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搜寻

2012年9月5日 更新

大家谨慎地以树为掩体慢慢移动,一路走走停停,搜索了快两公里,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黑暗中的丛林一片死寂,就像之前的躁动只是幻觉而已。借着微弱的月光,赵半括看到不远处的树林要空旷些,廖国仁停了下来,蹲在一棵树边观察着。

他看了一阵,回身对长毛招了招手,又往前指了指。长毛马上矮着身体摸了过去,蹲着慢慢往前挪,仔细看着地上。

大家静静地看着,忽然,长毛摸索的脚步停了下来,往后摆摆手,紧跟着整个身子都俯到了地面上。

但是等了一阵子,长毛却没有再给信号,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军医憋不住低低骂了一声,赵半括也有点郁闷,心说你长毛就算耍酷拆雷,也该说一声吧,让大家提心吊胆叫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长毛终于直起身,拖着脚步倒提着冲锋枪,一颠一颠走了回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往长毛刚才趴着的地方走了过去,赵半括也立刻蹲在了地上仔细搜索。

这片丛林也不知道存在了几千几万年,长毛蹲的那片全是烂掉的树枝树叶,乱七八糟地堆着,最上面的部分被压得像一层厚地毯,一种恶心冲鼻的气味直接散了出来。

更远点的地方是几棵干死的树,那里的落叶明显要比其他地方少很多,靠近树的地面是黑黢黢的沉淀泥土。

赵半括下意识把手电往那里照去,发现那层松软的泥土上印着几道深深浅浅非常扭曲的压痕,看上去非常*躁动,绕着几棵树周围都是。赵半括心里一动,迅速起身走过去,细看之下就觉得非常不对,感觉像是什么巨型的蛇类在那片泥上剧烈翻腾过,之后留下诡异的凝结痕迹。

长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赵半括身后,沉着声音说道:“看见了吧,这地方真邪,好像是蛇把最底层的黑泥都翻出了。”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军医接着长毛的话道:“真的假的,那也太恐怖了吧,这树叶一层叠一层的,韧性特别大,咱们一脚踩下去的坑可是没多久就回去了。”

廖国仁没说话,赵半括心里有些没底,正掂量着长毛话里的意思,就见王思耄蹲下用手挑起一块泥,放到鼻子下嗅了嗅,然后道:“队长,蛇是冷血动物,这种天气,它不会喜欢钻泥,而且泥里什么味道都没有,如果是蛇搞的事,一定会有黏液和腥臭。”

长毛立即转回去蹲下,用手摸了一把闻了下,回头叫道:“他娘的,还真被四眼说对了,果然没腥味。”

王思耄没答理他,军医抱着盒子嘀咕道:“又不是蛇了?那是什么鬼东西?会不会是那东西长了个特别粗壮的尾巴,所以把地面弄成这样?”

长毛扭头骂道:“长你个*,什么玩意儿的尾巴能那么硬?”

廖国仁拍了拍长毛制止了,然后说道:“继续走,找到那东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长毛一甩头,斜眼道:“走就走,你们都在后面跟好,雷子我负责,别的老子可不保证。”

没再多说话,大家打着手电往前摸去,没走出多远,长毛又猛地停下,往后打了个很坚决的手势。赵半括他们马上停了下来。

就看见长毛抬头看了两眼,跑前两步,蹬着一棵大树蹿上两米多高,然后抓在一根树杈上,吊在半空看了一圈,又跳下来,搓搓手,面色变得沉郁:“他娘的,树上很多地方都被蹭了,而且痕迹很新。那家伙真他娘皮糙肉厚,居然把整块树皮都擦掉了。”

廖国仁没吭声,直接走到那棵树下,赵半括跟过去一看,树干离地两米多的地方,有很多新鲜的擦痕,被蹭得露出白森森的树干。

顺着几棵粗树的中身往前眯眼去看,还能估出它大致的轮廓,可以想象那个鬼东西在树林里行进时的凶猛。

赵半括忍不住倒吸口凉气,手上虚虚地丈量了一下,又在树上摸了一把,说道:“队长,奇怪了,擦得这么狠,树上一根毛都没看到。”

“不管它。”廖国仁沉默了一会儿,回身命令道:“继续跟着痕迹。”

比起刚才,现在行进的过程,气氛又要沉了一些。赵半括默默想着泥和树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鬼东西搞的,那意味着他们碰到了大麻烦。正在头疼,忽然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心里一抖,立刻回头,就见军医弓着腰道:“小哥,我去方便一下,你们先走,我后脚就到。”

也不等答应,就往一边跑去,消失在一棵大树后头。赵半括回头看四周没什么异常,廖国仁他们走得也不快,就嘱咐了一句:“小心,弄完赶紧跟过来。”然后拉着阮灵慢慢往前移动,时不时往后看两眼,免得军医掉队。

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到了一块空地上,树上的痕迹不太看得见了,地上杂乱的痕迹还有一点。赵半括忽然升起四周有什么在虎视眈眈的感觉,喉咙有些发紧,就关了手电,只靠手和脚去感觉。

又小心警惕地走了一段路,长毛突然说道:“那鬼东西好像在附近,你们先别走,等我探探路。”

廖国仁点头,吩咐原地戒备稍作休息,长毛就往前去了。赵半括靠在树上,突然感觉有哪里不对,再一看阮灵闭着眼睛靠在一边,军医竟然还没跟过来。他顿时头皮一炸,这一路其实没走多远,怎么人不见了?

他马上压着嗓子叫了两声,树林里没有任何回应,赵半括赶紧起身往后找了几步,还是没看到军医。突然间,一阵滴滴声刺耳地响了起来,听动静居然在两三百米外,赵半括心里一紧,骂了一声拔腿就跑,边跑边喊:“坏了,老草包有情况!”

几乎在同一时间,后方的林子传过来一阵闷响,黑夜里完全看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响了一阵突然加大了声势又渐渐变小,听那移动的方向,就是军医撒尿的地方!

廖国仁也立刻反应过来,迈开腿跟上,王思耄速度更快,几步就跑到了前边,赵半括一下子落到了最后。几个人一阵猛冲,就听一百多米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树木断裂倒地的声音,接着是军医惊恐的喊叫,赵半括心里一紧,惊怒之下端着枪就冲发出动静的地方扫了一梭子,廖国仁立刻回头骂道:“菜头,你他娘干什么?”

被骂后赵半括愣了一下,立即清醒过来,才想起这种敌我不明的情况下,盲目开枪很可能暴露方位而且误伤军医,赶忙定住心神抱歉地点点头。这时候不远处树木的断裂声和古怪的震颤声掺在了一起,到处一片混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再也没有听见军医吭声,赵半括的心沉了下去,眼看就要接近了动静发生地,一阵树木碎裂的声音却从另一个方向响起,好像一下又跑远了。

奇怪间,只听廖国仁叫道:“愣着干什么,快找人。”

赵半括加快速度冲在了前面,一路上全是断掉的乱树,草丛也被压得没有章法,等他冲到军医撒尿的那棵树下,却连影子都没看见一个。随后赶来的廖国仁一把推开他,吼道:“散开,继续找。”

赵半括不敢出声,其他人也都小心戒备着,压着呼吸小声喊,但扩大了搜索范围,找了快十分钟还是没有结果。

大家开始有点暴躁,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长毛低低地骂了句,赵半括摇摇头,心想不能再这么瞎找了,就要冒险把手电打开看真切点,但刚抽出来,就有滴滴声在左边不太远的方向响起来。

那个声音很短,只响了两声就消失了,赵半括却心里一颤,长毛哈了一声,冲左边就围了过去。

赵半括紧跟着赶到那里,抬眼只看到有棵大树,在周围草丛摸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有。突然间眼前一花,长毛打开了手电,他下意识拿手挡住,等视力恢复了挨过去,就看见大树根部贴近地面的地方露出一个大洞,里面有个黑糊糊的影子正筛糠一样发着抖。

这棵树的根部位置被烧掉一大半,凹出一个烂洞,长毛就蹲在洞前举着手电往里照,嘴里说道:“老草包,快滚出来,你他娘躲着洗澡呢!”

洞里全是稀泥一样的脏水,军医窝在里面全身都湿了,脸白得像死人。王思耄也赶了过来,伸手把军医拉出来放到一边坐好,皱着眉头骂道:“你他娘的听不见我们喊吗?躲在这里找死啊!”

军医直着眼睛,脸还是白得厉害,窝在那里谁都不看。廖国仁一把拿过他死死抱在怀里的盒子,喝道:“刚才怎么回事?”

上一篇: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