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绝境

2012年9月1日 更新

  张海客拨开淤泥,一下就发现在他呕吐出的淤泥里,是无数细小的蚂蟥,这种纯黑色的蚂蝗只有面条粗细,在污秽中不停地扭动,好像一碗活着的面条 。

  张海客挑起来一条,发现那蚂蟥和平时所见的还不一样,上面全是小包,仔细一看就看见那些全是白色的糊着淤泥的卵,密密麻麻的。

  张海客啧了一声,仔细看了自己的皮肤,他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看到自己的皮肤之下,隐约有无数条细小的突起,上面细微的小隆起非常多。

  没有任何感觉,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其他人还在给那人洗胃,还在打闹怒骂,张海客喝道:“别闹了!我们要死了!”

  那些人才安静了围拢过来,就看到张海客用匕首挑破了自己的皮肤,划下去很深,一条黑色的覆满了虫卵的蚂蝗才露出来。张海客用匕首挑起它 ,血四溢而出,滴落在地上,地上秽物中的蚂蝗全往血滴落的地方爬去。

  挑起的蚂蝗在刀尖上不停地扭动,张海客表情都扭曲了起来,点起火折子就把它烧死。再看自己身上的其他地方,张海客几乎绝望了,他举目能看到的所有地方,全隐隐透着黑线,他的皮下几乎全都是这种蚂蟥。

  “什么时候进去的?”

  “就是我们在淤泥里的时候,你们看看自己。”

  其他人立即脱下衣服,仔细看自己的身体,一看之下所有人都崩溃了,所有人身上全和张海客的情况一模一样,全身的皮肤下面,几乎没有一处地方没有蚂蟥。

  “是从毛孔进去的。在淤泥里它们是休眠的状态,可能只有头发丝粗细,进去之后,吸了血才变大的。”

  “怎么办,这要是挖出来,我们就算能挖光自己也成肉馅了。”

  “用火烤,把它们逼出来。”张海客道。

  “它们吸了血变得那么大,恐怕想出来都出不来了。”

  “闷死在里面也比它们把我们吃空的好。”

  地下的空间和氧气都不够,否则张海客真想把水缸里的水给煮沸了,他们只能用火把贴近自己胸口炙烤,很快,空间之中便弥漫出了一股浓郁的烤肉味道。

  张海客觉得,烘烤之下即使这些蚂蟥不出来,也会在体内被活活烤死,但真如此操作之后,他就发现不对。

  蚂蟥立即被温度所惊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所有的蚂蟥竟然全往他的身体里钻了进去。之前他只是觉得瘙痒,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他们只好作罢,其他几个人立即抓狂了,开始想用刀子划开自己的身体。

  还是张海客冷静了下来:“别慌,这事不是绝境。”他看了看四周就道:“咱们族人之前来这里的时候,这些蚂蟥肯定已经存在了,他们都没事,我们刚才看尸体的时候,也不见他们封闭自己的裤腿什么的,说明他们有解决方法。我们找找。”

  几个人开始在土地庙为数不多的东西中寻找,但东西实在太少了,一无获,只有那个水缸。

  该不是这个水缸里的水?

  他们立即用水缸里的水再一次擦洗身体,这一次擦得格外认真和努力,恨不得把水从皮肤注射进去。

  他们洗完之后,发现没用,于是全都冷静了下来,那些蚂蟥也随之不动了。

  “那小鬼说我们肯定会死。会不会他知道这泥里有这种虫子?”

  “可是,他也跳进去了啊,他如果知道,那他是怎么克服的?”

  张海客喘着粗气就想到了之前听闻的传言。闷油瓶是一个有着家族最厉害遗传的孩子。这种遗传虽然不是必须的能力,但只有遗传到这种能力,他才能去一些特殊的特别凶险的古墓。

  “他的血。”张海客突然明白了,“他的血,他的血使得这些虫子不会靠近他,我操,上次他在这里,那些张家人是用他的血躲过这些虫子。”他猛地站了起来,“别休息了,在我们体内这些虫卵孵化出来把我们弄死前,我们必须找到那小鬼,只有他能救我们。”

  他们立即出发。

  一路往前,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起码有一天一夜。他们已经完全深入到了遗迹之中,但始终没有再发现闷油瓶的任何踪迹,他似乎走的完全不是这一条路。到了第二天晚上,张海客他们来到了这座古城已被探索的边缘。

  所谓边缘,也就是说之前张家人的探索只到这儿结束了。这个边缘有一艘古船,陷入了淤泥之中。张海客在船舱里看到了三具孩子的尸体。堆在角落里已经完全风干,显然都是张家的孤儿,被取血而死,身上有明显的取血的伤口。

  孩子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张海客一边觉得愤怒,一边也觉得力不从心。身上的黑线越发粗大,能清晰的摸到那些卵在皮下的轮廓。

  “没办法了,这里太大了,我们找不到其他的通道,根本不可能找到他。也许立即出去回老家,父亲他们会有办法。”

  “你也听那小鬼说了,被家里人知道我们到过这个地方,我们是会被杀掉的。”张海客就道。“再说我们出去赶到家里还需要时间,到时候不说蚂蝗,鸡蛋都孵出来了。我们只有一个活命的机会了。”

  “什么?”

  “我们要在这里搞破坏,非常严重的破坏,让他来阻止我们。”张海客道。“这里的结构并不稳定,我们带了炸药,我们要制造足够大的震动,让这里坍塌。每两个小时炸一次,不管他在这个古城的哪里,他一定会来阻止我们。”

  “如果他不仅没来,而且自己跑掉了呢?”

  “那我们就死定了,所以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张海客道,“但我相信,他既然千辛万苦回到了这里,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的胜算很大。”

  1. 上次家族内斗的时候他们是用的小哥的血躲过虫子,怪不得小哥说当时他在现场,肯定很残酷,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更让人心疼当时的小孩。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