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试药(下)

2012年9月5日 更新

赵半括被这种沉默压得很憋闷,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他们这群人不是没经历过这种要么死要么活的局面,但那都是在战场上,过程迅速得一秒都不用,在本能下做出回答。而眼下这种默默等待宣判结果的折磨又叫什么事。想到这里,他内心一阵失望,闭着眼睛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还是浑身无力,还是头晕,还是心跳很快。不对,心跳好像比平常快一些!这代表毒素入侵得更深于是血液供应系统紊乱?还是药物起作用,开始恢复活力?赵半括已经完全失去判断力了,他悄悄伸出右手到背后,从地上抓了一把带着草的泥,使劲捏了捏,想用真实的触觉来确认力气是否减弱,但捏了半天只感到自己的手在发抖。顿时心里一片黯然,他明白自己已经紧张到了极限,完全无法客观评价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半括迷迷糊糊将睡未睡中忽然听到一阵骚乱,下意识地他手撑在地上准备起身,手却抖得厉害,差点跌坐在地上。他坐正,却看见草三拿着一堆叶子往嘴巴里面送,吃相像是饿了几天的灾民看见白面馒头那样恐怖,而军医正努力从他嘴边扯那些紫红色的植物,拼了老命地大骂:“你他娘的想死啊,这个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毒药呢!”草三边嚼那些叶子边含糊不清地说:“妈的,小爷怕个求的死,这么久都没好,一定是分量还不够,这样得等到什么时候?”军医听了这话,顿住了,停下了想要阻止他的动作。其他人也面容惨然。也许草三说的话是对的,他们没有什么理由来阻止他,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快承受不了这种折磨了,只是草三最先发泄出来。
这一闹,大家更没有说话的欲望,几乎连看人都懒得看,只是机械地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也不知道各自心里在想些什么。
赵半括睡意消退,坐着发呆,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忽然觉得眼前暗了下来,连添了几根柴,却发现火光更加暗淡,一抬头,天空已经蒙蒙发亮,黑夜即将过去。如果军医说的是对的,到中午的时候还不见分晓,大家怕是真的都要死在这里了。
朦胧间赵半括感到一双手按上自己的肩头,一转头,原来是军医,一边打量着他的脸色一边低声问:“你现在有什么反应没?”
赵半括闭上眼睛感受了几秒,睁开眼,看着军医期待的眼神,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军医又费力地爬到草三旁边,推了推他。草三趴在那似乎睡着了,但是推着推着军医的脸色忽然就变了,不知道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一下手上用力把草三翻了过来。草三的身体仰面倒在地上,鼻孔、眼睛和嘴里渗出的鲜血竟然已经干涸了,脸上一片紫黑,已经毫无生气。军医立即大骂了一声。其他人都心中一凛,才凑过去,就听到军医猛然哭出了声,听上去撕心裂肺。
赵半括也被彻底打击了,再也站不住,瘫倒在地。其他人也都相继坐倒,面色十分惨然。廖国仁青着脸,默默地拿着树叶擦着草三的脸,把污血一块块地擦净。长毛咬紧牙关,走上前去,把军医从地上扯起来就是两耳光,小刀子上前一步想阻止,赵半括伸手拉住他,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下,绝望已经快要吞没所有人,发泄一下也许会很好。
军医挨了耳光后停止了嚎啕,但还是下意识地抽泣着,眼神涣散,明显能看出已经崩溃。现在看来草三的死虽然直接原因是过量服用有毒的草药,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提出的这个解毒办法。
长毛抓住他的头发,像死狗一样把他拖起来,鼻子几乎贴上了他的耳朵,喝道:“老草包,你不想草三白死的话,赶紧再想办法!老子宁愿死在日本鬼子手里,也不想这么窝囊地挂掉!”
军医完全没有反应,像是已经根本听不进任何声音了,被抓着头发摇来摇去,还是一脸麻木的神情。
这时廖国仁终于发话了:“先安葬草三,药……”顿了一顿,难得他露出犹豫的神情,但还是很快下了决心,“药就先都别再碰了。”
简单处理好草三的遗容,大家已经没有力气挖坑埋葬他,只能在附近找了个凹进去的小洼,勉强把尸体放了进去,草草掩埋。这一番平常根本无所谓的动作,把他们剩下的精力都耗光了,几个人重新围坐在已经熄灭的火堆旁边,等待廖国仁做最后的决定。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努力继续向前,但这基本等于找死,因为毒性已经侵蚀进体内,大家的体力又严重衰竭,不把毒解掉,走不出几里路,肯定得全部倒下。另一个办法,就是继续赌“十步之内,必有解药”,这样首先是时间比较充裕,静坐等着消耗体力比死撑着前行要少得多,而且一旦可行,能把当前困境的根源解决掉,可以彻底看到生机。但这样做,倚仗的是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经验之谈,其实有点可笑。赵半括知道,其实这只是主动找死和坐着找死的区别而已,但以什么方式死去,而且是这么多条性命,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或者说有勇气下这个决定。
廖国仁也很清楚,所以他沉默着思考,这种时候也没人催促他,和之前相比,现在的沉默更有种悲凉味道,却也更平和。这种气氛很微妙,也许是大家都接受了即将到来,而且不可避免的死亡命运,心底里作为军人的一面完全浮现出来。作为一种绝望的丛林迷路者不明不白地死去?还是作为士兵郑重地接受最后一项任务,在执行中死去?虽然最终结果没有任何不同,但后一种方式至少能让他们保留军人最后的尊严。队长一定会选择继续向前,赵半括估计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虽然没有任何催促廖国仁的信号,但下意识里,队员们都开始作前行的准备,小刀子已经在默不作声地整理枪支,长毛也重新把头发扎起来方便上路了。片刻后,廖国仁的声音响起,有些疲惫但不容置疑:“原地待命,等试药人效果。”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