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2012年9月2日 更新

黎簇的那一声惨叫绝对能载入北京协和医院的史册,以至于在他出院前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被人称呼为“惨叫君”,据说,当时连另一幢楼里的行政楼清晰的听到了这一声惨叫,院领导以为是什么重大的医疗事故或者六楼妇产科终于生出来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黎簇在大吼之后,一直扪撕掉自己背上的胶布,但是显然包扎的时候,医生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这些胶布全部用卫生胶带从他肚子上过好几圈,他扯了几次都没扯下来,后来冲过
来的护士叫了几个男性护工过来,死死把他压在床上。

还好没有发生电影里给疯子打镇定剂的情节,黎簇就被几个壮男压得冷静了下来。

他被重新按坐在床上的时候,脑子还是一片混乱的,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往后背看去,手也直知识青年一伸,好在护工犹如牛一样壮硕,把他死死钳住。

这时候,医生也被惊动了,跑了过来,进来就问:“怎么回事?”但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她身后跟着好几个其他病房的病人,医生回身把床边的帘子拉上,就去摸黎簇的额头,黎簇一看到了白大褂的大夫,忽然一下真的静了下来。

是一个30多岁的年轻女医生,显然这是第一次见,长的不算漂亮,但是身材很窈窕,黎簇从小就特别吃女医生的套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女医生,他就会觉得很心安。

不过这片刻的宁静并没有让他真正镇定下来,背后的疼痛一下让他重新恐惧起来。

“医生!我背上是什么东西?”

医生埋怨的看了护士一眼,才皱着眉头说道:“你现在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还是等你身体再恢复一点,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去你…”黎簇一下情绪就炸了起来,就想爆脏话,但是一看到女医生的白大褂,他硬生生就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女医生显然并不想多说,立即给两边的护工打眼色,黎簇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年龄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发言权的。要是被绑在床上,他就糟糕了。即使他自认为他甚至比他父亲更了解日子应该怎么过,其他人还是不会听他的,这大概就是孩子的悲哀。想到他老爹的嘴脸,他忽然觉得很烦。

“等一下。”他决定采取措施,至少要争取一下:“对不起,刚才我有些情绪失控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带着这个疑问我也休息不好。”

大概是这种话从毛头小伙子的嘴巴里说出来,让女医生觉得惊讶,她看了看他一眼就道:“没有什么,只是一些伤疤而已。你受了很严重的刀伤,很可能留下无法消除的疤痕,所以我们不想这么早告诉你,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黎簇吸了口气,心里暗骂:“你要我安心也编个好点的理由,我刚才摸到可不是那么一回事情。”看女医生要走,立即就道:“我不信。医生,我父母已经离婚了,我也17了,我能自己负责自己的事情。”

这是一句真话,黎簇说得很淡定,但是也带着一股祈求的感觉。

女医生愣了一下,边上的护士和护工显得很尴尬,黎簇知道有门,他用这句话震慑过不少大人,他继续道:“阿姨,求求你了。”

女医生一下子就叹了口气,对边上的护工摆了摆手,护工把手松开。她对黎簇说道:“好吧,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只要你不再撕你的绷带,我就告诉你。”

“谢谢阿姨。”黎簇松了口气。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梁湾:

    啊,我不是20多岁吗?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有20多岁

    回复
  • 9527..:

    院领导以为是什么重大的医疗事故或者六楼妇产科终于生出来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还是在协和医院,三叔你老去协和医院是不,协和医院挂号不好挂呀。那队,老长了。

    回复
  • 炫风沐雨:

    在实体书里,引子中还有梁湾的介绍.本章开头的协和医院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在盗五中,小哥失忆时进的也是这家医院。根据引子中的内容,当时小哥的护士也是梁湾。小哥失忆时的一句很重要的梦话被她听到了。

    回复
  • 七姑娘:

    惨叫君[

    回复
  • 多希望,永远都不会长大:

    院长以为六楼的妇产科终于生出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人类的医院妇产科能生出来什么呢

    回复
  • 装修论坛:

    “谢谢阿姨。”黎簇松了口气。

    回复
  • Tanya-单:

    你喊姐姐的话就当场告诉你了

    回复
  • 赵晓鞅:

    错字好多啊

    回复
  • 猴小宝:

    小哥说的没有时间了

    回复
  • 拉拉拉:

    好多错别字……

    回复
  • 归灵:

    梁湾觊觎小哥,我特么的特别不高兴,所以特别不喜欢这个女人,自以为是,一厢情愿,即使她帮了吴邪,我也不喜欢她!有一章文是写她的内心的,三叔还给那一章题目用了“玲珑骰子安红豆”这句诗,她怎么配?!哼!!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