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不是我们中任何一方?”我惊讶,心想这庙里到底聚集了多少势力。刚说完,又是两声连续的枪响。子弹穿窗而入,竟然打的是我这个方位,只是高度不对,从我头顶上飞了过去。

“是的,还有一方的人。”胖子道,“我其实还有一些事情没和你说,但现在没时间了,晚些再讨论。你看,他已经能判断我们在什么位置了。”

“为什么?”

“经验,他事先肯定勘察过这间屋子。”胖子四处看了看,“这屋子里能躲的也就这么几个地方,他一定早就把所有我们能躲的地方全标了出来,再选择了射击这个屋子死角最小的地方埋伏,他现在是赌你躲在哪儿,用子弹试你。”

刚说完,又是一颗子弹打在了我的方位,这一次角度很刁,竟然是一个向下的斜线从窗户射入,打在我身后的地板上。震得我全身都麻了,我赶紧朝边上爬去。

胖子也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不过,这家伙也未免赌得太准了。”

“也许他刚才看到我扑向你这个方位。”我道,“所以觉得我应该在这一带。”

“不可能,这儿爬来爬去很方便的,谁都会选择一个最隐蔽的地方躲藏。”胖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奇怪,如果他能看到我们,我们早被打中了,所以他应该还是在猜,但又为什么猜得这么准?”

胖子转头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根木架,对我道:“先不管了,我们先把他的子弹骗光,然后在他换子弹的间隙,直接从后窗出去。到了山里就好办了。”说着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马上用杆子挑起来,刚露出窗沿,就是三颗子弹,衣服立即被打落下来。

我看向胖子,胖子啧了一声,说道:“这是什么狙击枪啊,射速这么高。”就在这转瞬之间,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立即对胖子做了闭嘴的手势。

胖子知道我做出这种举动,肯定是有意义的,便没有说话。我顺着刚才的感觉去听,忽然就听到外面的院子里,有一种很轻微的窸窸窣窣声。

我对胖子指了指耳朵,又指了指外面。胖子眼珠转了转也去听,听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一股愤怒的表情。他用唇语给我作指示,让我贴到门边,然后用手指做了一个1、2、3,然后起脚,意思是让我看到他数1、2、3之后,把门踹开。

我和胖子多年友谊形成的默契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我毫无怀疑和犹豫,立即爬过去转身用脚压住了门口。胖子就捡起被打翻在地的灯台,掂了一下,忽然半蹲起身子,对我做了一个1,我点头,深吸一口气。他做了2的动作,在3的手势刚出来的瞬间,他忽然站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我用力一脚踹开了木头门,同时胖子忽然就蹲下了。瞬间两发子弹就打了进来,贴着胖子的头发射过来。胖子就势一滚,手里的台灯已经甩了出去,接着人也冲了出去。我听到那边连续几声很闷的枪响,竟然就在院子里。

翻身起来我就看到胖子和一个人已经滚打在一起,枪已经被胖子直接用嘴咬得松了手。我上去捡起台灯加入了战团,一下卡住那人的脖子,用台灯猛砸那个人的头。

那人相当强壮,但以我和胖子这种打法,谁也吃不消,我对着他的脑袋连砸了好几下,那人就没动静了。我们两个翻身起来,发现竟然是一个喇嘛。胖子捡起边上掉落的枪,那竟然是一把手枪,带着消音器。

“妈的,这王八蛋竟然在院子里用手枪/模仿狙击枪。”胖子摆弄了一下枪,插/入自己后腰没收了。

我道:“你怎么这么莽撞,就这么冲出去了,你又不是小哥,这台灯要是砸不中你就挂了。”

“我听动静就猜到是用手枪,而且声音这么轻,肯定是有消音器。而且刚才几个射击角度是斜的,如果是在院子里,肯定离门很近,所以就赌了一把。果然这家伙就在我们门外十米的地方。天气那么冷,用手枪射击,打得中才怪。”

我蹲下身子去看此人的面孔,发现是庙里的喇嘛,我见过两面,都是在食堂里,不过似乎是我下手太重,他鼻子里都流出了血来。

“天真,多日不见,你现在手黑得有你胖爷的风范了。”胖子看了看四周无人,也无人继续暗算,就道,“先拖到房间里去,这人的身份看来有些特殊,不知道为什么要暗算我们。这庙里的人似乎都有问题,我们要加倍小心了。”

我想了想,就对他道:“如果是这样,我的房间肯定不能待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更安全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主频较慢:

    看到这头脑混乱了,无头的势力一股接一股,到底谁跟谁呀?

    回复
  • 来不来:

    咖喱就

    回复
  • 煜煜:

    脑袋里的线头都成炒米线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