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要命(上)

2012年9月5日 更新

连最唠叨的军医也没有了开口的兴趣。原先小刀子的警告带给他们的警惕感,已经被刚才的场面冲击得无影无踪。
战争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活动,刚才的那些尸体,让他们都一下清醒过来。死亡,其实离他们很近。不知情带来的苦闷,行动的危险性,一路的诡异感,都让人压抑并且无奈。未知的东西最能冲击人的意志,这次任务明摆着的死亡感,却要比这种未知还要厉害很多。
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没有野猪,没有那种扭扭树的痕迹,一切趋于平静,除了这里的树木开始越来越密集外,四周安静得犹如死地。这种安静让赵半括他们浑浑噩噩,美国毛子的丛林战训练里有一则条例:紧张是你的朋友,安静是你的敌人。在高强度的紧张行进之后,只有经验最丰富的人才能够保持一如既往的警惕。
又深入了至少三公里,终于,有人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小刀子停了下来。
小刀子的忽然停下来让一帮人意识到了什么,大牛立即紧张地问道:“怎么了,矬子?”
小刀子看着四周,皱着眉头,然后吸了一口气:“不太对。”
“什么情况?”廖国仁说着还是要走,小刀子摆手让他不要动,然后对大家道:“你们仔细听,四周有什么声音?”
所有人立即凝神静气,开始听四周的动静,不过,听了几分钟,却什么都没听到。还是死地。
大牛不死心,甚至贴地听了一会,但还是一无所获,他站起身,骂道:“死矬子疯了吧!这不屁也没有嘛?你他娘的耳朵里进虫了?”
赵半括松了松肩膀,想站直身子,却看到另外几个人的脸色一前一后突然都变了。
随后长毛探察附近,回来道:“确实有点邪门,这地方太安静了,好像什么活物都没有。”
“这不奇怪吧,第五军在林子里困了那么长时间,还不得什么野兽都打完了。”军医不以为然。
第五军被困野人山的这几个月里,粮食吃光了没走出去,最后只能打野兽吃。那么多汉子,林子里的野兽的下场可想而知,但即使那样,最后还饿死了不少人,这件事情,只要是在印度集训都知道。
小刀子却不认同,摇头道:“这是森林,森林里不可能连鸟都没有。”
廖国仁有些明白过来了,立即追问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军医摇头道:“不知道,但是这种雨林中多有瘴气,也许是瘴气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有什么大型野兽在附近,把那些东西吓跑了,我们还是把防毒面具戴上,子弹上膛,快点穿过去再说。”
这时王思耄就笑:“野兽?咱们这么多人,有枪有刀的,真来看咱们就吃了它。”
小刀子回头冷冷说道:“你懂个屁。”
王思耄有些生气:“你他妈懂!屁都看不到,装什么神仙,吓唬鬼啊!”

评论
  • 小小:

    qq954361592瓶邪—::—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