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十八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下面的门巴族老板娘哎了一声就提了两壶水往上走,胖子又说道:“快点,等下我又拉肚子了,我来了你们这鬼地方,每天早上七点准时拉稀,你家的菜是不是不干净?”“不会的,老板,绝对干净。

您是不是吃不惯这里的东西?”老板娘进了胖子的房间,讲话的声音就很模糊了。

我点上烟,不由得就笑,早上七点准时拉稀,好吧,那我就早上七点十五分跟着你拉稀好了。第二天时间一到,我准时进厕所,除了一股新鲜的恶臭之外,我看到门的后面用很恶心的东西粘着一张卫生纸,上头写了很多字。

我小心翼翼地撕下来,心说果然是拉稀了,胖子做戏真的做全套。纸上写了很多信息,我看完就明白了一切。原来,胖子早在三周之前就发现阿贵家的电话被窃听了,但他在村子里又找不到任何监视他的人,他意识到,窃听者这台电话的目的应该不是他,而是每周都给他打电话的我。

所以,他设了一个局,让阿贵把手机贴着座机,每次我打电话去,阿贵先不接,先通知他打手机,之后再把手机、座机都免提,让我以为他还在广西,而事实上他早就离开了,准备偷偷去杭州找我。

结果他到了杭州之后,发现我在尼泊尔,他就等我回来,一直到我到了墨脱、准备待一段时间,他才赶过来。最后一个电话,他几乎就是在附近的林芝接的,之后他立即就进了墨脱。

进来之后,他一直没有和我会合,而是在山口等我,之后就一路跟着我。他说,我离开一个地方超过三分钟,必然有跟踪的人出现。

都是当地人,显然经验不是很丰富,只能通过他们对于当地的熟悉来跟踪我。

他们没有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胖子一直在附近看着我。正因为这样,胖子一直没法和我联系,他说,只要他一出现,一定是和我一样的下场,因为这个地方太小了。

他会自己单独去调查,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他暂时找不到和我隐秘联系的最好办法,就让我多注意身边所有的厕所。

我把卫生纸冲到蹲坑里,心里踏实了很多。不管我自己再怎么强大,有人保护和照顾,总是好事情。事后我想想,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又犯了一次二,但这二犯得很有争议性。

按照我以前的做法,此时应该什么都不想,和胖子先离开这里再说。

但是,我和胖子都在心里想着要弄清楚到底是谁还在设计我们,目的是什么? 我提上裤子推开门出去,觉得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了,在这儿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但是一推门,我就看到两个喇嘛站在厕所门口。我愣了一下,问道:“排队?”喇嘛摇了摇头:“吴先生,大喇嘛让你立即上山去。”“怎么了?”我问道。“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又发生了,从雪山中,又出来一个人。”

我不记得我是否把行踪告诉过喇嘛,但喇嘛在这里神通广大,又或者是人家是一家一家找过来的,我也没空儿计较这些了。一路跟着他们上了山,来到喇嘛庙里,我发现一切已经乱套了。

所有人都疑色重重,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这地方就像某个战地医院一样。喇嘛们一路把我引到了大喇嘛的卧室里,我发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背对着我,穿着一身藏袍,正在安静地喝酥油茶。

我觉得气氛有一些微妙,因为我一进屋子,屋子里靠边的几个喇嘛都用一种非常奇异的眼神看着我。不能说是眼神奇异,而是说,他们觉得我很奇异。这种气氛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来到那个人身边坐下来,随意地往边上一看。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下翻到了一边。我的脑子嗡了一声,几乎没被吓晕过去。在喇嘛对面坐着的那个人,竟然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不,我当时脑子混乱,有点语无伦次,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看到了一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是你?”我惊讶地合不拢嘴。对方看向我,眼神很是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死。”

“你到底是谁!”我大骂,“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为什么要扮成我的样子?”说着就想上去掐死他,但他立即就站了起来,退后了几步,让我的攻击失败了。

接着他摆了摆手:“咱们现在已经没有利益冲突了,你不用这么极端地对我。”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天真无邪:

    沙发

    回复
  • 雪山爬出来的假天真好可怕:

    我擦,那货又出现了!天真!上!

    回复
  • 小哥别跑:

    天真,干掉他

    回复
  • 双日儿:

    谁可以告诉我他是谁?

    回复
    • 三叔:

      秦岭青铜树复制品

      回复
  • 小花:

    齐羽

    回复
  • 意义本就没意义:

    张海客

    回复
  • 归灵:

    从这个地方看出来一件事,小哥只在30年前和20年前去过雪山里的康巴落山寨,只去过两次,本应该10年去一次,但之后小哥20年都没再去,定然是康巴落出了什么事情,小哥已经不用再去那里了,这就可以明白为什么后来天真和胖子去康巴落的时候见到的是个空寨子,因为寨子除了出了事…

    回复
  • 了吗:

    这一篇看得是一惊一炸的

    回复
  • 吴邪: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一下翻到了一边。我的脑子嗡了一声,几乎没被吓晕过去。哈哈哈!画面太搞笑我不敢想象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