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单词

2012年9月5日 更新

听他这么说大家凑了过去,王思耄看了看军医指的两棵树,苦笑着摇摇头。军医不死心,扶着树认真说道: “你再仔细看看,明明就是不一样啊,这笔画。”
  王思耄耐心地对他解释道:“蒲公英的英文单词是Dandelion,这棵树上是有一个字母写错了,变成Danbelion。这没什么奇怪的,当时美国毛子急切之下拼写错误而已,就跟我们写字有时候少些笔画多些笔画是一样的道理,不能说明什么。”
  赵半括有些失望,这种反复的有了希望然后又被浇灭的感觉,简直人郁闷得抓狂。
  长毛这时候阴阳怪气地说道:“老头,你这是把外国字当幅画在研究啊,这可是好办法,再仔细找找,找出什么结果来,这份大功咱们可都靠你来挣了。” 医嘴里嘟嘟嚷嚷,不理会长毛的嘲讽,赌气地又凑向其他刻了字的树,看了一会儿,再次叫起来:“秀才秀才,棵树上刻的字好像也不对,你来瞅瞅。”
  王思耄倒是没发火,可能是不想太打击军医,站起来凑过去意思一眼。长毛在旁边呸了一声:“干,都说是写错了,你个老货还在添乱,有这工夫你还不如多看看医书,省得又治死人。”没想到王思耄这次却有了不一样的反应,面色一变,从无所谓转为惊讶,随后就道:“难道是这样?”飞快地又扑向其他的树,一棵一棵仔细看起来。
  赵半括又一次感到出现了希望,虽然也许到最后会是又一次失望,但人的心理很奇怪,这种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变得紧张。其他人估计也是一样,都不说话,看着王思耄窜来窜去忙活着,廖国仁更是站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盯着看。大家怕打扰王思耄的思路,都没有开腔。
  等王思耄终于停下查看的动作,面对他们时,他脸上已经带了一丝可抑制的笑意:“军医的发现确实是重要的线索。有几棵树上的单词是写错了,但奇怪的是,每个单词里只有一个字母是错的,而且错的字—母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我看这些都差不多,再说你刚刚不也说过,外国。人也有写错字的时候吗?”长毛显然有点不服气军医居然能发现线索。
  王思耄转向长毛,解释道:“比如我们有可能把‘鸟’写成‘乌’这是笔误,但不太可能会写成‘猪’,对不对?”然后看着廖一,这附近一共有六棵树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而每个单词写错的字母都不一样。那么我们可以猜测一下,这些字母组合起来,是不是就成了隐晦的提示?”
  廖国仁想了想,问道:“这里这么多的树,都刻了单词,我们是不是要把所有的都检查一遍,才能确定?”
  王思耄显然有了极大的发现,所以表情很兴奋:“不用了。这一片:只有这六棵树上有这样的问题,而且我把这几棵挨着的树顺序看了一遍,发现这六个拼错的单词分别变成Danbelion、Danoelion、Ddndelion、Danielion. Dendelion、Dandsliono你们看,是不是很巧?”
  听着王思耄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读出这些他号称是错误的单词,大家虽然都不太懂什么意思,但都露出了吃惊和好奇的表情,当然还有一点点的尴尬,他们显然知道王思耄讲到关键的地方了,但完全不明所以,于是心里有些着急。廖国仁当即拍了一下王思耄的脑袋,骂道:“别他娘的卖关子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思耄摸摸头,笑了笑道:“这几个单词里,每个都有一个字母是。错误的,如果按照这几棵树从左到右的顺序,把这些字母连接起来,那么就刚好组成了一个单词:bodies。”
  说到这里他又停下了,目光扫视着大家,看着他吊胃口的样子,廖国仁又想挥手敲他,王思耄不敢继续卖弄,干净利落地说出答案:“尸体。Bodies的意思是尸体。”
  赵半括听到这个答案,本来已经被吊得高高的一颗心一下落了广下去,其他人也都一脸失望。长毛立刻骂开了: “锤子,这和没说有啥子区别?这狗屁林子里什么都没有,就是尸体最多,我们难道一个个去翻?”
  军医也低着脑袋道:“秀才啊,你是不是在玩我们啊?这里不光有那些咱们队伍里爷们儿的尸体,还有那么多小日本的尸体,还有美军自己留下的。咱们不说这个,这林子里野猪什么的也多,美国毛子万一说的是什么兽啊鸟啊的尸体,可咋找?”
  连赵半括也忍不住了,绝望地开口问道:“研究了半天就研究出这个?”
  廖国仁此时倒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让大家安静,看着王思耄说道:“四眼,再卖关子老子可就真不客气了。”
  王思耄嘿嘿一笑:“还是队长你厉害。”说完,转头正色对大家继续说道:“单词是尸体没错。但这个bodies指的尸体,不是一具两具,而是指非常非常多的尸体。这种尸体堆积的情况我们遇到过,所以我非常肯定,美国人一定说的就是那里。”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