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小刀子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这里是一片冰天雪地,但如果不是尸体下的一摊新鲜血迹,很难想到这三个鬼子是刚刚摔死的。他们的脸上和脖子上的皮肤烂了一大片,满是伤疤以及新裂开的口子,交错着露出黑红和白色掺杂的里肉。
赵半括不由得恶心了一下,问军医道:“他们怎么这个鬼样子,是不是缺蔬菜?”
军医摇头说道:“雪山上待久了如果没有蔬菜,的确会脱水烂肉,但这几个鬼子也烂得太狠了,简直没了人样,肯定不是没菜吃那么简单。”
赵半括更奇怪了,这几个鬼一样的日本人,从上头冲下来又摔死,图什么?自杀也不找个好地方?
几个人皱着眉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不可思议,完全猜不出这是什么状况。看着这几具诡异的尸体,赵半括摇了摇头,正准备招呼大家往上走,却听到军医啊的一声大叫。
雪山上的风又冷又劲,一帮人吹了这么久,嘴唇都有些干裂。赵半括就看见军医捂着嘴,含含糊糊地喊疼。小刀子好像是看不过眼,让他把牛肉罐头里的牛油弄出来抹到嘴上,军医转而拍拍脑袋,嘿嘿了一下,抿着嘴嘟囔道,还是刀子对我好。
说着他拿出一个罐头开始撬,谁想手冻得有点僵硬,半天也没打开罐头,急得跳脚骂道:“狗屁玩意儿,还不让爷爷脱衣服了!”赌气似的往地上一砸,拉过土匪往远处走,土匪就问:“干吗?”军医白了他一眼道:“放尿去,屁话真多。”
赵半括也懒得管他们,和老J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刀子把罐头捡起来,掏出匕首三两下撬开,叉出牛肉分给大家。没多久罐头分光了,随即不远处好像有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赵半括隐约觉得不对劲,马上停嘴仔细去听,那声音陡然加大,就听轰的一声,接着军医妈呀叫了一句。 “怎么回事?”赵半括叫着就冲了出去,只见不远处军医和土匪一下沉入雪地消失了。
紧接着那个地方一阵白雾升了起来,一通更大的咔嚓声从深处响了起来,赵半括吓了一跳,知道坏事了,两人多半是站在冰坑上放水,热尿把薄冰给淋炸了,这下掉进雪窟窿里了。
赵半括心沉了下去,雪山上看起来白茫茫一片平静,但雪下什么地形难说得很,冰窟窿可大可小,什么变故都有可能发生。他快步往军医的方向走去,刚走几步,眼前突然一片雪沫四溅,然后脚下一空,只听几声惊呼传来,他来不及多想,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前的那一瞬间,他还想到,不知道其他四个会不会也掉下来,不知道阮灵有没有事。
不知道昏了多久,等到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小刀子和王思耄坐在他面前,显然比他醒得早多了。赵半括刚想张嘴说话,脑袋后边传来一阵疼痛,像是下落的时候撞到了什么。赵半括摸着后脑,费力地抬头看四周和头顶,发现害他掉下来的冰坑倒不太宽,却有四米多高,四周全是雪块和冰渣。
坑的底部很黑,看不到什么细节,坑顶洒下很微弱的光线,能勉强看到其他几个都离得不太远。赵半括又看到离坑顶不远的地方,像有一个雪坡一样的突起,感觉可以作为爬出去的临时支撑,就松了一口气。
他努力挣扎了一会儿,从冰坑里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感觉除了有点麻,没什么大事。又扶着坑壁缓了一会儿,刚走了几步却不动了,他看见脚下有好几具奇怪的尸体。拧亮手电看过去,那些尸体冻得非常硬,看样子死亡时间不少于两个星期。尸体的面部在手电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惨白,而且无一例外都暴开了很多口子,皮开肉绽的,却没有挣扎的痕迹。
怎么回事?怎么雪坑里有这么多死人?赵半括心里一凛,本来他以为死在这里的应该都是鬼子,但仔细去看,还发现了几个身形高大的外国人,也不知道什么来路。
疑问被他压了下来,赵半括最着急的是队员们的状况,决定先照顾好活人再说。等他帮忙把小刀子弄出来了,土匪和老J也爬了出来围到他身边,阮灵掉的地方最浅,等他们聚集到一起时,她已经用纱布把自己的刮伤包好了。
看到几个队员都还算是囫囵人,赵半括心里安定了些,大家统一意见不管尸体后,他先训斥了土匪一顿,转头看来看去没见到军医,不由得有些生气,扫着手电问他娘的谁看到老草包了?
土匪撇撇嘴, 扯着嗓门吼了两声,过了几秒,一边的黑暗里传来军医哼哼唧唧的声音:“号什么丧,老子还没死呢。”
又打着手电走了过去,等找到军医时,就看见他露出半截身子歪在冰坑最里面,冲着他们哆嗦着喊了句:“快,快把我弄出去,娘的,冷死爷爷了。”
军医虽然颤巍巍的,但说话还很有条理,赵半括松了口气,走过去就要把他拉出来。但一拉之下竟然纹丝不动,边上小刀子走了过来,扯着军医的胳膊一起往外拉。军医马上叫了一声痛,嚷嚷道:“刀子你轻点儿,我的腿好像冻住了,硬拉我的手会断掉的。”
赵半括和刀子一下住了手, 想了想叫上王思耄,用枪托一点一点把冻冰敲碎,然后双手放在军医的腰上,慢慢地把他抱了出来。等人安全脱离了冰块,军医又坐到了地上,默默地揉着腿。大家围了上来,问道没事吧,他还是默默地摇头。
看老草包也没咋呼,赵半括放心多了,心说还好大家都没事,等军医回头缓过劲儿,还得抓紧时间往上爬。
大家歇了一阵,军医说话了:“四眼,是不是一会儿该到顶上去了?”
王思耄瞥了他一眼,奇怪道:“老草包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问这些没用的。”
军医就笑了一下, 摸着后脑道:“对对,一会儿就到了,这回应该没什么闪失了,这鸟任务总算要完成啦。”
土匪一屁股坐到了他边上,揽着他的肩膀,大咧咧地说道:“任务搞定了,苦日子算是到头啦,你这老东西是不是还想着生几个带把儿的?”
军医也伸手,大力拍了拍土匪的后背,感慨道:“你这个浑球,看着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挺通人情世故的。我倒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等回头不打仗了,记得常到老哥哥家里坐坐。”
赵半括听到这话,笑了一下,没想到军医和土匪还称兄道弟起来,看看表,已经八点来钟了,就打了个手势,说道:“你俩回头再唠,该上路了。”
土匪回头就哎了一声,手撑着地站了起来,伸手去拉军医,军医却没有动。
“嘿,你这老鬼,还赖上了,别坐啦,回头该冻坏了。”土匪又把手伸了过去,使劲一拉,眼看军医的屁股已经离开冰面,但很快又坐了下去。
赵半括愣了一下,不知道老草包搞什么名堂,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问道:“你怎么了?”
军医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你们走吧。”
“什么? !”小刀子蹿了过来,上下看了一圈,“你也没什么事儿,别拖后腿,赶紧走。”
军医摇摇头,扶着腰,慢慢道:“你们走吧,我腰不得劲儿。”
赵半括心里一颤,走过去细看,猛然发现军医的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向后弯着,手再一摸,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军医的腰被砸断了。
他心凉了,完全没想到他们都没事,军医却出了状况。在雪山上伤了脊梁骨,根本不是能不能走的问题,大雪地里没有养伤的条件,基本没有恢复的可能,而且谁知道后边还有什么事在等着他们。
身为职业军人,赵半括一下就知道后果会怎样,眼睛就红了,怕军医看到,头就扭到了一边。
土匪背靠军医蹲了下来,说道:“来,老哥,我背你走。”
军医摇头道:“一背我就彻底坏了,你们走吧,我在这儿待着还能多做做白日梦。”
赵半括心里知道,脊梁砸断后,是不能随便动的,一动人就完了,当下所有话都没有了意义,所有人都沉默了。
僵了好一阵,头顶上传来扑簌簌的声音,抬头去看,坑外竟然开始下雪,在洞口迅速凝结然后跟水汽混合,一分钟不到,口子就小了一圈。赵半括吃了一惊,照这种下雪的速度,要不了多久,坑顶就要被冰封住了。赵半括知道已经不能多待,但军医怎么办?真的放他在这里等死?他完全没办法下这个决定。一下子他烦躁得很,抓住小刀子狠狠地问道:“告诉我,如果廖队长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大家都看了过来,小刀子不反抗也不说话,冷着脸,王思耄走过来拉开他们,低声说道:“半括,你不是他,别勉强。”
赵半括把枪托往地上一顿,喝道:“他娘的,那我要怎么做?”
王思耄叹了口气,扳过赵半括的肩膀,直视着他:“赵队长,路都是自己选的,老草包他自己也明白,有些时候,作出决定的其实不是你,而是我们自己。”
赵半括愣住了,他看向军医,军医竟然闭着眼睛哼起了歌,仔细去听,居然是他们军队里人人传唱至少是人人都会的《十八摸》,本来淫荡得要命,这时候听他一唱,不知道怎么的变得有些悲凉。
赵半括心里跟着一震,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看着军医,暗道:“老草包,你真的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军医已经转过了头去,向着坑壁完全不看他们,甚至手里打起了拍子,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淫荡的歌词在冰坑里回响,赵半括终于叹了口气,硬起心肠转身摆了摆手,道:“走。”
随着这声走,一包东西飞了过来,赵半括低头一看,是医药包,歌声停了,军医的声音传了过来:“秀才,把这东西带上。”
赵半括不敢回头,捡起来背在肩上,带领一帮人开始往上爬。因为有那道雪坡,他们没费太多事就爬了上去。站定后,只听见军医的歌声越来越弱,赵半括忍不住跪了下去,老J上去把他扶了起来,说别难过,他会上天堂。
这边土匪点了根烟,插在洞口上,大声说了句:“老哥, 我走了!”跟着军医哑着嗓子吼了回来:“爷们儿都慢走!我不送了!”
赵半括一咬牙,心里说着老草包走好,头也不回地往外迈步。
十八摸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完全听不见了。大家沉默地缓慢走着,每个脚步都踩得格外坚决,除了雪地受力响起的嘎吱声,就只有漫天的雪花陪着冷风呼啸。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刀子突然叫了声:“小心。”
赵半括站住了,茫然地看向刀子,就听他喊了声:“注意脚下。”低头才发觉脚前多出了一条倾斜的坡道,一下冷汗就逼了出来。
他定了定神仔细观察,发现雪地震出了很多裂缝,其中有一道特别大,直接就在路的侧面开出了一个小型的滑坡带,而他就站在滑坡的边缘,不是小刀子叫住他,可能就掉下去了。
再往下看,斜坡下居然有一条宽宽的冰路,赵半括蹲下身子观察了一会儿,才明白这条冰路应该跟他们脚下的路平行,这里恰好是下行冰路的尽头,刚才的冰坑塌陷引起滑坡震动,就把两条上下不交接的路连到了一起。
更让人惊讶的是, 冰路上明显出现了杂乱的脚印痕迹,赵半括心里一动,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可能性。难道这里是鬼子秘密下山的道路?
如果军医没有撒尿炸裂冰坑,是不是他们就发现不了这条道路,虽然从运气上来说这可能算是因祸得福,但对军医来说,又算是什么?
老J过来搂着他的肩膀说道:“赵,我很遗憾,但我们没有时间悲伤了,飞机应该就在往上一点的地方。”
赵半括缓和了面色,长呼一口气,让情绪平缓下来,回头对其他人说道:“大家注意搜索,飞机的残骸应该就在这里。”
几个人顺着秘密通道往前走去,却是绕到了雪山的背面,地势虽然比前边险峻,却没了那种大面积的斜坡。从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放眼望去,那里白雪皑皑,看上去干净纯粹,但在赵半括眼里,却代表了一种什么都没有的失望。
老J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有些发愣,赵半括问道:“你不是说应该在这里?”老J走出几步,拿出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才道:“本来应该在,但如果我推断错误的话,反而是好事。”说完严肃地道:“赵,我们马上搜索一下这里。”说完也不多解释,率先开始搜寻。
没多久,土匪先找到了一大块金属碎片,不是铁也不是钢,搞不清是什么做的。老J一看就确定那是飞机上的东西,随即让他们加大搜索范围。但第二遍找下来,除了找到一些更大的金属碎片外,再也没见到类似飞机尾巴之类的大物件。随着越来越多的飞机残骸被找出来,每找到一样,老J的面色就阴沉一分。碎片找到不少,可是正主儿却毫无踪影,这一片白茫茫的雪地绝没有可能藏下半架飞机。
赵半括心里疑惑,就再一次问老J:“你是不是估算有偏差?”土匪在旁边烦躁起来,直接顶了一句:“J长官,不会是你搞错了,让我们白跑一趟吧?”
老J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亲爱的赵,看来我们遇见了最糟糕的状况。日本人先到了这里,还把它运走了。”
赵半括不由得一阵苦笑,心说这任务果然就没那么轻松。
飞机尾巴不见了倒是有了解释,但对他们来说可就麻烦了。这时候也不可能直接放弃,万事得先找到被运走的飞机再说。于是,赵半括把队员们分成四路,继续四个方向仔细寻找。很快,往山顶的路传来了信号,日本人好像在那里建了一个基地。
老J立刻要求大家到基地寻找,士气一下低落下来,大家闷头前进。黑夜已经把一切彻底遮住,唯一的光源是赵半括手里的手电,为了防止暴露,他们只敢开这么一支。老J一直端着枪跟在他身边照应,作为他的协从保障。美国人就这点好处,不管多大的官,一律把自己当普通人,跟士兵同吃同住,这点很得人心,那个联军最高统帅史迪威就是因为脾气好,总和士兵一起训练而被他们戏称为老乔。
他们已经冒雪走了快两个小时,脚已经麻得没了任何感觉,只是机械地往前挪动。大雪纷飞,大家不得不戴上防毒面罩,用来减缓雪打到脸上的痛苦。
抹了一把积雪,赵半括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老J,他已经成了雪人,除了面罩的呼吸嘴里还能看见一股白气,其他地方完全是一片冰白。赵半括上去拍了拍,把他身上的雪震掉了些,没拍两下,老J突然也拍了他一把,回身挥动了几下胳膊迅速蹲了下来。
顿时赵半括也蹲到了地上,老J挨着他,掀开防毒面罩说道:“赵,你看前边。”
防毒面罩的眼镜有些挡光,赵半括看前头全都是黑的,于是也把面罩摘了,立即发现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风小了很多,再往前一看,面前不远处是一大片平整的坡地,三面环绕着黑黢黢的山壁,一面临空,他们待的位置就是临空的那片区域,风雪都被挡住了。
坡地上影影绰绰的,好像有些人工建筑,有些呈现出聚集起来的类似圆形的形状特征,一些暗黄色的光亮照了出来。
这肯定是鬼子建在这里的基地。
土匪就上来问道:“队长,怎么办?”
赵半括想了想,领着大家,弓着腰小心地沿着道路边缘摸索过去。来到坡地的边缘再往上看,那些黑影更清晰了,探照灯的光线虽然不是很足,但借着光亮也已经可以分辨出是黑影是连成一片的高大建筑物,形状很奇怪,有些不到十米高的连体屋子是圆形的顶,整个建筑物四面都有铁丝网。正面入口处站着四个卫兵,周围还有一队鬼子兵在小跑着巡逻。他们终于到达任务的终点,但是这个基地看上去规模很大,里头不知道有多少鬼子,想干点什么好像会很棘手。
赵半括重新矮下身去,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光刚才看到的就有十多个鬼子,即使只面对那些卫兵和巡逻队,硬干的话也很吃力。
土匪说道:“队长,咱们在暗处,火力又猛,从侧路直接硬冲扫死他们吧。”
王思耄立即摇头,说道:“虽然依现在的火力可以直接杀掉那些人, 但万一惊动了里头的鬼子,以你的打法,我们连逃的时间都没有。”
赵半括很是认同,点头道:“对,我们只能想别的办法。”说着,就听小刀子道:“巡逻的小队人数多点儿,我去把他们引开。你们负责干掉守卫。”
土匪就诧异起来:“刀子教官,别逞能啊。”
小刀子瞟了他一眼,直接从侧面找路绕了上去。很快,巡逻兵往基地后面巡视过去,就听有人喝了一声,接着枪声伴着叽里咕噜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半括知道是刀子行动了,也说了声上,所有人都低着身体,往守卫那里摸了过去。昏暗中,赵半括没看见其他人都藏在了哪里,但是很快,一声枪响,正面的一盏探照灯被打灭了。几乎是同时,枪声从四面响起,离赵半括不远的守卫大叫起来,赵半括马上打了一枪,直接把他干翻在地。
不到一分钟,守卫全被打死,赵半括怕基地里的鬼子出来增援,招呼一声,所有人立即退开,重新退回到黑暗区域。静了几秒,却发现基地一片死寂,一点动静也没有。再听一听,基地后面骤然响起砰砰的声音。
难道鬼子直接到后面追小刀子了?但枪声稀稀拉拉,不像是大部队行动。赵半括心中奇怪起来,想了想,直接挥手让大家到基地后面去。
等他们到达后方,只看到地上有无数的脚印,枪声却完全听不见了。赵半括发出鸟鸣信号,很快,回音传了回来,他们循着声音摸过去,一路见到横七竖八都是鬼子的尸体,一数之下感觉所有巡逻兵都死在这儿了。
正觉得怎么都死光了,小刀子从雪里翻了出来,抖掉身上的雪, 把匕首插回腰上,对赵半括道:“你们太慢了。”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军医:

    你够了吗?无厘头就别看啊

    回复
  • 双双:

    就是啊,不喜欢可以不看啊

    回复
  • 小哥:

    无厘头有病 那里都有他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