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困洞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赵半括不敢再看,扯着阮灵加快速度往前跑,又怕跟丢了军曹,一个手势打过去,让长毛先走一步,缓冲他们跟鬼子的距离。毕竟前面的丛林没有路,乱草碎枝满地都是,那个高个儿军曹背着人肯定跑不了多快,想甩掉长毛也不是容易的事。

长毛点点头先追了上去,赵半括拖着阮灵在废墟里一阵疾奔,身后嗡嗡的响动越来越清晰,大量瓦砾砖头爆裂,声势惊人,就像一只猛兽在沿路摧毁所有东西。

赵半括根本顾不上脚下,一脚深一脚浅也不知道是踩了碎石还是尸体,他身后那怪物没发出吼叫,只是沉默地追赶着,引得他好奇起来,真有停下来回头看看的冲动,但瞬间就被他摒弃,太危险了。

长毛的身形一直在他们的视线里忽隐忽现,闪过一道残破的石墙,他们跑到了军营的边缘,迎面是密集的丛林。赵半括心想那怪物再厉害,到了密林里,想捉住他们应该也不容易了吧,一拉阮灵,转入了野人山的森林里。

身后树木倒塌的声音不断传来,赵半括拉着阮灵一路狂奔,这块林子非常密,各种高矮不一的植物填满了树和树之间的空隙。让人没想到的是,那怪物体积庞大,小点的树干脆直接被压断,几乎不耽误前进。但赵半括和阮灵却不能躲过这些障碍,所以一路跑得非常辛苦。还好军曹和长毛刚刚在前面走过,算是稍微为他们开辟了道路。

高速行进中的他们只能进行本能躲避,腿上被荆棘扎到已经不算什么,甚至经常是看到前头一大丛树叶挡路,刚要伸手拨开,就会有一截横长的枝丫出现,如果低头躲过树干,还有粗大的藤蔓等着抽打。

以往也有在丛林里急行的经历,但这次根本来不及辨认前方有没有什么隐蔽的障碍,被藤蔓打多了,赵半括半边脸都失去了知觉,但也只能咬牙忍住不发出声音。正要努力调整因为猛然低头带来的身体失衡,突然间却一脚陷了下去,带起一片水花。

猛地一下他整个人扑倒在地,阮灵也跟着摔了下来,虽然只是小水坑,没有摔得太惨,但还是弄得又脏又湿,狼狈得要命。

两人来不及呼痛,立刻爬起来继续向前狂追,赵半括听到身边阮灵呼吸越来越沉重,想到身后死死追着的怪物,一阵烦躁,心想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撵上,到时估计都不够那玩意儿一顿嚼裹的。

这一通狂跑,让赵半括感觉又回到之前被鬼子在丛林里追赶的情景。这次换了东风,是他们在追鬼子,但情况却更糟糕了。阮灵毕竟是女人,体力虽然很好,但那也是相对她的清秀外表而言,这时候她已经开始大喘气,包括赵半括自己也开始呼吸不顺。往前望去,只能模糊地看到长毛的身影,看不见军曹了。

赵半括正想着军曹背着人还跑得那么快,脚下的地势开始往上延伸,跑起来越发费力了。又咬牙跑了一阵,眼前的树忽然稀疏起来,一个山坡猛然出现在他眼前。

这个山坡看着不高,植被也不太多,但竟然连了一大片。赵半括顿时有点绝望,这会儿怎么可能再有力气爬山?再一看长毛就站在山坡前等着他们,嘴里大喊着什么。

头昏脑涨间赵半括也没有听清,惯性地继续跑,长毛马上又大喊了一声,与此同时,赵半括脚下一空,身子往前一扑,摔了个实打实的狗啃泥,嘴里咬进一大把东西。

长毛的喊声也清楚地传到他耳里:“小心,前面有沟!”

赵半括哭笑不得,吐出草和泥,爬起来骂道:“娘的你不会站近点儿啊!那俩鬼子呢?”

长毛也没说话,着急地招了招手示意赶紧过去,赵半括听到身后的动静越来越近,眼前已经没有去路,往山上逃跑明显死路一条,不由得心里发慌,边跑边大喊:“现在怎么办?”

长毛也不回答,等他们接近,先拉过阮灵,使劲推了一下,阮灵当即就栽进了旁边的一个茂密草丛里。

赵半括奇怪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长毛又拉住了他,往草里一扑,他的身体忽然失去重心跌了下去,接着眼前一黑,翻滚了几下,等停下来才发现什么都看不到。感觉进了一个非常隐蔽的洞。

长毛也翻滚到他身边,赵半括猛然进到这样一个陌生环境里,下意识绷紧身子没有动。等心里平静下来,忽然清楚地听到不远处有阵剧烈的喘气声,他心里一惊,立即知道是那两个鬼子,枪口迅速对了过去,但跟着被一把压住,又捂住了嘴巴。

赵半括挣扎道:“干吗?”

长毛嘘了一声,赵半括还要再动,却感到洞口处响起了声音,同时洞里嗡嗡地震动起来,看来和那怪物是越来越接近了。

这下赵半括不敢动了,剧烈的喘气声也小了,只有洞口处不断地有泥土和树枝碎渣往里砸,洞壁和地上的震颤带得他脑子嗡嗡作响。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瞬间笼罩了他,在那个黑黢黢的空间里,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

看来,在死亡面前,没有人可以毫不畏惧。

赵半括闭上眼睛,脑中一片空白,陷入死里逃生后的思维停摆里。渐渐地,怪物的动静停了下来,洞里好像除了他没有其他的人存在,赵半括心里一凛,突然有个念头,难道这个洞里只剩下他一个?

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沉静了下来。

赵半括一急之下,下意识伸手往旁边一抓,却扑了个空。他顿时心里一沉,忍不住就要喊出声,但又害怕怪物潜伏在洞口,只能强自压下。

这时候静得吓人,他已经适应了黑暗,睁大眼睛往四周看,企图找到长毛,但光线实在太过微弱,一时间还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赵半括摇了摇头,心里默想不可能几秒钟的工夫人都不见了,静下心又去感受,很快,他的右边出现了细微的喘息声。

顿时他心里一松,心情稍微平复。又想起了盒子,就轻轻地解下背包把它取出来,松开绑布,先用脚扒了点稀泥把盒子埋住,又牢牢捆死绑在腰上。做完这些后,才真正放松了一些,一阵疲惫瞬间占据了全身。

这个洞也不知道有多大,赵半括慢慢坐直了身体,没有碰到洞顶,靠在洞壁上,感觉是坚硬的岩壁,衣服立刻被浸湿了,一阵凉意顺势从后背爬了上来。

正因为视线已经完全失去意义,其他的感觉就加倍灵敏起来,空气里有股湿润的臭味,倒不算太冲,赵半括心想这多半是什么野兽废弃的窝。

同时感觉到右边的裤角被什么东西轻轻蹭动,他条件反射地抬腿踢了一下,却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同时一个声音低哼了一声。赵半括才知道原来是阮灵,刚刚她应该在发抖,所以蹭着自己了。

他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暗想她虽然果毅狠辣,但终究是女人,在这种地方,再狠辣也顶不了什么用了。

紧跟着,挪动的声音细碎地响起来,他的左边身子被紧紧贴住,一阵软软的感觉从肩膀传过来。

赵半括心中一动,手伸了过去,很快被抓住了,也许是他的镇定感染了阮灵,或者是身边有人使得她不再那么害怕,她的手渐渐停止了颤抖。但还是紧紧靠着赵半括。

身边虽然挨了个人,赵半括还是很快适应了这个姿势,因为这种感觉并不坏。刚才那一番剧烈奔跑太过透支体力,他也就放松着休息起来。中途长毛向他凑近了些,右手边明显感受到了热度。

阮灵一直没动,赵半括也不敢乱动,渐渐感到半边身子有些发麻,脸被树藤抽到的部分也疼了起来。正在煎熬中,身前两三米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赵半括顿时戒备起来,看来鬼子军曹和上尉就躲在那里,他差点都忘了。

同时右边长毛压低声音道:“过来。”

赵半括轻轻拍拍阮灵,感觉她点了头后,直起身咬牙忍住腰部的疼痛,半爬着靠向长毛,就听到那边发出清脆的枪栓拉动声。

长毛立即轻声骂道:“小鬼子想干什么?”接着也是一阵枪栓拉动,阮灵急促地叫了声:“不要!”又是一句急促的日语,显然是对军曹两人表达着相同的意思。

但这时候怎么会听她的?赵半括也端起了枪,手指扣在扳机上。洞里气氛陡然凝重起来,阮灵没再发出任何声音,显然她知道这时候任何一点小小的刺激,都会引发悍然开枪的严重后果。

就在这时,地面又开始剧烈抖动起来,这一次比之前更加严重,感觉整个山壁都有些晃,好像是那怪物发了性子,追丢了他们,终于发疯了,不断地有大大小小的石块砸下来,有些直接砸到了赵半括身上。

石块飞溅和树木倒地的轰隆声不停刺激着赵半括的耳膜,每一下都像砸在心里一样难受。他握紧了枪,忽然觉得空气烫了起来,同时一股燃烧的味道呛进鼻子里,他一下想起那些被烧焦的树木,头皮炸了起来。

上一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