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怪墙

2012年9月5日 更新

 军医这话一说,其他人立即到处去看,发现果然,小刀子并不在他们身边。
  小刀子刚才被廖国仁派上树去探路,他们也都习惯了小刀子高来高去,再加上进这段地雷环路很顺利,进来后又一直被这尸体诱饵吸引,所以就没有注意他。
  廖国仁看看四周的树,发现没有小刀子的身影,又学着做了几声鸟叫,也没有回应,显然小刀子不在附近。
  “我操,该不是树上的小刀子碰到了地雷,把他炸飞了?”大牛道。
  长毛失笑,倒挂着眉毛勾着大牛:“你也知道那叫地雷,地雷雷,在地上的才叫地雷,能炸到树上去的,那叫树雷。”
  “那刀子上哪儿去了?难道被树给吃了?”大牛还是瞪着眼睛。
  按照侦察兵的习惯,侦察兵必须在大部队四周,遇到情况,他可以去探察,但必须先给部队发信号,不过,刚才发生那一连串爆炸,大家已经心神紧张,后来又看到尸饵,谁也没注意是不是有小刀子的通知鸟叫。也许他在大家进爆坑时发现了情况,自己去查看了,但是,也不应该太远才对,廖国仁的鸟叫他应该能听到。
  廖国仁判断了一下,觉得不太妙,感觉小刀子不可能私自离队,他们肯定是听漏了,而小刀子也不可能这么一会儿工夫跑太远,那么应该就在附近。如果不回话,很可能是出事了。
  于是,所有人子弹上膛,准备了一个环形搜索去找。*bq*   一离开那个地雷爆炸区,眼前的树林立即恢复了郁郁葱葱的模样。赵半括走着走着感觉有些不对,本来软软的杂草一脚踩下去能陷进去半条腿,可现在脚下却是硬邦邦的,就像踏在平地上一样。他疑惑着用脚蹭开一层浮草,看到下面居然是一层石头。
  其余的队员也感到了不对,用脚蹭地,马上看到了铺地的石头,也都很诧异,军医突然用手指着前方说道:“看前头,那是什么东西?”
  赵半括抬起头,发现在正前方不远处的树林里,隐隐约约地伫立着一大片灰色的东西,因为草木的遮掩,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队员们小心地移动了过去后才发现居然是个石块砌成的大墙壁。
  长长的墙壁上杂草丛生,苔藓密布,几乎和丛林的颜色融为了一体。高度只有两三米,长度却因为树林里雾气的关系,只能看到从他们脚下顺延到两侧几十米外的部分,再往外就看不清了。墙体的顶端很古怪地镂空了,有许多黑黝黝的大洞,高低错落,有大有小,一眼看过去,像个大号的石头蜂窝。
  队员们虽然奇怪,脚下却没有停,但没走几步,打头的大牛突然惊叫了一声:“奶奶的,有埋伏,快隐蔽!”   这一声叫喊后所有人纷纷下意识卧倒,翻滚,很迅速地躲在了几棵大树后边。二大牛蹲在一棵树干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前方墙壁上的黑洞。
  赵半括朝那些黑洞看去,刚开始并没发现什么,可稍微移动了一下目光,立刻看见一些离地最高的黑洞里居然戳着一根根粗大的机关枪管!
  墙洞里居然有机关枪,这简直是恐怖,这么近的距离,那些东西真要突突开火,他们绝对是躲不过的。当下他们全都匍匐着朝后退,赵半括心说刚才第一眼看到这堵墙上的空洞时就感觉不对劲,现在看来这哪儿是什么墙啊,分明是个重火力碉堡!
  大家都忙着后退,王思耄却直接站起身朝大牛狠踹了一脚,举着手里的望远镜骂道:“你这个没文化的蠢货,没看到那些枪管都锈成什么样了?这里真有敌人的话,刚才那通爆炸早就把他们引过去了,还能等封这会儿?”
  赵半括因为离得比较远,只看得到那些枪管的大致形状,至于锈不锈的还真没看清楚,这时听王思耄说得很有道理,也就不再后退,慢慢地靠着树干站起了身。
  廖国仁和其他队员们停下动作,看了看又朝后挥了挥手:“四雕眼说得对,都过去,应该就是这里,小刀子肯定看到了这些才过来的,四看看,先把小刀子给我找到。”
  赵半括被军医拉着,跟在一帮人身后,再一次接近了这个碉堡堡墙壁。离近了,大家都看到那些枪管确实是锈得可以,有些枪管几乎都被植物裹成了绿色。从墙洞里看过去,能看到对面的林光,很显然这座碉堡一样的墙壁厚度并不大。
  廖国仁站在墙壁前边,仔细打量着,估计是在猜测这面碉堡墙壁的建造者和作用。其余的队员很默契地分散开,朝墙壁的两侧搜索了过去,四散叫喊了一阵后,却没听到任何回应。
  队员们不敢散得太开,小范围搜索了一下,就义聚拢了回来,互相一交流,都很是吃惊——这道墙壁的两侧居然长得看不到边。
  廖国仁看到搜索没结果,只好吩咐大牛试探着扒住墙壁看看那边—作定夺,说小刀子高来高去的,也许是翻到了对面。  大牛说声好,顺手把身边的曹国舅拉了过去,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踩着他的肩膀就扒到最高处的机枪眼洞上。
  廖国仁在底下问:“看到什么没有?”
  大牛没接话,左扭又扭又看了一阵才说道:“和这边一样,奶奶的!”
  曹国舅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没什么就他娘的赶快下来。”
  大牛没有说话,又看了一会儿突然叫道:“等等,那边的草地上,好像有点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廖国仁把望远镜递上去:“看仔细!”
  大牛接过望远镜,支到眼前又看了一阵,突然炸雷似的叫了起来:“队长,那边,小刀子!他……他……”
  廖国仁着急了,问道:“结巴个屁,好好说,小刀子怎么了?”
  大牛没说话,直接跳了下来,然后用手比画着说道:“有一堆怪东西,小刀子就蹲在那些东西中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怪东西?“廖国仁和其他人都有些听不懂。
  大牛急了:“操,过去看看不就全明白了!在这儿浪费唾沫!”
  廖国仁随即点了点头,吩咐道:“曹国舅,你殿后掩护,大牛开路,过去看看小刀子在搞什么鬼。”
  队员们互相踩背蹬腿地蹿上了墙。赵半括蹲在墙顶上,看到墙壁这边被人用碎石和土块垒起了一个个半圆露顶的碉堡,那些巨大的马克辛机枪就放在里面,一些机枪架子已经歪倒,连带着好几挺机关枪的枪身都倾斜了许多。除了这些机关枪外,墙壁的下边什么都没有,完全和墙壁这边的树林—个模样。
  这玩意儿应该也是远征军留下的东西,和那些地雷一样,不过这些碉堡似乎年代久远,在丛林里看到这种人造的东西,竟让赵半括心里舒服了些。曾几何时,丛林已经个是人类的栖息地了。
  更远的地方,是一排排参天古树,也许是阳光稀少的缘故,这些古树都拔天的高,十米以下的树身上,根本就不长什么旁枝偏叶,所以也让赵半括的目光能直接透过树干看到更远的位置。
  百十米外是一块空地,勉强能看到一个人影半蹲在那些乱草里,但因为树干和草丛的遮掩,赵半括穷极目力,也只能大致分辨出那人身上的衣服,颜色灰灰黄黄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刀子。
  廖国仁上了墙,直接举起望远镜朝那个方向看去,不过没看两眼就立即放下了:“马上过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