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但我不喜欢冲突不代表我不擅长冲突。我有自己的方法,比如说,我总是一次去谈十几个客户,统筹十几件货物的走向。这边还在谈呢,那边就开始卖了。

所以,别人根本没法和我竞争,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面对的细节和信息量太大了,根本不知道我在干吗,他们就算能抢走我某一笔生意,其他的也一定会错过。

但我在谈的所有订单、走货细节,在我这里就清晰得像我自己编织的网一样。如果你要让你的对手露出任何马脚,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出无数招。假设我认为有人设局把我留在这个地方,并且把我引到了这个喇嘛庙里,那么,这人一定有着很重要的目的,他们势必要监视我。

那么我的一些可疑的举动也一定会引起他们的兴趣,比如说,我下山后在一个招待所一个人待了一夜。比如说,我往房间里所有的窗缝贴上头发,比如说我把东西/藏在喇嘛庙的一个个地方,比如说我忽然做了一个弹弓,比如说我突然来搭讪他们队伍中的一个女性。

所有的行为都是十分诡异的,如果他们全都监视到了,那么他们会觉得我一定在谋划什么。

这种思考是很折磨人的,我以前经常陷入这种思考的怪圈中,他们一定会去查我到过的地方,所以我在招待所里留下了烟,在寺庙中灰尘最多的地方留下了我的东西。在那种地方,只要有人去查看,一定会留下痕迹。

同时,窗缝贴头发的举动,也可以暂时阻碍一下他们的行动,至少他们不敢轻易进我的屋子了。并且这样一来也提醒了他们,我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使他们的行为不得不更加小心。

我的这种策略就好比是不停地在自己四周撒上钉子,只要我身边有隐形的怪物,一定会踩到。最可怜的是 ,这怪物还不能和我翻脸,现在他们只能在我边上看着。

现在他们面临的局面是:我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他们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地行事。但是,我又做了很多很多很诡异的事情,所以他们必须每一样都去查看。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再继续阅读,而是灭了灯,在黑暗中把床移了个位置,然后缩起来,准备早早睡觉。

我以前也监视过别人,知道让监视的人最讨厌的事情是,一晚上都没事,早上五六点的时候,那东西才开动。那时候人最困最累,也最容易犯错误。所以我今天晚上需要好好睡觉。

3、惊人的细节

我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上山太累,也许是因为琢磨这些坏事情让我费了太多的精力。

手表上的闹钟在五点就把我吵醒了。我努力让自己起来,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做了几个俯卧撑让自己清醒,便伸着懒腰走了出去。院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整个寺院安静得犹如死域一般。我叼上烟戴上手套,朝寺庙的黑暗中走去。

在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我藏了四只打火机,这四只打火机全都一模一样,在一面石墙的墙缝内按照顺序放着,只在我自己知道的地方有一些十分十分细微的记号。我把打火机一只一只取下来,就发现顺序已经改变了,对方并没有发现我的小把戏。

果然有人监视我,那现在肯定也有人跟着我,可惜,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对方是高手。我用其中一只打火机点上烟,之后将打火机全都收进一只小袋子,放进兜里。第二个地方是放弹弓的地方,那是一堆杂物上空的房梁上,一眼看去一片漆黑。当时我是甩上去的,现在就算我跳起来也够不到,要拿到弹弓必须攀爬或者用东西垫脚。

这里四周的杂物可以垫脚,我过去一眼就看到它们已经不是我之前来时记下的顺序了。我蹲下来,就发现其中一只水罐的边缘有手印,把水罐翻过来,就发现它被人翻转踩踏过,底部有一个很模糊的鞋印。但那人显然不想留下痕迹,用手把所有的印子都抹过了。

我看了看其他杂物,竟然再没有任何被踩踏过的痕迹,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个水罐并不高,我身高一米八一,踩上去后即使跳起来也不可能够到那个弹弓,而这里只有水罐被使用了,这里杂物很多很局促,不可能是一个弹跳力很强的人踩着水罐跳上去的,否则这里肯定会留下更多的痕迹。

拿到弹弓的人一定比我还高,但在那群香港人中,我没有看到比我更高的人。整个喇嘛庙里,比我更高的人,可能只有那些德国人了。

他们也有份?难道整个喇嘛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无辜的,其他人全都有问题?到这时,我心里才第一次有了一些恐惧的感觉,如果是这样,那这就是一出大戏了,而我是唯一的观众。希望事情不要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把两个水罐垒了起来,踩着它们才把弹弓拿了下来,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被破坏,就直接插/入了后腰带。

上一篇: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