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与老爹有关

2012年9月2日 更新

  苏万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道:“你什么时候那么有洞察力了?”

  “这关观察力鸟事!我觉得还是因为我前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过离谱了,看到不少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的东西,所以看到这些就没那么震惊了。”黎簇拿出一只快递盒子,里面是几块压缩饼干,说道,“你发现没有。这里的大部分盒子里装的东西都有缺损,你看,这一只压缩饼干的盒子,如果里面放满,能放三十条压缩饼干。但是,这里面只有二十一条。”

  “然后?”

  “然后这样的情况很多,比如说那边那只盒子,里面的压缩饼干只有半盒,十五条。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些零散的东西合装在一起凑整盒,不仅可以少寄一个箱子,还能让这些纸盒更加没有空隙,运输的时候能减少损坏。”

  “也许寄出这些东西的人,本身特别马虎呢?以为谁都像你,有细节控?”苏万道。

  “我没有细节控。”黎簇不承认,他道:“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会干。毕竟不是两箱,这里所有的箱子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情况。那说明,这些人在寄出这些箱子的时候,完全没整理过。而且,这些东西都不是新的,全是被人使用过的。”

  “什么叫被人使用过?”苏万打了个冷战,“你你你……你详细说说。”

  “就是说,这些都是用剩下的物资,有人把这个团队一个行动所用的物资,全部都寄给了你。”

  “不是我,是你。”

  “好,是我。”黎簇道,“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举个例子,如果我们举行了一个party,然后我们把party剩下的酒,全部都寄给了我们一个朋友,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苏万道:“难道是因为我们没地方藏这些东西,而老爹老妈又要回来了,所以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先把东西移出去?”

  “我觉得也是。”黎簇说着想到了那只手机,就问道,“你在收到东西之后,还有没有打过那只手机,问问怎么回事?”

  苏万道:“当然打过,但是后来都打不通了,我再想想也不敢打了。对方寄来的是枪啊。”

  “现在快递公司都不检查货物的吗?那以后军火走私可方便多了。”黎簇道。两个人把东西全部都藏起来,就剩下两个手机,摆在床上。

  黎簇觉得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全部寄给我呢?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就算偶然闯入到他们的世界,也只是闯入了那么一点点。为什么要突然寄东西给我,他们不怕我报警吗?

  黎簇思索了一下,啧了一声,心说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在家吗?所以他们觉得先把东西寄给我,我不在家就不会拆开来看了,可以暂时安全。可是,我老爹在家啊。

  等一等,他忽然想到苏万的话。苏万说,对方说是几次寄到他家里,但是都退回来了,这才寄学校里。然后被苏万发现,才转到苏万家的地址。

  这里有好几个疑点,他不在家,他老爹在家啊。他老爹应该会替他签收,现在却不是这样。显然他老爹在那段时间也是不在家的。

  他老爹去哪儿了?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老爹奇怪的态度,从他醒来一直到现在,老爹都没怎么和他交流。他自己没说,老爹也没多问。

  按以前,他老爹可不是现在这个样。以前要遇到这种事情,他老爹非连所有的细节全部都盘问千百遍才会罢休。这件事也许和老爹也有点关系。

  “你怎么了?”苏万看黎簇发呆,就问道。

  “没什么。”黎簇看向苏万,又觉得奇怪,但是如果和他老爹有关,为什么他们之后又轻易的把东西转寄给苏万了?“这些东西你先藏好,我要先回家一趟。”黎簇看了看墙上的钟,他老爹应该还没下班。他得回去看看,到底和他老爹是不是有关系。

  又问苏万借了二十块钱,黎簇打车回家。他家在南城,这二十块钱只够他到一半的距离。下车的时候,他只能把自己的学生证压在司机那儿。

  冲回家里,他先是迅速搜刮了一遍,发现老爹确实不在,他就进了老爹的房间里。

  老爹的房间非常混乱,充斥着各种酒的味道,除了卧室,它还充当储藏间的用途——床下和桌子边上全是酒瓶。但是他知道老爹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了哪里。

  那是书桌中间的那只抽屉,里面有钱和很多父亲的笔记。

  黎簇扯了扯,就发现中间的抽屉是锁住的。这个抽屉有时根本不会锁,锁的状态完全取决于他老爹前一天晚上是否喝多了。

  这一次虽然是锁住的,黎簇却不担心,他学过开锁,而开这只抽屉的锁,他更是熟练。早几年他就能完美地打开这锁,从里面抽出红票子,然后完美地再锁上。所有的一切要用的只是一把尺而已。

  黎簇再一次把抽屉打开,里面的东西他很熟悉,他翻动着,在那些熟悉的笔记本、钱夹子和文件当中,他一下就发现了一叠新的东西。

  他把那叠纸拿起来,翻开,其中有一封信。

  黎工:

  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说的去做,你儿子和其他人,很快就会知道你的勾当。

  我们会陆续有东西寄给你的儿子,我相信你看到那些东西之后,一定会觉得很熟悉。

  当年的那些东西,你千万别说你全忘记了。

  黎簇翻了翻其他的纸,发现全部都是一些工程设计图,他咽了口唾沫。把信放回去。然后把抽屉锁上。

  妈的。他心说,他知道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他也知道了,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后来寄到苏万那儿去。

  看样子,这些东西都是用来恐吓老爹的。从信里能看出,这些东西和他老爹以前的什么事情有关系。对方想让自己看到这些东西,从而达到恐吓他老爹的目的。

  如果自己收到了这些东西,一定会去和老爹说,老爹一方面要安慰他,一方面还要保守心里的秘密,这等于是双重的威胁。

  以送出东西的数量来说,对方想要达到的恐吓目的一定非常急促,几乎是不想给他老爹喘息的机会。不过他老爹采取了最蠢的办法——逃避。

  当年和老娘吵架的时候,他老爹也是这幅德行,所以最后才变成了现在的局面。在他看来,他老爹虽然在技术上很厉害,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确实太懦弱了。

  他老爹对送快递的人避而不见,或者干脆躲了起来。对方没有办法,只好把东西寄到了学校。

  这样看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沙漠里了,所以说,黑瞎子和寄出这些东西的人,其实是两批人吗?

  有可能,显然黑瞎子是个独行侠,他打电话求救的人,也许和黑瞎子并不是一伙的。

  吴邪是第一梯队。

  黑瞎子暗中保护着吴邪。

  但是,还有人,在暗中准备支援黑瞎子。

  就使用手机型号来看,恐吓他老爹的,和支援黑瞎子的,应该是同一批人。

  自己要问老爹吗?

  不行,这会正中别人下怀,他不希望自己成为老爹的负担。或者说,成为负担也无所谓,但是让别人得逞,他不愿意。毕竟老爹再坏也是自己人,他怎么能让老爹出事。

  不过,老爹为什么会被人威胁呢?老爹那么老实沉闷的一个人,从来就没有和其他人起过什么争端,有什么值得被威胁的?

  他想起和信放在一起的几张设计图,难道,是和老爹的工作有关系?他后悔没仔细看看,不过现在首要的还是消灭痕迹。

  他离开老爹的房间,把一路进来撞到的东西都有摆回原样,然后进了厕所,准备小便然后出去。老爹下班比他下课早,如果发现他在家,肯定知道他逃课了。

  刚尿到一半,忽然家里的电话响了。他犹豫了一下,抓起来听,就听到苏万的声音:“鸭梨,是你吗?”

  “是我。”黎簇说道:“怎么了?”

  “马上到我家来,出事了。”苏万道。

  黎簇奇怪,他从苏万家出来也没过多久,怎么又让他马上再过去。“我没钱了,上次打车的钱都不够。”黎簇道,这一来一回,马上就又一百了,这钱我什么时候能还清啊。

  “你先过来,我帮你付,我在路口等你。你一定要过来,这一次事打得要撑破天了。”

  黎簇更奇怪了,苏万不是这种会用那么夸张的词汇的人。“到底什么事啊?东西被你爹妈发现了?”

  “不是,刚又有一邮件寄来。超级大个,我没法塞床下。我靠,你快来吧。”

  “干嘛?他们寄一坦克来了?”

  “坦克也就罢了,好歹还能唬弄我爹妈说那是仿真坦克车。这东西根本没法唬弄。”

  “到底寄了什么来啊?”黎簇想了想,端着无线电话回他老爹的房间,再次撬开抽屉,抽了一张红的出来。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好像是个人!”苏万道,“邮包里装的是个人。”

   我操!黎簇哆哆嗦嗦,几乎没翻到。

评论
  • 一个人的旅行:

    也就是说〈沙海〉和天真没多大关系了是吗????天真你快回来嘛,还有小哥,胖子。。。。。

    回复
  • 小哥淡定的说:

    不喜欢看熊孩子的故事啊,赶紧把天真黑瞎子和小花放粗来!!

    回复
  • kkklll:

    没什么看头的样子,三叔快把小哥放回来吧

    回复
  • 夜莲:

    天真,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回复
  • 青铜门门卫室:

    高中生啊!是不是玛丽苏了点

    回复
  • 唐蓉:

    下一张,,,,,,,尸体,妈呀。幸亏我比较爱看悬疑惊悚推理

    回复
  • 123:

    有人

    回复
  • 款鸡涌思密达:

    是小天真吗…

    回复
  • 小哥的天真:

    看到这里,默默摇头回去复习盗墓

    回复
  • 曾见夕阳:

    其实鸭梨的思维方式和天真当年差不多,但我想我应该吐槽一下:当年的天真大学毕业都两年了,现在的鸭梨十七岁……天真实际上是存在问题的吗?

    回复
  • 三人组:

    不看他我要看无邪三人组

    回复
  • 呓呓:

    我怎么又饿了?

    回复
  • 天真无邪:

    不喜欢看熊孩子的故事啊,吴邪才是主角,黎簇是打酱油的

    回复
  • 唯琳:

    我要看天真,瓶子,胖子的黄金铁三角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