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新武器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他们回到室内,看到老J在那边埋头做什么,同时一阵滴滴声传了出来。
赵半括心中一惊,那声音他太熟悉了,他一把扯开王思耄和小刀子,劈头就看到老J正把那个从尸坑里弄出来的盒子放在地上摆弄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再一次看到这个自从他昏迷以后就不知去向的盒子,有关第一次任务的细节和那些古怪记忆一下全冒了上来,赵半括的胸口一下憋得厉害,正要问话,王思耄摆了摆手,示意看看再说。
只看见老J在盒子上扭了几下, 接着钻进了飞机尾巴里,走近一看,他正飞快地把盒子的一头插到那个满身导线的金属物上。
金属物上有个很大的凹槽,盒子放上去后竟然像成为了一个整体,接着老J又飞快地在盒子的九个圆形旋钮上拧了几把,之后长出了口气退了出来。重新回到外面后,他一抬头,好像才看到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围住他,疑惑起来,问道:“赵,你们在做什么?”
小刀子盯住他,开口道:“盒子,为什么在这里?”
老J也看向他,不以为意地道:“它本来就该在这里。”
小刀子顿时大骂起来:“什么叫本来就该? 少他娘说那些拐弯抹角没用的话!”
老J有些不高兴了,扭头道:“赵,你们刚才出去发生了什么事,刀子想做什么?”
赵半括看老J开始拿架,就对小刀子摆了摆手示意冷静一下,然后示意小刀子解开衣服。
随着皮肤的暴露,老J看到了小刀子胸口上的溃烂,怔了怔,赵半括就道:“这是怎么回事?老J,我们是职业军人,我们会服从命令,但我们不喜欢无谓的冒险,这架飞机里运的是不是什么细菌武器?为什么你没和我们说要用上防护措施? ”
老J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来,赵半括心里一惊,只见老J的手掌也已经溃烂了,手臂上满是水疱,比小刀子严重多了。
但是,就在进来之前,他看过老J的手,他清晰地知道老J的手是没问题的,这些水疱肯定是在这十几分钟里产生的。四眼说得对,飞机里的东西果然有问题。
“这不是细菌武器,但我们之所以这样,确实是这架飞机造成的。”老J忽然笑了一下,“别害怕,这是暂时的,只要等一下用水泥和金属块,把飞机的缺口堵上,我们就安全了。当然,会有一些后遗症,但不会立即没命,为了我们的最终目的,这值得。”
“不是细菌武器是什么?”小刀子却不给老J时间,立即追问道,“我们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老J顿了顿,笑容收了起来:“对不起,我必须快点做完手头的事情,否则我们会受到更大的伤害。你们等我几分钟。”他匆匆往前走去,“我先拯救大家,再来回答你们的质问。”
赵半括和王思耄对视了一眼,小刀子冷冷地道:“他是想拖延时间,别信他。”又想追上去,却被赵半括拉住了。
老J不是疯子,也不是那种不要命的人,从他刚才的神色来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赵半括把枪一背,说道:“去帮忙,已经等了那么久,不差这几分钟。”
十分钟后,被砸开的缺口被重新堵好,老J调试着仪器,走近又走远,然后对赵半括道:“好了,十米之外,应该是安全的,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把这里锁起来,然后到外面去。”
小刀子面色铁青,像是竭力忍住愤怒,赵半括一再对他使眼色。老J一定很了解中国人的性格,刚才他那一套,是上头军官常用的把戏,故弄玄虚让人上当,但老J到底是外国人,不懂得见风使舵,小刀子这就要爆了,再玩这种把戏未免太没诚意。
他们来到外面,把房间的铁门用铁杆扣上后,赵半括就立即道:“老J,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J瞟了眼他们,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就让小刀子露出伤口,仔细检查了一下,道:“还不算太严重,等下上一点药,几天就好了。”
“少假惺惺的,谁信你这套。”小刀子用力把衣服拉上,“你今天不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绝饶不了你。”
老J微微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四周几个人, 做出一副好笑的表情:“你们这是在审讯我吗?谁给了你们这种权力?”
这时候赵半括已经不能不出头了,他站前一步,说道:“我是行动的指挥人,现在所有队员身上都出现了溃烂,我怀疑和里面的飞机有关系,如果我们全部因为这种疾病死亡,那就意味着任务失败,所以我有权力确定我们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老J继续好笑道:“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里已经安全了。你们的溃烂不是疾病造成的。”
“你之前也这么说。”小刀子哼了一声,“但现在老子已经中招了, 你说没事鬼才信。”
王思耄也道:“J长官,我们不怕死,但你不能骗我们去死。现在兄弟们都慌了,你不说清楚的话,以后的事没法做。”
老J看了一圈,最后说道:“你们真的很想知道?”
没等小刀子说话,土匪在一边抱着胳膊笑着道:“长官,谁不想知道谁是孙子。”
“孙子?关孙子什么事?”老J又皱了皱眉,“不管孙子老子,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小刀子发怒了,也不看老J,转向赵半括用力道:“菜头,老草包的尸体还在坑里,他死都是为了谁?廖队长死又是为了谁?!我他娘的最烦自己兄弟死得不明不白,老毛子再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一刀把他弄出去见老草包,好赖让他死得不憋屈。”
赵半括有些紧张,身子下意识往老J的方向靠了靠,他还真怕小刀子真把老J灭了。这时候老J终于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不要吵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但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有什么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土匪马上张嘴要说话,老J却突然道:“先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先请密斯阮帮我完成。”跟着说道:“阮小姐,请帮我一个忙,在我跟他们谈话的时间里,把这里的事发个电报汇报一下,让他们尽快做决定。 ”
应了句好,阮灵就走到被王思耄卸下的电台前开始发报,然后老J说道:“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几个人跟着他来到外面的房间,只见老J走到一堵贴着一张结构图的墙边,他们一眼就发现那张图里的东西,就是他们在飞机里看到的东西。上面浸着血迹。
“这就是我们所有行动的终极目的——”老J指着结构图道,“也就是你们在飞机里看到的东西,也是你们身上这些——”他想了想, “烧伤的源头。”
“烧伤?”土匪就笑,“没见着火就烧伤了,你丫忽悠谁呢?”
“我相信我用的词汇很贴切。”老J没理会他。
“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赵半括问道。
老J踌躇了一下,说道:“Weapon.”
“Weapon?武器?”土匪吃了一惊,老J点头道:“是的,新式武器。”
新式的武器?听到这句话,赵半括下意识看向王思耄,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而四眼却像早就料到一样,扶着眼镜道:“果然,不然在这种时候,还有什么能让几个国家的军队下力气争夺?”
小刀子一下又冒了火,对着王思耄骂道:“四眼,你早想到了他娘的怎么不说?什么狗屁武器这么金贵,要这么多人为它送死,上头简直是不拿我们的命当命!妈的,争个屁,丢了不会再造吗?”
王思耄没有说话,老J淡淡地说了句:“第一,这种武器,不是说造就造得出来的,我相信德国人造出这个样品,至少用了三年时间,即使以后技术成熟了,它的制造也同样会非常困难;第二,几条命跟几千万条命比,哪个重要? ”
小刀子正发着火,被这话噎住,停了停才说道:“什么几条命几千万条命,这么一个烂东西,还能值几千万条人命不成?”
老J的蓝眼睛一下变冷了,盯住小刀子沉着脸说道:“如果它被用在正确的地方,那它就可以。”
赵半括感到不可思议,道:“武器有武器的极限,我不相信杀人的东西有这么大的价值。”
老J却出乎意料地郑重:“不,赵,话不能这么说。它的价值,普通人无法理解! ”
赵半括愣住了,他第一次看到老J这么严肃,在这种时候,他好像也不可能开玩笑,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老J踌躇了好一阵,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慢慢说道:“那是一种可以瞬间毁灭一座城市的炸弹,我不想解释它的原理,如果它爆炸了,这片野人山也就不存在了。这一点都不夸张,它是科学发展后,一定会出现的奇迹。只不过我们几个国家都没想到,德国会走在前边。”
大家看老J说到了重点,也都安静下来等着。老J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必然有一个成熟的过程。不管是科学还是武器,都会是这样。德国的科学家们为希特勒制造了两个这种样弹,却违背了这种过程,没有做前期实验,直接用在了战争里。希特勒本来想利用它的巨大威力,来改变这次世界大战的格局,但是,它不够完美,第一个被扔到斯大林格勒,没有爆炸。第二个在同一时间被飞机带到了这里,本来要运到日本去,却在路上坠毁了。德国人为了寻找它花了很长时间,后来才把范围锁定在了野人山,并且和日本人达成了共识,我们才截获到情报,美国军方才知道了它的存在,才有了最初那支美国小分队的任务。但我们完全没想到野人山是那么的危险,我们的队员困在了里面,所以才找到你们远征军帮忙。但是,你们都遇到了那辆德国科学家研究出来的用于丛林作战的特别坦克。当时德国人为了保险,在样弹上安装了一只装着资料和信号装置的盒子,就是你们从林子里带回的那只,盒子被德国人安装了可以追踪的信号器,听到信号后坦克就能进行追踪,就是那个家伙,给我们的美国小分队,和你们的小分队带来了大麻烦。”
赵半括才知道那架奇怪的坦克果然是德国制造,觉得有些后怕,也明白了美国小分队为什么会全军覆没。
那时候坦克驾驶员追踪着样弹,美国人先找到了前半截飞机,拿走了盒子,所以返程被死死咬住。德国坦克奇怪又恐怖的能力让美国毛子吃了大亏,可能是死了很多人后,盒子吸引坦克的秘密才被发现,后来盒子就被埋到了尸坑里。毛子们应该是打算回头找机会取,却再也没有走出野人山。而他们把自己的信息告诉给了英国传教士,于是有了廖国仁他们这帮人后来的那些折腾。
从他们先背密码,就可以知道,虽然本来要接人,但其实他们就是作为寻找样弹的第二梯队进的野人山。这么看来,军部告诉他们的信息本来也不完全,估计当时美国毛子也是对军部有隐瞒的。
想了这么一通,再看王思耄也是微微点头,小刀子不客气地问道:“就算事情是这样的,但那只盒子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第一次的密码没用?”
老J愣了愣,说道:“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个?”
小刀子不耐烦起来:“我他娘的就想知道这些,就想知道第一次任务找到的那些东西,到底值得不值得,不然廖队长死也不甘心,至于其他的,老子不在乎。”
老J没太介意刀子的态度,想了想,慢慢道:“我只能说,对这场战争来说,它肯定值得。那些密码,你们第一次以为,是用在盒子上的,又发现少了一位,这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们军部的问题。因为我们之前以为,盒子和样弹并没有被分开,盒子上的九位密码,和样弹上的第十位密码还连接着。我们没有想到,当时盒子和样弹已经分开了。这些密码的用途是,关闭样弹的自我保护装置,只要样弹出了什么意外,它就只能被极小心地短距离移动,否则就会自爆。”
小刀子愣了愣,显然是明白过来了,有些无法接受地自言自语道:“就这么简单?死了那么多人……就这么简单?”
老J道:“和简单无关,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这些牺牲还只是开始而已。”
真相,那些憋屈了他们这么长时间的秘密,一下全都清晰了,尽管可能也只是事件的一角,但已经足够赵半括无所适从,他没法判断老J说的是不是实话,但他本能地感觉,这大概就是真相的全貌了。
知道这些也就够了吧,他和他的弟兄们,从来只是小小的工兵、无足轻重的执行者,至于到底参与了怎样的大事,其中又有多少机密,知道再多又有什么用?他们一定会在历史中,被完全遗忘忽略。
大家都沉默下去,像在仔细消化刚才的信息。过了好一会儿,老J才拍拍结构图,说道:“先生们,最核心最关键的部分已经被你们知道了,我希望你们能保守秘密。”
当即小刀子冷笑了一声:“保守?说出来会有人信吗?”远处的电台突然发出一阵接收到信息的声音,大家的视线一下转移了过去,没多久阮灵快步走了进来,面色微变,拿着一张字条递给了赵半括:“军部回电。”
赵半括接过一看, 字条上写的是:“日军已向你方集结,兵力极多,原地固守,已命美军支援。”

评论
  • 沙发:

    核武器咩。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灰机:

      你他妈的烦不烦

      回复
  • cc:

    哦,原来是核武,坑全是连上了

    回复
  • 大竹草:

    果然是核武器。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