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回去

2012年9月5日 更新

廖国仁也不再继续解释,回转身,命令大家开拔,朝来路搜索。
  赵半括看了那个女俘虏一眼,这个自称阮灵的女人,赵半括直觉她并不简单,肯定不像她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跟着日军的普通人,也不会像军医猜测的那样是女特务。因为一般女特务都只会活动在各个大城市里,利用她们的容貌和身体进行情报刺探。阮灵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加上无意识的几个动作里流露出来的气质,都说明了她就算是特务,也一定是很高级那种——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这个穷凶极恶的野人丛林里刺探个卵的情报啊!
  而且,小刀子没有死,而是被日本人抓起来做人质,只是她口头说说的事情。
  即使是真的,最终目的显然也是为了要挟。赵半括自嘲地想,这支队伍有什么可值得要挟的?到现在再看,无非就是那架德国飞机上的东西,这么一来,这其中的水就很深了。不过,既然小日本想要挟他们,显然他们有被要挟的价值,只是他们不知道。
  而阮玲费那么大劲,把隐藏得如此之深的曹正兑主动暴露出来,还毒死他,除了说明她当机立断并且心狠手辣,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能迅速找到对峙的资本外,也解释了她明白日本人一直跟着他们,但又不赶尽杀绝的原因。现在看来,日本人会这么做,原因是他们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
  想到这里,赵半括很有些佩服这个女人。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美国人拿到了那个东西,并且放到了某个地方,于是他们现在只需要找到它,而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东西在哪儿?
  目的地已经呼之欲出了:那片刻满单词的树林。
  这是美国人留下痕迹最集中也最多的地方,而且他们还特意刻下字来强调,当时赵半括以为他们是疯了,现在想来,那里一定有什么线索。
  想到这里,赵半括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多日的劳累让他已经处于崩溃的临界点,不光是身体上的疲劳,心理上的压力和毫无头绪的任务让他异常压抑。现在,终于要走回去了,他明白,这是最后的旅程,走完这一段,他再也不想看到这片诡秘的丛林。
  一路上长话短说。也许是因为有了阮灵的指引,回程倒是出乎意料的安宁,没有再遇到鬼子的任何部队。值得一提的是,在阮灵的指点下,他们还发现了几个隐藏在红线道路附近的小型日军军营。
  虽然这些军营非常的简陋,也没有多少人驻扎,但这依然让他们吃惊,因为这表示日军的战略部署居然真的延伸到了这里,从军情角度来说,他们简直是疯了。但赵半括知道,这其实代表着日军对飞机上东西的志在必得,哪怕是修建据点,逐步扫荡这片浩大的丛林,也要找到。
  其他人倒是惊叹不已,虽然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没有人提出要去端两个日本鬼子的据点之类,但廖国仁让王思耄把这些地点坐标都记下来,想必是回去以后要作为重要情报上报。
  在这时候,廖国仁表示要把这功劳让给大家,但是,没有人作出什么表示,好比走出这片河谷的第五军的残兵,活着,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
  不过,在赵半括的层面,他的心态有了微妙的变化。以前,他觉自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兵,只不过是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个神秘任务里。现在又一次确认了这一点,却和以往一定会有的焦虑不安不同,这时赵半括忽然有了一种存在感。
  在正面作战的大型战场上,士兵们只是一个个数字,他们都清楚自己扮演的是炮灰的角色,即使你干掉了二十个敌人,并且一点血都不流地活下来,你也只是个优秀的炮灰而己。
  但现在赵半括能够隐隐感觉到,自己在参与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究竟那是什么,即将揭晓。虽然,他已经真的不在乎了,但是,如果能知道那是什么,也算对得起这些天来的地狱生涯。
  几天后,疲惫行军的队员们随着长毛的一声唿哨,打起了精神,赵半括拨开身前的枝蔓,眼前的林间空地里,突元地出现了一片混乱不堪的情景。和之前路上茂密的树木相比,这里的植物有明显的被子弹冲击过的痕迹,东倒西歪的树木显示出大量子弹倾泻射击的恐怖威力,残缺的树枝和乱叶里夹杂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子弹壳。
  这个地方不能说是熟悉,但绝对曾经让赵半括他们印象深刻,在这里究竟曾发生过什么,以致毛子和鬼子两群人在这里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疯狂射击,却少了许多交战后应有的痕迹?这依然是赵半括他们猜测不透的。
  但重新看到这片树林,他们知道目的地到了,附近就是那些美国人刻有单词的树林。赵半括蹲下身去,捡起几个弹壳在手里把玩,心里感慨万分。上一次他们经过的时候,还能判断出是两拨人在不同的时期留下的,现在又经过了几天雨水腐蚀,已经看不出奇怪的痕迹。这个地方彻底变成了一处小规模战争的遗迹,毫无特别之处。
  军医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喘着气骂道:“奇怪奇怪,上次路过觉得这里很诡异,心里发毛。可他奶奶的,现在看到咋反而觉得有点亲切了?”
  长毛一反常态,没有嘲笑军医,而是很感慨地说道:“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咱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赵半括默默在心里点了点头。

评论
  • 大竹草:

    他们带了多少粮食…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