄会问这个,下意识回答道:“报仇,我娘被鬼子的飞机炸死了。”
王思耄点了点头,看向了刀子,淡淡地道:“跟刀子一样。家仇国恨,这理由我想咱们都差不多。”赵半括正点头感慨,王思耄却话题一转,忽然说了句:“队长,你不是个适合当官的人。”
赵半括听了就笑:“难得听你小子说这个。我不适合,难道你适合?”
话虽然是调侃,但说完他心里忽然一动,好像隐隐猜到为什么王思耄那么低调。在军队里,枪法好,身体棒,身手矫健,被很多人认为是晋升的前提条件。但是,其实像土匪和老吊,即使能打敢冲,但是性格都有各自的问题,通常都是好容易升一级又被降下来,也就是兵油子的命。
看来王思耄很聪明,虽然他的军事素质也很强,但他清醒地认识到这只是他最不值一提的能力,要在军队里混得好,光炫耀这些反而可能起到相反作用。你很能打不假,那你就去最危险的地方好了。
赵半括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但他清楚,王思耄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赵半括也知道,他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现在王思耄因为形势的原因,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顾虑。这种感觉很微妙,赵半括心里升起个念头:每个人追求的东西各不一样,要不是战争,他和王思耄这种人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交集吧。
还想再说什么,王思耄却转过头,朗声说了句:“放心吧!”声音不大,却少见地充满自信和豪气。赵半括三人看着他出门,往一边的山道爬了过去,瘦高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雪坡后。
战斗在王思耄的一声枪响中开始。赵半括远远地听到,对面雪坡下的日本人明显起了一阵骚动,一瞬间人声杂乱地响了起来,接着子弹呼啸,但居然是冲赵半括他们这边打过来的,很显然鬼子并不清楚他们被谁攻击了。
更多的鬼子现了身,进攻又开始了。第二声狙击枪的枪响紧跟而至,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鬼子应声倒地,赵半括远远看着,暗叫了声好。
随后的战况和他们事先预料的一样,狙击,攻击,类似双保险的射击,让鬼子几乎占不到一点便宜。通往雪坡的窄道上,打前的鬼子一个个倒下,后续的鬼子渐渐不敢轻易进攻。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靠着王思耄那几把狙击枪和他们的轻机枪,鬼子一直没能组织起大型冲锋,每次刚过来几个人,不是被狙击枪干掉,就被轻机枪扫死。这让鬼子士气大减,最后甚至连冲锋都没有了,双方忽然进入了对峙状态。
赵半括三个人都是惊喜有加,他们完全没想到狙击的效果会这么好,看着对面雪坡上满地的鬼子尸体,他开始觉得王思耄一个人就可以守住那一片雪坡。
虽然鬼子没再露头,但他们还是三不五时放个冷枪,以致赵半括他们根本不能放松戒备,依然死守在门口,每次都是刚有点迷糊就猛然清醒过来。王思耄那里好像也遭遇了一样的状况。
就这么挨了一天,敌人还是没有大规模进攻,对着阳光,赵半括忽然恍惚了一下,觉得好像鬼子的节奏没有那么犀利了,难道他们没什么人和武器了?又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弹药还算充足,如果鬼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下去,也许他们能够撑下去,能够等到美军的救援。这么想想,赵半括心里稍微松了松。
但是,中午的时候,停歇很久的狙击枪枪响再次响起,赵半括瞬时望去,看见一个鬼子猛然直着身子往后倒去,同时,雪坡后响起了一阵轻机枪的声音,赵半括心里一凛,立即知道,王思耄的位置暴露了。
赵半括担心地转头看山上,果然看到在王思耄隐蔽的位置附近,暴起了一阵阵的雪浪,阮灵随即叫道:“鬼子又来了。小心!”对面的山头在轻机枪的朝上扫射后,突然拥出了数量众多的鬼子,吼叫着向他们冲了过来,子弹疯狂乱飞。赵半括迅速操起轻机枪对敌,再没时间顾及王思耄。
战斗在这一瞬间升到极致,鬼子这次的人数显然比前几次多了几倍,明显是想利用人数的优势冲破狙击枪和轻机枪的双重防线,而他们确实达到了目的,赵半括这边已经有点应对不及。
攻击,防守,激烈的战况一直重复着,守在大门位置的三个人完全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生命,忘记了感觉,只剩下扣动扳机的动作。鬼子的身体在扫射下战栗,碎肉飞溅在手榴弹的火光中,基地的正面已经是另一个地狱。
这场进攻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可能是因为他们太难啃,鬼子又一次停火撤退。赵半括的虎口已经裂了,整只手几乎失去了知觉,他看着满地的尸体,迷糊了一下,难道这就打退了?他想笑,却发现嗓子干得冒火,于是撑起胳膊,想拿起水壶想喝口水,但手一动居然没抬起来,又缓了一阵才喝上了水。喝到一半,他想起王思耄在雪山上已经坚持了一天一夜,刚才又被鬼子的轻机枪扫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得抓紧时间上去看看。一抹嘴他就起身,踉跄着往制高点跑去。
他一脚高一脚低地踩着鬼子的尸体往上跑,雪坡到处都染成了红色,偶尔还能看到零碎的肉块散落在地。他喊着王思耄的名字,抬头往上看,阳光映在雪上,刺得他睁不开眼。
他把手放在额头上遮挡光亮,等了一会儿才看到王思耄伏在狙击枪的枪架上,好像睡着了。赵半括心里一震,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了上来,他疾步冲了上去。
等他冲到跟前,一眼看到王思耄的脸被冻青了,伏在那里一动不动。赵半括的心提了起来,下意识伸手去碰,立刻发觉入手冷得要命,人已经硬了。赵半括再也承受不住,慢慢跪了下去,他看到王思耄的眼镜和颧骨黏到了一起,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手指扣在扳机位置上,四面落了好几层弹壳。赵半括再往上一看,王思耄的胸膛被血洇了一大片,已经结了冰。看来这就是他送命的原因,但是赵半括清楚,那些伤口不是致命伤,不是刚才才造成的,如果及时处理的话,也许…… 他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般的低吼,他看着王思耄,心揪成了一团,在强烈的刺激下,他只能使劲捶着地上的雪,直到手上终于传来了痛感。
赵半括终于慢慢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王思耄一眼,蹒跚地往基地走去。
他其实很想把四眼和刀子、土匪放到一起,然而在目前的形势下,鬼子还是蠢蠢欲动,下一次攻击随时可能到来,如果他把四眼背下去,目标将变得很大,他不能轻易冒险。
如果可以, 他会回来。
老J知道王思耄牺牲后愣了很久,最后终于说出一句:“赵,看来,咱们是等不到援兵了。”
赵半括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这个结果他早在心里过了几百遍,只不过不愿意主动去说。老J叹了口气,道:“日本人再进攻的话,我就把样弹启动,他们绝对别想拿走!”
赵半括苦笑,看向阮灵,问道:“你怕吗?”
阮灵没回答,转头看着小刀子和土匪,幽幽地说了句:“老草包,土匪, 还有小刀子和四眼,他们怕吗?”
赵半括没法回答,阮灵的眼里随之流出泪水,跟着重重地握住了赵半括的手,老J的手也握了上来,那一刻,三个人都下了某种决定,对望的眼神里只剩下一抹看透生死的凝重。
鬼子的攻击在十几分钟后开始了,这次就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赵半括咬牙分发最后的弹药,发现子弹只够维持四分钟左右,但仗还是要打,阮灵和老J拿走各自的弹药,在掩体前架起枪准备最后的战斗。
鬼子从坡道处转了上来,三挺轻机枪不停地吐着火舌,在交互的疯狂射击中,鬼子一个个倒了下去,赵半括身上也挂了彩,他的左肩被咬到了,但还是不管不顾继续扣动扳机。
猛然间,几个鬼子弓着身快速地冲了过来,看样子是什么冲锋小队。赵半括心头涌上一阵恨意,嘴上骂道:“小日本去死吧!”左手用力拿出手榴弹,咬开拉环朝他们扔了过去。
砰的一声,炸弹在六十米远的地方轰然炸开,鬼子顿时倒下三个,但还有两个继续冲上来。赵半括杀红了眼,枪口一掉打了过去,同时鬼子也拿着三八大盖和他对射,连打几枪后,阮灵叫道:“后边鬼子来了!他们交给我!”
赵半括偷空看了一眼,果然鬼子黑压压地拥了上来,看来雪崩已经完全被他们处理了。他对阮灵说了声好,矮下身子躲到掩体里,拿出最后四颗手榴弹,拉开拉环集体扣到手上,猛地站起来往远处扔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鬼子倒了一片,但赵半括绝望地发现,鬼子竟然越来越多,又打了几枪,弹夹就空了,再往脚边看,自己的弹箱也空了。
随后咔嗒一声空响,老J懊恼地骂了一声,赵半括马上冲他看去,发现他也已经一发子弹也没有了。老J的肩膀垮了下来,站起身,对赵半括和还在反击的阮灵说道:“没有希望了,我去启动样弹,我们,天堂见了。”
赵半括浑身一颤,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升腾起来,不是绝望,不是灰心,也不是解脱,他咬咬牙,拿出贴身的弹夹装上,死命地扣动着扳机,心说打到最后一发算逑。老J冲他竖了竖大拇指,转身往里走去。
鬼子越来越近,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阮灵突然伸过手,放在赵半括手上,两人对视一眼,握枪的手还在扫射着,但内心做好了感受爆炸的准备。子弹呼啸着打过来,擦过赵半括的头顶,这时一阵巨响传来,赵半括心里一震,轻轻说道:“再见。”闭上了眼睛。
但是预想中的炸响并没有出现,甚至连枪声都停止了,赵半括又等了等,还是没有动静,刚才的巨响却越逼越近,不知道哪里来的大风打到了脸上。
赵半括心里疑惑起来,猛地睁开眼睛,迎头感觉一大片黑影压了下来,他下意识抬头,看到云层里现出了一大片三角形的黑点。
阮灵惊叫起来:“飞机?”
黑点附近的天空瞬间绽开一朵朵花瓣一样的物体,就像一片片飘扬的蒲公英,在基地门前的山坡地上降落下来。
赵半括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些黑色“花瓣”,身后突然传来老J的叫声:“空降兵!赵,援兵到了!”
这种高山, 美国人也敢往下扔空降兵,他们真是疯了。
但赵半括已经没空思考,因为疯狂的攻防战斗在几秒的停顿后,又突然重新开始了。
然而这时候生还的希望升腾起来,他们把最后的弹药送到了鬼子身上,那些数量众多的空降兵还在半空,就往鬼子的位置扔去了炸弹,爆炸配合着冲锋枪和手雷的攻击,鬼子兵一下在天空和地面的双重打击下乱了阵脚。
陆续落下的空降兵逐渐聚集到了赵半括这一边,防守的一方人数陡增,战线往鬼子那面压过去,局面一下扭转过来。
鬼子被彻底打蒙了,他们的还击越减越弱,不到一刻钟,山坡下再也没有了站着的黄色人影。
战线已经被拉远,降落在半山腰的伞兵已经控制了局势,他们一路扫荡过去,鬼子几乎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赵半括搀扶着阮灵,看着战场上的满目疮痍,由死到生的感触,让他心里生出万千感慨。他俯身喘着气,抬头看见天空中又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黑影,跟着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狂风大起,无数的乱雪被刮了起来。很快,一架奇怪的金属机器带着一股旋风,慢慢降落到地面上。
金属机器旋转着扇叶,从里面跳下一名美国上尉,走到老J面前对他点了点头,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然后开始指挥其他空降兵进入基地里。
赵半括诧异起来,随即也跟了进去,进去后发现空降兵们疯狂破坏着基地内部,一切东西都被砸烂,并且在各处安装着炸弹。他心里一动,想起了土匪和小刀子的尸体,马上跑了过去,试图阻拦,但是那些毛子不听他的,还是用喷火器到处乱烧。
赵半括没办法, 想去找老J跟美国人说说,转眼又看到样弹被抬了出来,装在一个密封的大铁箱里,然后一路抬了出去。
他跑出去找老J,老J也走了进来,两个人在门口相遇,赵半括急切地说出要求后,老J却摇摇头,说道:“对不起。”赵半括的心沉了下去,再回头一看,土匪和刀子的尸体已经在大火中烧了起来,他不由自主踉跄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
他现在已经知道,寄望于老J对空降兵下命令,去把老草包和四眼弄出来,已经不可能了。老J慢慢走了出去,赵半括也一步一挪蹭了出去,就看到样弹正被抬进奇怪的机器里。一边的老J被那个上尉请到了直升飞机上,然后对他们招了招手。
赵半括以为让他们过去报告任务情况,就拉过身边的阮灵,说道:“走吧。”
阮灵对他点点头,微笑着和他并肩向飞机走去。阳光洒到了身上,到这时候,赵半括才真正放松下来,枪声已经逐渐平息,他想起了那片蒲公英地,想起了廖国仁,想起了大牛和古斯卡他们,想起了兰姆伽和家乡,任务终于完成了,等他和上尉交接后,一切就结束了。
他走到上尉跟前,脚跟一并敬了个礼,汇报道:“报告长官!我是新一军三十八师上尉赵半括,本次任务完成,幸存战斗人员一人!请指示!”
老J站在上尉身边,拍了拍赵半括的肩膀,说道:“赵,对不起。”转身走进机舱,随即舱门关闭,飞机缓缓地腾空离去。
几乎是同时,一阵冲锋枪的枪声响起,正觉得声音离得很近,赵半括感到自己猛地一颤,就往前飞了出去,倒地的那一刻,他看到美国上尉默默地转身走开。
他倒在了地上,一切都变得非常缓慢,阮灵也缓缓倒在了他身边。赵半括感到意识逐渐远去。
枪声又响了起来, 巨大的震颤中,世界在赵半括眼里凝成了一片血色。 (全书完)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评论
  • 额:

    艹,我想哭

    回复
  • 活着:

    太惨了

    回复
  • 军人:

    军人的职责

    回复
  • 鹤:

    我草,拼命到最后给毙了?

    回复
  • 二爷:

    狗日的军人,都尼马土匪

    回复
  • 看评论的:

    这结局。。。。

    回复
  • 我去:

    不是吧

    回复
  • 唉……:

    有些事情是不能…… 致敬!

    回复
  • 稻米:

    反正小刀子死的那章把我看的眼泪哗哗的!唉!半括最后是这样的结局也在意料之中,不过死的真的让人觉得特别……无关值得不值得,让人觉得特别悲壮、凄凉、唉…

    回复
  • 小③274341443:

    梵高,张国荣,以及那些纯粹的人。徐磊你不疯都很难。

    回复
  • …:

    还不就是他妈的美国人搞的

    回复
  • Andy:

    如果老J不告诉他们真相的话,估计半括不会被毙,军人的职责有些东西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去问,服从命令就是了 ,

    回复
  • 桦晴:

    这是我唯一从头到尾都看得懂得,三叔的书!

    回复
  • 尼玛:

    人命真低贱

    回复
  • 我去:

    我看到最后就得出个这么全灭的结局?

    回复
  • 9527:

    老美一般不会这么做的

    回复
  • 糊涂:

    命运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军人的宿命

    回复
  • 墨袖江山君於君曲诗同秋:

    乛 乛# 嘛!刀子死的时候我已经被后爹三叔虐麻木了……什么坑爹军人命令啊 什么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啊 我去!几百人的命是命,一个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特么的为国家牺牲!赵半括死得好坑啊!难道他活着会暴露国家机密?!特么!虐剩一人了还不放过 QAQ~

    回复
  • 569-:

    妈的,美国人,日本人都他妈不是东西。

    回复
  • 张小敏:

    我日你先人板板!

    回复
  • 王伊:

    马勒戈壁,虐心。期待拍成电影。

    回复
  • 小牛:

    期待拍成电影

    回复
  • 额呵呵:

    卧槽,

    回复
  • 556:

    我去!!!

    回复
  • 一点浮生:

    我想哭!!!

    回复
  • 漂流瓶:

    军人历来就是政治的牺牲品

    回复
  • 灸冰:

    感觉…好想哭啊…不愧是三叔。从先前的紧张到后来的无奈再到最后的悲壮,像看电影一样

    回复
  • 骄傲:

    一路无话的看下来,情节基本没有评论,因为有关我们中国人的尊严,勇气,虽然结局很悲惨,但是那种任务还是中国人完成的!

    回复
  • 骄傲:

    一路无话的看下来,情节基本没有评论,因为有关我们中国人的尊严,勇气,虽然结局很悲惨,但是那种任务还是中国人完成的!

    回复
  • 样弹:

    怎么自动重启?

    回复
  • 样弹:

    我要重启!

    回复
  • 艺术就是爆炸:

    特么样弹爆炸和日本鬼子还有美国毛子同归于尽吧

    回复
  • 皮影:

    前面那么安静,最后一章大爆发了 ..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剑指南沙:

    唉!在现实中恐怕也就是这个结果吧?很好!!!

    回复
  • cc:

    去了两次,死了一群人,最后什么也没留下。反而便宜了us,太特么不爽了

    回复
  • 参谋长:

    逗比啊,全死了。。。马勒戈壁的

    回复
  • 24K灬纯疯彡:

    ·-·卧槽。全死了?

    回复
  • 现实太残忍!:

    T_T美国人高层大混蛋!国民党高层大懦夫!那么多的战士的命对他们来讲连蚂蚁都不如!

    回复
  • 白发唐僧:

    整体感很好,激动人心,这里存在一个硬伤,野战坦克被认为是大号的什么野兽,还是会喷火的怪兽,一小队人都是这么没见识吗?

    回复
  • 土豆:

    恶心的要命

    回复
  • ◤朕◢™:

    这次三叔的书里男的也开始被大量写死了,,,,,,

    回复
  • 尼玛:

    尼玛

    回复
  • 结局:

    结局为啥不搞成援兵到了,心中有了希望,可惜样弹已经启动,全部GG。这样心里好受点

    回复
  • 不再天真:

    少了一段尾声1944年4月中旬,十余万远征军进入胡康河谷,以野人山为突破口,发动全面大反攻,取得了怒江之战的最终胜利,史称“滇缅会战”。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1945年8月9日,日本宣布投降。1945年9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提前结束。2005年8月6日,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公开部分“绝密曼哈顿计划”。(怒江之战全剧终)

    回复
    • 会跳舞的花:

      写得好!

      回复
  • 真相:

    无人生还,我擦。。。。太特么虐了吧!!!!

    回复
    • 孤舟蓑笠翁:

      美国杂种不是人啊?

      回复
  • 不甘心啊:

    全灭……

    回复
  • 竟然是这样:

    啊西八?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你们说赵半括喜欢阮灵么?我觉得阮灵是喜欢赵半括的[蜡烛]可惜都没有告白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你们说赵半括喜欢阮灵么?我觉得阮灵是喜欢赵半括的[蜡烛]可惜两人都没有告白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唉,最终死的全是中国战士,歪果仁老j没死,小队豁出性命才保得老j活下来,老j上了飞机,如果是廖国仁或是赵半括小刀子等几个会宁愿跟队友一起死也不会上飞机,这正是他们和老j之间的区别,狗日的帝国主义[怒]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唉,最终死的全是中国战士,歪果仁老j没死,小队豁出性命才保得老j活下来,老j上了飞机,如果是廖国仁或是赵半括小刀子等几个会宁愿跟队友一起死也不会上飞机,这正是他们和老j之间的区别,狗日的帝国主义[怒]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黄河鬼棺也很虐…这个更虐,因为这个是一个接一个的死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唉,最终死的全是中国战士,歪果仁老j没死,小队豁出性命才保得老j活下来,老j上了飞机,如果是廖国仁或是赵半括小刀子等几个会宁愿跟队友一起死也不会上飞机,这正是他们和老j之间的区别,狗日的帝国主义[怒]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秀秀,阮灵,王小媛,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讨人喜欢[心]爱情也是很含蓄的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文锦,王小媛,阮灵,霍秀秀,彩云,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喜欢[心]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文锦,王小媛,阮灵,霍秀秀,彩云,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喜欢[心]

    回复
  • 王芳:

    看到最后 中国人都死了 我没有哭 不是我不伤心 而是我麻木了 美国人根本就不是人 是魔鬼 恶魔

    回复
  • 闷油瓶,等你:

    这跟盗墓笔记有屁关系?三叔,写小哥,胖子和天真!

    回复
  • 共和国档案局:

    在那个年代,由于国家贫弱,中国军人实在是付出了太多本可以避免的代价

    回复
  • 共和国档案局:

    你们说孙立人将军会知道最后的结局吗,他那么有民族气节的人会这样纵容美国人吗

    回复
  • 幽兰:

    最后的结局让人心里特难过

    回复
  • 藏锋:

    谁都是历史和命运齿轮下的一粒尘。百年到头终是空。

    回复
  • 张起灵:

    我操你妈,整了半天就是美国人玩的套路,要核弹直接找爱因思坦不就行了

    回复
  • 张起灵:

    突然想起来三叔写书的宗旨,人心啊,比鬼神更可怕

    回复
  • 地图:

    晕死,这个结局,怪物是坦克?太牵强了,故弄玄虚有没有,结局太虐了。

    回复
    • 王帅:

      说的很明白了,见过的人都死了,或者是没有遇到见过的人,都是猜测,而且是特制的,

      回复
  • 人心: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回复
  • 王亚晋:

    啊啊啊,为什么,好虐心啊

    回复
  • 双双:

    唯一的一个结局的故事吗?虽然很虐,但是也很真实,知道的越多,那就越接近死亡

    回复
  • 伊兮儿:

    他们都是英雄,虽然很悲惨,但是各位都知道,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在老J告诉他们的时候已经提醒了,没办法,宿命啊,每次看完都要回去翻几遍目录才放得下,感觉一切都还没完

    回复
  • 小哥:

    美国人跟日本人都不是好东西

    回复
  • 稻米:

    三叔真牛,我对结局表吃惊,那么久的战友也能杀

    回复
  • 会跳舞的花:

    心里说不出的痛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