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找路

2012年9月5日 更新

丛林还是老样子,千万年的原始生态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战斗而有所改变,这时已经接近了傍晚,赵半括看着同行的队员,想起这一天的经历,心里不自觉涌出一丝落寞和寂寥。他不免有些自嘲,好歹也是死亡线上来回过好几次的人,麻木早就成了他的座右铭,会产生出这种情绪,多半又是任务没结果,鬼子神出鬼没闹的。
  赵半括摇了摇头,尽量不让这些东西影响他的正常思维,现在这种状况下,脑子清醒是最重要的。
  一帮队员拖拉着脚步走了将近半小时,入眼的全都是潮湿遮天的森林。古树比起刚进来的时候更加茂盛,有些几乎都合抱在了一起,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导致有些地方他们都得靠钻才能过得去。
  这一段廖国仁没再派探路尖兵,小刀子虽然被解了毒,但还是不能大动,只能靠在其他人的背上行进。但走了一段还是需要人背他,所以他们的行军速度再度慢了下来。眼看着路越走越窄,廖国仁只能不停地拿出地图和指北针对照。又走了一段,道路已经完全被盘亘的树干掺杂着乱藤和厚草堵塞了,几乎没办法插进脚,廖国仁只得挥手示意先停。
  看到眼前居然没了路,廖国仁明显有些着急,赵半括看到他站在一棵大树下,眼睛盯着手里的地图,脸色看上去前所未有的差。队员们都知道他的脾气,也没人去打扰他,赵半括却知道廖国仁肯定是对他的记忆或者是地图路线产生了疑问,想着过去帮帮他,毕竟绘制路线的事也有份参与。
  这时密林里的光线已经很暗,刚才的那点夕阳天光已经被高处的树林挡干净了,廖国仁所站的位置笼上了一层阴影,从赵半括所站的地力看过去,那片区域居然全是模糊的,天知道在那种环境里,廖国仁还怎么看地图。
  赵半括走过去,伸手朝廖国仁的肩膀搭去,想把他拉出树影再做理论,但他的手刚伸出去,猛地发现触手的地方居然空空如也。
  “队长?”赵半括一把没摸到廖国仁,嘴里跟着就叫出了声,其他人闻声围了过来,看到空无一人的树干,全都变了脸色。
  马上军医拍了赵半括一把:“菜头,这是怎么回事?队长人呢?”
  “我……不知道!”赵半括这时已经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廖国仁的身影一直都在他的视线范围里,虽然树影罩下来的时候他注意力没那么集中,可那也就是眨几下眼的工夫,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消失?
  赵半括立即怀疑是树的阴影让他产生了错觉,随即在树干四处乱摸起来,摸了没两圈,脚踝处一紧,他转头再看,廖国仁又站在了他的面前。
  也不和大家解释,廖国仁只是拍拍自己头上的杂草,皱着眉头就往一旁走去。随着他的离开,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出现了一个黑咕隆咚的地洞。
  看到这个地洞,赵半括才明白刚才廖国仁的失踪是怎么回事,应是不小心踩到了这个被枯叶树枝盖住的洞。
  军医却似乎想得更多,两眼放光,指着这个洞,兴奋地说: “这个洞真他妈隐蔽,如果够宽的话,我们可以躲在这里面一阵子,鬼子肯定发现不了。”大家都没答理他提的这个馊主意。
  廖国仁低头看了看洞,又抬头看了看,拍拍手,指了指天上。就在廖国仁所指的树顶处,赵半括陡然看见,那里竟然悬空挂着一个人!
  医惊叫道:“妈的,什么人?”说着就要举枪,却被廖国仁抬手阻止了:“看清楚!”
  天色此时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树林的高处空间已经被繁茂的枝叶挡得没有多少光,站在下边,赵半括只能大致看到一个黑色人影趴在两根分叉的树干中间一动不动。廖国仁打开随身的防水手电,几道光柱照上去大家才算看清,那个黑影是一具尸体。
  看到这么高的树上居然趴着一个死人,这实在让人感到诡异。大牛看了半天仰得脖子疼,忍不住骂了一句,操起枪就想把挂着尸体的树枝打断,却被王思耄压住。

评论
  • 真相:

    希望这不是一个十来人进入出不来得坑。。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