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秘密基地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没想到刀子直接解决掉了一支小队,赵半括心情复杂地看向这个瘦削的人,说了句小心,就让他在前头举着冲锋枪走。
之后没再遭遇鬼子,整个基地像是成了一片死地,他们两个拉开了距离,这么一来,万一面对面遇到鬼子,后边的人也有足够时间反应。
保持着节奏,走了大概有六十米,前边小刀子灰白色的身影站住了,赵半括马上也加快脚步,当头走了过去。
从入口处轻轻进去,一阵轻微的怪声突然响了起来,紧跟着迎面的墙壁透出了光,从上到下裂开了一道缝,以一种罕见的飞快速度分成了两扇左右对开的大门,借助那一瞬间的光亮,赵半括看到门后出现了一队鬼子兵。
大门开启的速度实在太快,两个人没有任何准备,立即就跟那队人照了面,里头站着的鬼子也是一愣,不到一秒,小刀子手里的冲锋枪冒出了火,鬼子兵中间几个立即被干倒,身上冒出一阵血雾。
赵半括也在小刀子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回过神,手里的1911立即吐出了火舌,脚下也往一边的墙壁后撤。还没跑开几步,土匪和老J也赶了过来,直接扔了颗手榴弹。门里的鬼子只有十个左右,一照面就被小刀子和赵半括放倒了四个,剩下的几个人没来得及躲避,就被轻机枪和手榴弹轰得飞了起来。
赵半括已经藏在了屋子的外墙后头,开始往门里盲射,小刀子站在他身后,又拧开两颗手榴弹扔了进去。轰隆声和子弹的飞溅声,还有鬼子的惨叫声,一下把刚才的死地炸开了锅。
这一通近距离对射,赵半括这边完全占了上风,几分钟不到,屋子里就没了声音,王思耄带着阮灵也过来了,劈头就问道:“没事儿吧?还有鬼子吗?”
小刀子没有回答,又往里扔了一颗手榴弹,爆炸过后,直接推了赵半括一把:“快, 我要冲进去,你给老子掩护!”
没等赵半括有反应,土匪兴奋地换了个弹夹,喊道:“哥们儿真牛逼,这就干吧!”
一看他俩这么来劲,赵半括枪头一转,还是自己带头摸了过去,其他几个人一块把枪口对到了门里。赵半括低身往金属门里扑进去,几把枪同时吐出火舌,刀子紧紧跟在他身后扣动着扳机,点射着门后的各个角落,汤普森冲锋枪的速射性能在这种小范围战斗中发挥到了极致。
一帮人进来后,三分钟不到就把门后的空间扫了一遍, 直到四周再没有站着的东西了,才迅速聚到了一起。
眼前的空间是封闭的,只有侧面开了一个不大的小门,能让两个人进出。赵半括走过去贴在门上,一阵微弱的骚乱声传进了耳朵里,心里顿时一紧,知道里面肯定还有人。
他立即把人员召集到一起,然后把那扇对开的电子门用几把鬼子的步枪顶住,以免他们回头撤不出来,再让阮灵和王思耄在后边戒备,剩下的四个人分成两组,一起从侧门冲了进去。
这种时候,已经不用什么战术战法,他们是突入攻击,要的就是速度。对于这里的地形他们虽然不熟,但刚才被放倒的鬼子好像没什么警惕心理,穿戴随便得很,头上都戴着屁帘帽,一半人没拿武器,一点也不像出来打仗的,这些都无形中增加了他们的战斗力。
小刀子已经跑在了前头,换成赵半括跟在他身后,土匪和老J跑在了他俩左边。这种室内的近距离打法,他们来之前也受过训练,知道全部的技巧就是靠速度和胆子,最后才是武器。但话说回来,武器却是最关键的,鬼子们用的基本是步枪,这么一来剩下的就看运气和反应能力了。
冲进第一道门后,里面没人,同时看到这里是个类似回廊的地方,有一些石头柱子在这里形成了几个支撑体,连接着几个看着像房间的建筑。
这些建筑的顶部有七八米,互相都不连着,从下往上看,空旷得要命,最里面好像有个很高大的东西立着。
老J就匆忙道:“赵,去那里。”赵半括挥了挥手,直接窜了过去。这通直插非常迅猛顺利,穿过两个房间,他们毫不费劲地干掉了五个躲在里头的鬼子兵,很快一帮人就穿过四间屋子,接近了那个高大的东西。
借助建筑里的灯光,赵半括一眼就看到,那是一大片破败的金属,很散乱,但最高处尖尖的尾翼让老J立即喊了一声:“噢上帝,终于找到了!”
土匪马上冲了过来,站到老J身边,兴奋地说道:“J长官,那真是咱们要找的吗?”看了两秒,奇怪道:“嘿,怎么烂成了这鸟样?”
看到土匪反应有点大,赵半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才道:“把阮灵和四眼叫进来。”
他很清楚这半架飞机就是他们的目标,鬼子肯定不会只是简单地把它放在这里,所以,等人都到齐后,他迅速归置了一下弹药,换满子弹,手榴弹都拉开弦盖,才往那个屋子中间摸了过去。
等摸到了门边,赵半括拿出手榴弹靠在门后,计划先扔几颗继续盲炸,不料老J马上拦住了他:“赵,最好不要用这么野蛮的手段。”
这时赵半括才想起他们最主要的目的不是飞机,而是飞机里运的那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但万一炸坏了就抓瞎了,暗暗喘了口气。
越到任务的终点就越要小心,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导致全盘失败。他点点头,让大家都把手榴弹收起来,对小刀子做了个手势。
小刀子动作最快,个子最小,在没有手榴弹的情况下,他进去最安全,其他人就端着枪,准备在小刀子吸引了里面的火力后,立即冲进去压制。
小刀子一个翻身滚了进去,接着他们吸了一口气往里一冲,端着枪谨慎又紧张地扫视了一圈,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里面没有人。
这里的空间要比外边看到的所有屋子都要大,同样是没有顶的,只有一排粗大的金属架子,以一种圆穹的形状从中央延伸到最外层,像是应该有顶,却没来得及弄。
先吩咐小刀子和土匪在门前设置火力封锁点,顺便照看着阮灵,然后赵半括才迅速回头查看飞机尾巴的详细状况。
老J已经第一时间走到了飞机跟前,站了好一阵,却好像不怎么着急进去看看。赵半括感到有些奇怪,走近顺着老J的目光望去,才发现飞机通身的缺口处竟然填塞了很多金属块,而且还糊上厚厚的水泥,直接弄成了一个没有缝的封闭性建筑。
赵半括更疑惑了,问道:“老J,这是什么情况? ”
老J摇摇头,围着飞机转了两圈,又摸了摸飞机表面,想了一想,说道:“赵,这些水泥还没干透,得把这些水泥砸开。”
赵半括顿时也伸手去摸,表面的确还是软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用水泥和金属封住飞机。想着他就看见老J用手去抠那些水泥封口,抠了两下又举起枪托猛地砸了过去,几下就砸开了一小洞,随即上手去扒。
一边的王思耄和赵半括对视了一眼,就凑了过来,两个人帮老J扩大水泥缺口,合力扩到了一个人能钻进去的大小。随后赵半括打开手电,从缺口里照了进去,在灯光的映射下,飞机里赫然缠满了各种导线,密密麻麻的,猛一看就像变性的盘丝洞。
到了这一步,担心那些是地雷或者是爆炸物,赵半括没再动,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老J,老J却好像非常兴奋,三下五除二解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拎出几件仪器,回头示意给他照亮,身子一矮就钻了进去。
赵半括没有跟老J一起进去,军人的敏感让他觉得,日本人把这东西这么严密地封起来,肯定有什么古怪。这些导线和仪器,一定有什么危险。
等待的过程非常煎熬,几分钟后,老J发出了惊喜的叫声:“赵,我们找到了,就在这里!你们都是最棒的,请继续扩大缺口,我需要光线和更大的空间。”
赵半括一听这话,心说那到底是什么,转头看了王思耄一眼,王思耄扶了扶眼镜,一抬下巴道:“他不说要更大的空间吗,砸开点就看到了。”
赵半括心说也对,他并不是不敢进去,不过这段时间的队长生涯,让他开始对任何事情都有些畏首畏尾,不过这其实是好事,相对于以前的莽撞来说,一个领导者需要比手下考虑得更多,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能表现出对过多的好奇。
廖国仁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看看再说的态度,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两个人又开始砸起来,没费多少力气,就把缺口四周砸开了五六米,灯光一照进去,他们立即就看到,在被压扁的机舱内,乱线缠绕着一个古怪的金属物。
它半倒在机舱的一侧,满身都插满了导线,看不出具体的形状,只能模糊地感觉出是个半圆形。放在一个非常厚的石头平台上。它的表面好像还有很多不明所以的圆锥状突起,一些连接着导线,一些露在外面。老J正用他带的仪器围着它忙活,像是在做检查。
王思耄的视线盯在了那个金属物上, 扶扶眼镜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赵半括摇了摇头,一下看向他,问道:“你难道没见过?”
王思耄奇怪地看了回来,反问道:“我怎么会见过?”
赵半括诧异起来,就把自己以前在参谋长那里看到的古怪模型大概说了说,又加重了语气说道:“参谋长没有给你们看过这个东西吗?”
随着他的问话,王思耄最后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这不是我的级别能看到的。”
说完,王思耄就看向了老J, 这个老外已经完全忘我,埋头在那里研究,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赵半括心情复杂地也看了过去,心说如果事情真像四眼说的那样,那么老J就成了唯一知道金属物是什么的人,他有点失落,摆手道:“算了,先保留疑惑,反正老J还在,等他研究完了,总会给我们一个解释。”
话音刚落,门外嗒嗒嗒传来一阵枪响,赵半括一个激灵,立即道:“刀子,外边怎么了?”
小刀子大声喊回来:“妈的!还有鬼子!”说着声音就远了,好像追了过去。
那三声枪响声音听起来闷,位置应该在大门附近,他们迅速跑出去,看见进来的大门竟然被关上了,门边躺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赵半括走过去踢开他的脸,发现他的眉心穿了个洞,手上和胸脯也有两个地方洇出了血,看样子不是个士兵。刚才的三枪应该就是打到了他身上。
他快速检视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说道:“这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王思耄往四周看了一眼,又在墙壁上敲了敲,眉头皱了起来:“可能这里有隐蔽的屋子,但是没敲出来。”
这里他们刚进来时也大概检查过了,根本没有门或者其他空间,现在又冒出隐蔽屋子,不知道鬼子在搞什么名堂。赵半括没有说话,又转回身四下搜看,忽然眼前一跳,感觉死鬼子的动作很古怪,好像临死前想把门关上。
顺势他往门外看去,外面黑黢黢的没什么动静,手电光照过去后,明显看见地面上多了几行脚印,直直地往外延伸,应该就是小刀子他们的痕迹了。赵半括很想也跟着追出去,但老J那里还没弄妥当,他们不能撂下他一个人离开。
正踌躇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跟着小刀子和土匪跑了进来,也不废话,直接把赵半括拉到了里面,走到墙角,在墙壁乱摁了一通,也不知道按到了哪儿,有一道门就轻轻地打开了。土匪说道:“队长,刚才鬼子从这里钻了出来,我和刀子干掉了一个,又追另一个去了。”
赵半括点点头,顾不上问怎么没看到阮灵,就往门里看了看。里头好像是个隐藏的仓库,放着一些武器,再往里走一搜,靠墙还有三个死人,身上也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这让赵半括来了兴趣,搜查了一下,发现这帮人衣服的领口上都别着一个小牌子,但不知道这表示什么身份。
没有发现更多的东西,赵半括就钻了出来,把情况一说,小刀子突然说了句话:“四眼,咱们一路遇见的鬼子,根本不是要攻击我们。他们是在逃。 ”
赵半括悚然一惊,这才想起来,那些被他们打死的日本人看上去都很瘦弱,不像平常看到的鬼子兵那么粗壮,而且身上除了子弹孔外,好像还带着一些别的伤。刚才急着扫荡也没太在意,这会儿被小刀子一说,才觉得的确不对。
小刀子继续道:“那些人应该早就有伤,所以反应都有些慢,刚才追出去又干掉几个,我看了看,他们跟在路上遇到的死鬼子很像。而且,你看——”
他蹲下来,撕开那个鬼子的白色衣服, 鬼子脖子上的泛红溃烂马上暴露了出来。
“我操,这里的鬼子怎么都烂了?!”几个人顿时退后一步。
小刀子站起来:“我觉得,这里恐怕真有传染病。”
赵半括皱起了眉头,他很想反驳,丛林里产生疾病很正常,而这里是雪线以上,气温这么低,瘟疫怎么可能闹得起来?
王思耄突然道:“队长,日本人在这里建造这么一个铁屋子,还把那半架飞机用水泥和铁块封起来,难道,瘟疫来自于那架飞机?”
赵半括想了想,如果这里真有瘟疫,那他们现在已经暴露在了危险当中,这比打仗要更难处理,他不能轻易动摇。于是他说道:“老J知道飞机里是什么东西,但他没做任何防护就进去了,如果有瘟疫他绝不会那么草率。”说着就招呼其他人回去。
小刀子却拦住了他:“队长,下结论之前,先看看这个。”
说着他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扣,拉开了衣服,一下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气,只见小刀子的胸口到脖子的部位,竟然泛起一片红色,中心已经出现了溃烂的迹象。
小刀子冷冷地看着赵半括,“我可没有遇到什么事故。”
赵半括一下愣住了,看着那伤口,心说糟糕,几个人都沉默了片刻,他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 遇到那些死人之后。”小刀子平静地道,“这不是瘟疫是什么?”
“为什么你染上了,老草包和我们没染上?我们都见了那些死人。”土匪突然看向刀子,眼神有些锐利,“搞不好是你之前染上的花柳病。”
“你没看过,怎么知道自己没染上?”小刀子冷冷地把衣服扣上,没有和土匪争执。其他人被他说得一惊,立即解开自己的衣服看。土匪也把自己的衣服都扒开了,去看自己的胸口,赵半括就看见他的腹部也是一片淤红,一边王思耄撸起自己的袖管,瞬间就拉了下去。
赵半括没有看自己, 但他知道事态已经要失控了。
“我看,咱们几个半只脚早就踩在了黄泉路上。”小刀子停了一停,说道,“山下那些小日本就是咱们的下场。队长,这事儿不搞清楚,我们就等着死在这儿吧,死得不明不白,就和廖队长一样。”
赵半括心头一阵隐痛,如果是廖国仁他会怎么办?在这种时候,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老J吗?现在连他都觉得老J有问题。这个基地里一定有某种可怕的东西在吞噬其他人的生命,但老J却不对他们发出警告;站到自己的兄弟这边吗?又好像有压服不了手下的嫌疑。
王思耄拍了拍他,对他低声说了句:“完成任务需要人,如果我们都死了,无论结果是怎样,任务都等于失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知道真相。”
赵半括意识到这是王思耄替他想的说辞,看来四眼在这件事上是站在小刀子那边的,他想了想,认识到王思耄是正确的,就把心一横,吩咐土匪警戒,对大家道:“走,咱们去问个究竟。”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双双:

      不喜欢就别看了,发什么牢骚

      回复
  • 双双:

    挺三叔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