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等待

2012年9月5日 更新

这十分出乎意料,军医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其他人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一晚上的焦虑和刚刚草三死时的痛苦已经让赵半括非常疲惫,于是他放松地倒在地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赵半括好像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都是一闪而过,没有留下任何印象,渐渐觉得眼前越来越亮,然后一个激灵,他惊醒了过来,抹了把脸看天,发现这一觉居然睡到了中午。
动了动身体,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刚试着要直起身,却猛然感到胃部传来一阵强烈的不适感,像极了训练时负重二十公里拉练后的恶心感,身体立马做出了回应,痉挛,他低下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周围的人看到不对劲围了过来,一看都发出了几声压抑不住的惊呼声,虽然低低的,但还是能听得出不妙。赵半括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往下看,顿时呆住了。
此刻的地上,他吐出的那堆呕吐物,一滩夹杂着少量食物残渣的绿水中,竟然有无数的小白点在缓慢地蠕动,赵半括足足有五秒钟才反应过来-那是活着的虫子!
这些虫子是刚刚吐出来的?这岂不说明他吃下去的那团东西根本就是一团不知道什么虫子的卵?难道那层白色的膜下,都是密密麻麻的这东西?赵半括不敢再想下去了。
因为吃了那“药”后就没有再吃什么,前后加起来有十几个小时,所以吐出来的基本是液体,这一刻赵半括强烈希望眼前这些只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定睛看了足足一分钟,那些小虫子却如此真实缓慢地在黏液里蠕动。赵半括的心逐渐沉了下去,抬头看,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人与他对视,他们脸上都带着绝望和不忍的神情。
赵半括开始不受控制地发起抖,他知道自己完了。刚进野人山时,看到那些被蚂蚁吃光的人尸,他还想自己即使自杀也不要变成那样,可现在他的身体里却充满了比那些蚂蚁还要恐怖一万倍的东西。一想到下一刻那些东西可能会从皮肤里钻出来,然后自己只剩下一张人皮,那种巨大的恐惧就立即让赵半括忍受不住地大叫起来。
狂叫下,他掏出了1911,直接把枪管朝嘴里送去。这突然的变故让其他人卒不及防,谁也没料到前一秒还发呆的赵半括会在瞬间产生出自杀的念头。小刀子作势上扑,但离得远显然已经来不及,眼看赵半括的手指就要扣动扳机,大家都是心里一凉,在那种极度紧张的气氛中,就听砰的一声,廖国仁的脸色也瞬间大变。所有人被这声音激得一愣,但接下来看到的却是赵半括手上的1911飞了出去,大家这才意识到那不是枪声,跟着噗的一声,一把飞刀斜斜地落在了赵半括的脚前。
一旁默默走出了古斯卡,他把飞刀拔起,仔细擦拭后插回腰间。这边赵半括还处在情绪癫狂的状态,看到枪飞了,心智却已经缓了过来,想到自己的自杀行为,脑门上一下就后怕得见了汗。
廖国仁看到赵半括缓了过去,没再做出更过激的动作,就慢慢走过来把军医和他拉起来,说道:“看来,按个东西除了能让你吐点小虫子外,好像没有别的危害,至少说明这解毒本身是没毒的,想开点,就当开荤了,随后让军医给你弄点打虫药吃吃,没事的。”
廖国仁的一番话让赵半括更觉得恶心,看来队长也病糊涂了。这话一点安慰作用也没有。
赵半括也感到自己吐了那一通后,胃里的恶心感已经减弱了不少,虽然身体还是软的,但要说那些小虫子能把自己吃了,确实有点夸张。他也想起训练营的基础救助知识里讲过,人的胃酸非常强大,吞根铁钉进去,拉出来就能被腐蚀掉大半,那些小虫子能被吐出来还不死,已经算是奇迹了。
军医看到赵半括的情绪恢复了过来,露出放下了心的神情,但立即想起第三个试药者,也就是小刀子。刚才那家伙扑过来要拉赵半括,因为离得太远没够到,后来一阵混乱,他也没注意,这会儿想起来,才发现这人居然不见了。军医赶忙找了一通,却看到小刀子竟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