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绝壁

2012年9月5日 更新

而且,奇怪的事发生了,他们越跑发现枪声越来越远,似乎日本人根本没有追来。
  赵半括有些迷糊,他猜不出是哪种状况,只能不停地跑,怕任何何停顿之后,发现那些疑惑只是自己的错觉。
  现在能做的就是跑,尽快跑,赵半括知道如果按照他们现在的奔路线一直朝北,再过五六里,就可能是喘息的机会。
  枪声一直不停,队员们自然也不能停,就这么坚持着跑了大半天,小刀子已经被队员们换着背了一遍。赵半括也背了他一段,这时已经口干舌燥,眼冒金星。他知道自己体力快到极限了,暗自算了下距离,马上就要离开红圈区域了,从不信神的他居然也开始了祈祷。
  正天爷神仙地乱嘟囔,突然听到前边的人发出了一阵惊呼,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片长长高高的山壁,像是从树林里激长出来一样,立在不远处,正挡在他们的行进路线上。赵半括三步并两步跑到这面杂藤缠绕的绝壁下,朝上一看,立刻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挡路的明显是一道地貌丘岭,野人山里不缺这东西,平时见得也多,可这东西出现在这时此地却着实操蛋。要说一般的丘陵也就算了,眼前的这个不算太高,也就十几米而已,可对着他们的这一面竟跟被刀切了似的,竖直得吓人。而他们脚下的乱泥和杂草昭示了一个事实——这里刚发生过泥石流。
  赵半括看到廖国仁的脸在看到泥石流墙壁的那一刻变得惨白无比,不禁心里狠狠叹了一把,:大自然的力量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掌控得了的,地图上也不可能标出这种意外,这种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怎么办?
  队员们四处乱看,想找找有没有乱泥少些的区域,可看了一圈,发现该死的泥石流波及面竟然很广,左右两侧能看到的位置几乎都被掩盖“绝壁”简直一眼都望不到边。这种情况下,想在短时间内靠两只手爬上去根本不可能,更别提身后还跟着那么一群要命的尾巴。
  廖国仁的眉头拧到了一起,看得出心里有些着急,听着身后的枪声又清晰了一些,队员们有些站不住了,纷纷聚到了廖国仁身边,就等着这位队长一声令下,就拼他娘的。
  赵半括突然想起那幅地图,赶紧一把拉住廖国仁的胳膊,叫道:“队长,你再看看地图,看看附近有没有高地一类的地形,要打的话也要到那种地方,这里,可是绝地。”
  廖国仁赶紧掏出地图,也不再讲什么避讳,直接就在腿上铺开。
  队员们都把头伸到了地图前,廖国仁朝四周一扒拉,骂道:“都看得懂吗?挤个屁。”
  赵半括暗暗好笑,赶紧朝地图上瞄去。
  有了先前的高爆炸弹和跑过来的这段路做参照,他一下就发现了地图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狭长丘陵符号,看样子廖国仁这次的路线应该没错,不过按照图上所标示的比例尺一换算,这道拦路丘陵的长度竟然不下十公里!
  廖国仁头都快趴到地图上了,看了一阵,突然说道:“这里,好像有个小缺口,不知道是不是通路?”
  他这一说,赵半括和王思耄都把头伸了过去,赵半括看到靠近红线左侧,和丘陵相交的地段没多远,显现出了很小的一段不太明显的弯,旁边还有几个更不明显的小黑点。赵半括有些奇怪地指着那几个黑,点问道:“这是什么?”
  廖国仁看了一眼道:“墨水。”
  帮队员听了差点没吐血,廖国仁难得开了个玩笑,马上又锁起眉头继续说道:“放心,这个缺口可不是墨水弄出来的,肯定是本来就有的,如果这东西表示的是一个凹陷地段的话,咱们就有救了。”
  赵半括听到这里,知道廖国仁这话不是乱说的。他虽然不知道那地图的测绘时间,想来总要比英国人在这里搞事时的时间晚些,因为图的质地在那儿摆着,明显不是旧东西。美国人如果想要顺着这个林林子进到野人山的内部,绝对会遇到这条丘陵地带,那个小缺口可能是当他们炸开的道路。大家的越野能力很强,路可能不太好走但是绝对能迅通过。
  廖国仁合上地图吩咐道:“不耽误了,赶快出发,鬼子可不等我们。”
  这时大家也没空再去考虑太多,直接朝着左侧的方向继续转移。个缺口地段在地图上看着非常短,真正走起来却是一段不少于两里地电的路程,这段路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底。
  小刀子已经被颠簸得彻底没声了,这时背他的是古斯卡,赵半括到这人的脸部肌肉因为体力的巨大消耗已经颤抖不已,却也没有一丝言,不禁对这个彝族哈桑生出了一点好感。
  看到古斯卡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赵半括拍拍他的肩膀,把小刀子—接了过来。古斯卡感激地朝他笑了一笑,赵半括也没空给他还礼,这时小刀子已经被颠晕过去了,喊过军医让他看,军医摆摆手表示没办法,没时间停下来处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跑了有差不多一里地,队员们右侧的绝壁依旧是老样子,有些地方甚至比他们最先看到的还要吓人。泥石流的塌陷让一些地段露出了许多巨石,因为地层里植物繁茂的缘故,这些大石被根藤包住了悬在半空,从底下看上十分惊人。如果不是那些藤蔓在起牵制作用,这些东西恐怕早就翻落下来了。
  就在他们疲于奔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赵半括一下摔翻在地,他爬起来的同时,他的身后又是无数的爆炸声,回头看去,看到后边一片浓烟和火光,而小刀子依旧昏着。
  “我操,小日本踩雷!”前面的大牛兴奋道,“炸死那些龟儿子!”
  听到身后的爆炸中,枪声还在不停地响,军医叫了声快走,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动,都看着后面的混乱,他们已经知道不对劲了。
  如果刚才是为了打草惊蛇,那么一旦有人炸雷,这种行为就应该停止,但是还有枪声,那说明,他们真的在开枪,但是日本人肯定不是在朝他们开枪。
  “我操,这好像是一场战斗。”长毛道,“但是,他们在和什么东西打?”
  “好像还他娘的挺激烈的。”大牛奇怪道,“我操,难道是咱们第五军的兄弟部队还有人没走出去。”
  这不太可能,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落单的第五军肯定还有一些小建制的残部困在里面,他们有些是没有弹药迷路了,有些干脆就是逃兵不想再打仗。不过,无论是谁,都不太可能和日本人发生战斗,有整建制有战斗力正规军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再听那些枪声,比较密集,但又不像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真是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廖国仁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鬼子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上膛,我们回去看看能不能有漏子捡。”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