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决定

2012年9月5日 更新

大牛的火力掩护让他们的撤退很顺利,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以为他们把小刀子丢下不管了,一个活着的俘虏自然比他们这帮穷寇重要得多,所以大牛也很顺利地跟了过来,并没有掉队。
  廖国仁在前边指引着方向,队员们跟在后边猛跑,直到一声爆炸从身后传来,跑在前边的廖国仁才算是停了一停。赵半括听到那声爆炸后眼泪直接就下来了,其他人也都看到了小刀子往身下埋的手榴弹,自然明白这声爆炸的缘由,一时间都红着眼睛摘掉了头盔。大牛的手不停地捶在身边的树干上,咚咚作响,似乎在呼应他胸中的怨气。
  廖国仁背向他们,像是没有悲喜,催促道:“继续走,别停下。”
  半袋烟的工夫不到,几声枪响又从身后传了过来,赵半括心里一个激灵,暗骂鬼子的反应速度有够他娘的快,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刚才那一仗窝囊至极,不仅没把鬼子甩掉,还把小刀子的命给搭了进去。他们先前低估了鬼子的跟踪能力,侥幸心理作怪,以为爬到高处就能把鬼子忽悠过去,现在看来实在是幼稚。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在这种密林里走,留下的痕迹根本就没办法消掉,想跟踪他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难。
  赵半括心里又开始疑惑。有道是穷寇莫追,这树林这么密,鬼子这种打法,明显是在给他们这帮人报位置,根本就不利于追逃。再往深处一想,赵半括突然发现鬼子追人放枪的手段,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十分的不合理。顿了一顿,换了个角度再一想,他头上的汗立马就下来了。
  赵半括为什么流汗,因为他从队员们的奔命里突然想到了自己家乡的放羊人。在老家,那些放羊的总会用鞭子和石块来赶打那些跑出了圈的孤羊,目的就是让混乱的羊群最终走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上。现在身后的鬼子这么明目张胆地放枪,和羊倌赶羊的手段有什么不一样?试想一下,他们这样做产生的效果,不正是让他们这帮人感到恐慌然后加快移动的速度?这么一想,这帮鬼子放枪的目的就明确了,他们并不是追杀,而是驱赶!
  赵半括想到这里,把自己的想法对廖国仁说了说,廖国仁却不说话,只是沉着脸跑着。
  赵半括以为他还陷在小刀子离开的悲痛中,也就没再说什么。没想到廖国仁隔了半天说道:“不错,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赵半括一愣,下意识地摇头,他能想到那些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哪还能想到其他的,很快廖国仁停了下来,把所有人都叫停。
  “大家听着,我需要你们帮我决定一件事。”
  “什么事?”
  “记得小刀子刚才的遗言吗?” *jar*  “给他爹娘报仇。”大牛就道。
  “咱们被这帮鬼子撵了这么长时间,老这么弄,等于让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现在我假设他们并不知道咱们的真正目的,就是纯粹的取乐,所以,才对咱们的追击不那么紧迫,我看倒可以利用一下他们这种心理。但是,这十分的危险,只要我们一失败,我们的任务就完结了,我们都会死在那里。”
  大牛听到这话,回身问道:“队长,你又卖关子,快说,你想怎么干。”
  廖国仁的脸在月光下冷成了蓝色,他一字一句说道: “我希望你们替我决定,一是我们继续前进,忘记小刀子,二是,咱们占主动,灭了那帮跟屁的鬼子,替小刀子报仇。”
  军医叫道:“队长,刀子是死得冤枉,可你不能就这么感情用事,那帮鬼子不是最早的那一拨人,他们的装备不比咱们差,人数还那么多,咱们就剩这几个人了,怎么打?”
  廖国仁更加冷峻:“先别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们的想法,一还是—二。”
  大家互相看了看,大牛第一个道: “二。”
  赵半括有点犹豫,如果是刚才,他肯定会立即选二,但是现在,他已经冷静了下来。
  廖国仁沉静地看着他们,几乎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军医忽然就道:“二!”
  看着大家奇怪的表情,军医背过身道: “别看我,我不知道我的胆子能大多久。”
  长毛呸了一口,道: “二,娘的,还能输给这老屁精。”
  廖国仁看向赵半括,赵半括站直了身体,心说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办法。
  “二。”
  “二。”
  “二。”
  所有人都选择了二。
  “好!”廖国仁深吸了一口气。
  “队长,怎么搞,咱们还打回马枪吗?”大牛立刻道。
  廖国仁摇头,问长毛道:“你的那些手艺没丢吧?”
  长毛望向身后鬼子的方向,恶狠狠的:“命丢了,手艺都不会丢。”
  “那就好。”廖国仁说道,“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强弱之分。所有的优势都可以转换成弱势。当然,这种转变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今天,咱们就利用这种危险。”
  赵半括心里跳了跳,这想法他听教官说过,但队长的计划能有几分把握?
  廖国仁继续道: “首先,你们必须给自己信心,因为这件事情能否成功,我们的信心十分重要,你们必须告诉自己,我们一定可以胜利,否则我们一点机会也没有。”
  “一定胜利?怎么可能?”大牛道。
  不要去想没可能,弟兄们,有些时候,信心决定一切,我们不要去想那些,你们只需要告诉自己,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是恶魔,我们是小日本最害怕的鬼,这一次,咱们不是去偷袭他们,不是去占些便宜,我们是去狩猎他们。“廖国仁顿了顿,“现在,该那些小日本们发抖了。”
  一时间,虽然赵半括心里感到这说法有点问题,但还是被廖国仁说得热血沸腾,不算曹国舅在内,六个人狩猎一百多个鬼子,那是什么,那就是真正的军神。
  廖国仁说到这里,不再说话,让他们把手榴弹都拿出来,集中到一起,然后推给长毛。长毛的眼睛在看到了那堆要命的铁疙瘩后一下就亮,嘿嘿笑了笑,把胳膊张开一搂,说道:“得,这些宝贝全归我了,你说,想我怎么弄?”
  廖国仁朝身后一指:“鬼子的优势是什么?”
  “人多。而且他们有重型武器。”大牛道,“他娘的,只要他们没小钢炮,人数少个一半,咱们绝对能和他们拼一下。”
  “对,他们的优势就是人多火力足,但是优势必然带来劣势。鬼子的人一多,他们的机动性就下降,而且,受到扩散火力伤害的可能性会比我们大得多。”
  “什么扩散火力?”赵半括有些不明白。
  廖国仁拍了拍他的手榴弹:“一颗弹药,能同时攻击非常多的人和武器。”
  “那就是手雷呗,队长你别整些俺听不懂的词。”大牛在一边道。
  廖国仁不理他,道:“你们都打过集团会战,小日本一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们手榴弹炸到他的概率是多少?而小日本一百个人冲锋的时候,你一颗手榴弹炸到人的概率是多少,我想你们都明白。”
  赵半括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但他意识到了队长想说什么。
  廖国仁继续说:“小日本的营地分布,不会太紧也不会太密,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想到,我们这六个人的队伍会去反击他们,因为六对一百,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相信我们这六个人,可以把他们全灭。这是我们最大的机会。当然,我们用枪一个一个杀掉他们,效率太低了,我们要使用一种最简洁有效的方式。”
  大牛又叫了起来:“队长,俺太笨了,俺还是不懂。”
  赵半括拍了他一下,表示不要急,廖国仁道:“首先,咱们有几个人混到小日本的队伍里,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在日本人的帐篷外面,放上一些手榴弹,这些手榴弹如果能在同一时间爆炸,要炸死一百个鬼子,三十颗手榴弹足够了。”
  “怎么让手榴弹同时爆炸?”赵半括这时已经十分有信心了,确实,廖国仁的判断十分准确。这个时候,这种滲入作战是最有可能成功的,当然,一旦失败他们必死无疑。
  廖国仁看向长毛,长毛会意道:“这就是老子的事儿,改装手榴弹是老子的强项,等下给你们,你们就当普通手榴弹那么用,但咱们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完事,知道不?引信最多能钮到五分钟,再多就没办法了。”
  一帮人开始明白廖国仁突然的信心是从何而来。而赵半括也真正意识到,这次真的可能赢。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