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异状

2012年9月11日 更新

赵半括抬头看见了一个斜坡,上面有条被雨水冲出来的小溪,正顺着树根弯曲地绕向一个小坑。奇怪的是,那条溪水里竟然夹着刺眼的血条,汇到水坑里堆成了红色,没有一点被冲散的态势。

赵半括的太阳穴跳了一下,血还能流动,说明什么?作为军人,他的第一反应是前边有人受伤,或者有刚死没多久的尸体。

长毛把枪栓拉上,头一抬,顺着小溪朝上走了过去。

费劲地走了二十多米,斜坡才算到头,入眼是一块不算平整的林地,杂草被打得趴在了地上,一股黏腻咸腥的血腥味迅速冲进了赵半括的鼻子里,但没有看见什么异常。

两个人的眼神对到了一起,心里都是一动,赵半括眉毛一抬,都分身往四周的树林搜索过去。

到处都湿淋淋的,树上没有剐蹭的痕迹,也没有灰,看来是他们想多了。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他们绕道还是甩不开的话,那也太撮火了。

雨断断续续地下,这一路走来居然落脚处没什么实地,踩下去就陷半条腿,等赵半括终于看到长毛停下来,下意识想找棵大树靠一靠时,却立即被制止:“别乱动,这里有雷子。”

赵半括心里一惊,下意识看了看左右,但只看见一片草,没什么不对。

这时长毛已经摸了过去,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很快就从厚厚的草丛里,轻轻地挑起一根亮亮的金属丝,又慢慢顺着金属丝蹭了过去。

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次长毛排雷,基本不存在什么危险,但赵半括还是一动不动,避免干扰到他。不一会儿,就见长毛直起身,一只手伸到脑后解开刚刚扎好的头发,另一手把刚刚起出的东西扔给了赵半括。

赵半括下意识伸手去接,入手后一沉,差点没接住,这才反应过来手里抱着的是货真价实的地雷,头皮顿时一炸,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长毛你他娘真是个神经病。

长毛随即喊了声:“慌什么,这是防步兵地雷,下力气死踩才会炸。”

赵半括应了声,低头打量起来,手里的地雷是一个圆柱体,有点像赌场里的骰盅,只不过比骰盅扁了一半以上。外面是墨绿色的暗漆,沾了很多泥,整体还算光滑完整,明显没埋太长时间。

另一边长毛又仔细看了看别的地方,没再动手,摇摇头退了回来,指着那根金属丝道:“还有跳雷,这里不能走了,绕吧。前头多半有鬼子的窝。”

他们现在待的地方离野人山的边缘已经很近,如果长毛猜得不错,那么鬼子的部队纵深到这里,不就等于说,日本人真的想利用野人山的掩护,绕道怒江攻击远征军西部防区。赵半括心里一颤,完全没想到那帮畜生居然偷偷摸摸干了这么多事。

更郁闷的是,虽然猜到了大概,他们却不能怎么样,总不能两个人就来个夜袭敌营。当初队长好歹有七个人,几个人才能像战神一样杀得日本人仰马翻。想起当初的情形,赵半括摇摇头,和长毛绕过这片地雷防御区。

因为有了防备,两个人一路走得小心翼翼,遇到植物茂密的地方都是先上树观察再行进。这样走了不算太远,果然发现了第二个地雷区。

这次长毛非常谨慎,没有动那些地雷,只是再次小心绕开,两人的戒备状态直接提高到了顶级。长毛打头,枪上着膛,几乎是一寸寸地搜寻是否有地雷,直到万无一失了才前进。赵半括见长毛这么慎重,也打起十二分精神跟在他身后。

很快,长毛忽然趴下,匍匐着朝前移动,赵半括仔细去看,果然前头草丛有轻微的金属闪光,于是原地蹲下。没想到长毛靠近后,直接就伸手抓向那东西,一下提了起来,却是个空的铁皮罐头。

赵半括伸手拿过擦了擦,上面贴着的标签被擦去了泥,露出了英文字母。长毛顿时说了句:“美国罐头。”两人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的疑虑。之前的地雷区域显然表示他们已经到了鬼子的活动范围内,那为什么会有毛子的罐头出现在这里?

两人小声商量了一下,在附近找了最高的一棵树,长毛在下面警戒,赵半括把身上的负重减轻后爬了上去。好半天爬上十多米高的树顶,伏在树枝上远远一望,他心里立刻一凛,迅速叫长毛也爬上来。

远处密叠的树木植物中,赫然有一截石头堆成的围墙,几座简陋建筑的边角露了出来,虽然看不见有没有鬼子,不过是营地已经不用再猜了。

在丛林里扎营难度非常大,一般都用帐篷,这里有围墙和建筑,说明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据点,按照赵半括的经验,起码里头装得下一百个鬼子。

和长毛又看了一会儿,确定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两人也不商量了,直接互相打了个手势就下树往别的方向撤。

这次的赶路节奏让人非常难受,直到一小时后,感觉已经彻底远离了危险,赵半括才松了口气,拍拍长毛肩膀,让他放慢速度,最后找了个看起来安全的地方,才坐在树下休息。

搞得这么狼狈,赵半括升起强烈的憋闷感,想到之前大家在一起时以少对多,也能杀得鬼子丢盔卸甲,虽然当时的做法实在冒险,再来一次很难说结果如何,但总比现在沦落到躲着走要好很多。

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办?赵半括想到这里,就看了看长毛,阴暗中看不到他的脸,觉得他好像在冷笑,再想看清,却发现他笼罩在一块阴影里,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模糊。

赵半括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是什么,跟着就看见长毛低头划了根火柴,火苗燃起的瞬间,他忽然明白了。

猛地一抬头,一个东西挂在了树上。

这一片丛林不算特别茂密,但都非常高,右上方的树顶上,藏着一大团模糊的黑色影子,远远看去,几乎跟树融成了一片,又有许多垂下来的粗条状东西,和树的枝条缠在了一起。赵半括仰着头再左右一扫,竟然附近几十米都被这东西遮住了,忍不住问道:“长毛,你头上是什么?”

“我头上怎么了?”长毛抬头看了看,手里拿烟吸了一口,“那不是绳吗?咦,我日他先人,这莫不是降落伞?”说完,人站了起来,“靠,这鬼也太大了吧!”

知道是降落伞后,赵半括一下兴奋起来,这种高级货他还没在战场上见过,感觉一向是用来空投物资的,而且这么大的话,得为了空投什么东西才用上?有没有可能空投补给?

把情况跟长毛一说,长毛也没废话,打开手电就在降落伞底下踢草拨枝找了半天,但除了一些木头碎片外,什么都没有。赵半括蹲下去仔细观察它们,发现那应该是碎掉的箱子,看起来非常厚实,有四五厘米厚,看样子在这丛林里已经躺了很长一段时间,外层已经有些黑了。

翻拣了一阵,没找到什么文字和图案,也不知道来历,赵半括拍拍手,追上往前翻找的长毛,两人又扩大了搜索范围,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补给,但看到了明显的树木断裂以及人走动的痕迹。

那些痕迹还很新,看样子是鬼子最近从这儿经过过,长毛就骂了一声,赵半括想到之前那个美军罐头,难道是鬼子先发现这个空降点的?陪着骂了两声,继续往前走,很快,前面树上又出现了一具巨大的降落伞。

赵半括端起枪走近,真正进入到笼罩区域内,才发现这个降落伞好像比第一个还要大点,下面的碎木箱更多。就在长毛踢踢拣拣的时候,赵半括忽然看到另一边有什么突然亮晃晃地闪了一下。

手电刚晃过去,距离两米不到的草丛里,立刻闪出两道反光,赵半括奇怪了一声,低头拨开乱草,进入视线的,是一个军用望远镜。

望远镜浸在雨水里,两个大大的远光镜片露在水面上,反射手电光的就是这东西。捡起来看,镜头已经有了磨损,感觉不是全新的,难道飞机扔下来的居然是旧货?也太他娘抠门了。

还没来得及细看,长毛跟了过来,劈手拿了过去,说道:“什么玩意儿?”说完低头一看,面色就变了,“这不是四眼的东西吗,怎么在你手上?”

“什么四眼?你是说王思耄?”赵半括有些不安,立刻举起望远镜对着手电光看。很快,望远镜下刻的字“三十八王”出现在他眼里,赵半括愣住了,又翻来覆去确认了几遍,一股不祥的感觉升了上来,“见鬼,他的望远镜怎么在这里?咱们的路线跟他们不是反着的吗?”

两人沉默地思考着,但一时都想不到什么合理解释。望远镜不像别的东西,它不是一般的士兵配置,至少也得是尉官级别的才有权力拥有,这个又有刻字,所以绝不可能是第二个人的东西。

又或者王思耄跟他们一样,走到半路开了小差,腿脚又快,于是跑他们前头去了?赵半括心里这么想着,立刻又****这个结论。王思耄一直都很坚定地跟着廖国仁,况且,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自己偷偷跑掉,也没理由把望远镜扔在这里。

带着疑惑,赵半括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用枪在周围仔细划拉着,发现了一个小水坑,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伸手去捞,手在半空却被长毛抓住了。

赵半括疑惑地看着长毛,却见他掰了根树枝,在水坑里搅动着,然后手一挑,挑出了一根深绿色的带子。

那是根比较细的武装带,不是他们平时用在弹夹兜上的那种,赵半括想了想,摸出自己的水壶,把那上面的带子抽出来和武装带一对比,完全是一样的。

他马上看了长毛一眼,意思很明显:王思耄的水壶带子也在这里!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朕◢™:

    .,,,,,,,,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