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我惊奇地看着这个壮汉用衣服把自己脸上的油彩抹掉,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海杏怒目转向我:“你不是说我抓错人了吗?你们两个联合起来阴我!”

壮汉把妆全抹了,撕掉胡子就对我说道:“默契,你知道吗?这就是战友的默契。”果然是胖子。

我定了定心神,心说:狗日的战友的默契,你化装成这样,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但也不能露怯,于是仰天大笑,上去拍拍胖子的肩膀。

“窗外那人是谁?”张海杏问道。

“是我招待所老板娘的儿子。那不是激光,是种小玩具,讲课的时候用来当教棍用的。”胖子说道,“你们呢,太自信了。我这小朋友,天真无邪,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单独过来?我早就在他身上放了一个窃【合】听器。”说着胖子就从我裤兜里拿出一个小东西来,那竟然是我当时在小卖部买的香烟。他撕掉香烟底下的包装,露出一个小仪器。“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得到。姑娘,你们太嫩了,已经不适合在这个社会混了,回去再修炼修炼啊。”

张海杏气得眼睛都红起来,转身就走。

胖子撕开烟盒包装,拿出烟点上,就道:“娘儿们就是娘儿们,没鸡/巴就是靠不住。”忽然他愣住了,把烟盒再拿起来,自己看了看,又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来。

“怎么了?”我问道。

“还有一个窃【合】听器,这不是我放的。”

话音刚落,就从窗外各个地方射进来无数的激光瞄准器红点,所有人身上都被点了一个。

啊哦,我心说:真他妈乱,黄雀在后啊!

事情发生之快,让我们无法作出任何反应。我们谁也不敢动,张海杏轻声问胖子:“这也是你安排的?”

“放屁,我去哪儿找那么多老板娘的儿子?”

那这事儿就大条了,我心说。僵持了片刻,就看到门口走进两个外国人。

是那批德国人中的两个。之前我压根儿没有注意,现在看着他们走进来,才发现这两个家伙真他妈的壮,都像牛一样。两个人都比我高一个头,银灰色的头发,脸上全是刀刻般的条纹。

这是登山家的脸。

两个老外进来后挥了挥手,瞬间所有的激光点全部消失了。但是我知道,这并不代表所有的狙击手已经撤退了,刚才只是告诉我们,他们在注视着我们,现在激光点撤销了,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的动向。肯定还有为数不少的狙击手依然瞄准着我们,好的狙击手都是用瞄准镜的,而且可以一次锁定两个目标。

德国人走进来后,一直在用中国的抱拳礼仪向我们行礼,其中一个用很蹩脚的中文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家坐,大家坐。”

“这鬼佬武侠片看多了吧。”胖子在我身边说道。

“你们两位可以走了。”一个鬼佬来到我和胖子身边说道。

“啊?”我有些讶异,胖子就道:“我们可以走了?”

“对,赶快走。”鬼佬看也不看我们说道,“这里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是我和他们的事情。”

我和胖子对看了一眼,张海客就说道:“有的走还不快走?我们自己能应付。”

我觉得非常奇怪,这事情的逻辑关系我理不清楚。胖子朝我咧了咧嘴,意思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别等回头鬼佬反悔,能走先走了再说。我和胖子僵直着像小鸡啄米一样从房间里走出来,来到院子里,我就看了胖子一眼,说:“怎么办?去哪儿啊?”

“先去你的房间吧,这儿没事的,我和这批德国人有交流。”胖子说道。

“这真是你安排的?”我惊讶道。

胖子对我做了一个别说话的动作:“别说,不是安排,是我的保险措施。胖爷我觉得这一次的涉及冒险成分太多,所以事先有拉德国人下水。这儿说话不方便,回去说。”

我点头,心说这很像我去朋友家做客,结果朋友和他老婆吵起来了,我们待着特尴尬,只好出来,出来一想:我靠,里面该不会发生杀妻或者杀夫的事情吧?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同行的朋友就说:放心吧,他老婆爱的其实是我。

想想这样形容好像也不太对,想着听胖子解释算了。我和胖子一路回到房间里,进去把门关上,我就问胖子这一系列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就道没事。他在见我之前,就冒充小卖部的营业员,卖给我几条放着窃【合】听器的香烟,每包香烟的盒子里都有窃【合】听器。之后他一路跟着我,洞悉了我很多想法。在我被设计的时候,所有的过程他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当时他就在喇嘛庙附近,一听到他们要试他,就立刻回城,设计了这个局。

不过就在这之前,他在关注我时,发现虽然张家人监视着我,却也有人在监视着张家。

这是一个面积问题,胖子才一个人,所以很难被发现,但监视张家的人很多,而且都是老外,所以只要略微注意就很容易发现。

胖子觉得,如果张家人自己进行这些监视活动,必然就会发现自己被监视了,但是张家人太自信了,起用了当地人。当地人没有这种经验,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跟踪别人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些人在监视自己。

“这批老外是什么人?”我问胖子。

“裘德考的海外投资人。”胖子说道。

我摇头。我不懂这种东西,胖子说道:“裘德考的公司是一个股份制公司,裘德考死了之后,公司一片大乱。我相信你前几年肯定知道他们乱成了什么德行。当时他们的公司董事会作了两个决策,把其中的优质业务剥离出来,组建了一个新公司,同时把裘德考的很多项目和资料留在了母公司。

因为都是巨额亏损项目,所以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他们把这个公司放到资本市场上去,希望有人接盘低价买过去,如果不能就准备破产了。”

“结果,像奇迹一样,竟然有人买下了这个烂摊子,不仅接下了巨额债务,而且很多项目都保存了下来,其中,最受推崇的就是裘德考在中国的项目。买方是一家德国公司,中文名叫作‘安静’。”

安静?和安利有什么关系?我心想,嘴里问道:“那你是怎么和他们接上头的?”

上一篇: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