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把啤酒喝完,我在门口的寒冷和里面暖和的交界处过渡了一段时间,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迎面走入风里。虽然胖子是那么说,但我还得去邮局看看是不是真如他说的那样。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再去看一看画,看一看画里的闷油瓶。

如果真如胖子所说,还有人在设计我,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也不再纠结了,难道还有人想把我推进那些无尽的深渊里吗? 我不由得冷笑,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如今想来糊弄我,我大意的时候就罢了,但如果让我察觉,那对方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我来到邮局,里面一直很繁忙,全是各种各样的人,正在交换包裹、打包、填地址。我趁乱走进了柜台后面,里面的人看着我,我就道:“我是来付钱的。”

“什么钱?”里面一个会计模样的问道。我掏出了三千块钱,说道:“上次欠的,你查一下,有个条子写在你的办公桌上。” 他接过钱,就纳闷:“我没看过条子啊。”“不是你,是另外一个人。”

我说道。“是个女的?”我点头:“应该是你同事,要不你打个电话去问问。”会计有点迷糊,就打电话去了,我立即装出无聊的样子,来到那面墙边上,看着墙上油画里的闷油瓶。

那边电话刚刚拨通,我就把画从墙壁上拿了下来,仔细去看挂画的钉子。是老钉子,画框后的墙壁上有一个明显的印子,表示这画在这里挂了很长时间了。

嗯?难道是胖子多虑了?我心说。我把画放了下来,看那边还没有打完电话,还在翻办公桌上的纸头,我就去看边上挂着的锦旗和画框。一翻之下我心中一动。那个画着“鹏程万里”的画框后,墙壁上并没有印子,而且墙面颜色非常均匀。

这玩意儿反而是最近才挂上去的。我退后了几步,看对方还在说电话,立即转身离开,走到外面,冷风一吹,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闷油瓶的画太小了,而且色泽暗淡,如果当时大意,很可能看不到,为了让我看到,必须使这幅油画显得非常突兀。

在这样的私人小邮局里,墙壁上是不可能出现一幅油画的,本身我要注意到这幅油画就十分困难,而要让这么一个小东西能够被人一眼发现,那势必需要在边上有一个和它完全不同但又不起眼的大东西来突出它。

以前我觉得人不可能处心积虑地做这种细节布置,但现在我早就知道,人算计起来,对于细节的掌控能力其实是无穷的。

而且,这也确实有效。这面墙被精心设计过,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幅油画。为什么油画背后的墙壁上有印子呢?我觉得,肯定是这里本来就挂着一幅油画,只不过后来把画换了,画框还是沿用原来的,所以才会那么吻合。

我在风中疾行,心里琢磨着办法,想着到这里来的过程中发生的一切,被胖子一提醒,我的思路瞬间清晰了,很多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都开始历历在目。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开始在我脑子里一件一件地形成。我非常镇定,好像在做一件经常做的事情。在胖子到之前,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局搭好,让他看看我不天真的一面。

2、吴邪的破局

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孤立起来,因为我回忆了到墨脱的所有过程,发现我身边的几个人在这件事情当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是一个没什么主见和想法的人,在当年的小铺子生涯中,没有生意时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主动做什么,一方面可能因为我确实不爱这行,另一方面,这和我的性格很有关系。

所以当那几个小崽子提出想去墨脱走走的时候,我就随口答应了,当时也没有多想,因为确实很疲惫,也不是那么想回到沿海地区。这边的风景还是相当让人留恋的。

到底是哪个小崽子第一次提出来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决定和他们保持距离,虽然这些人是我在这里很好的砝码,但如果这些砝码已经被人买通了,那放在身边就像定时炸弹一样。我当天晚上没有回寺庙,而是在墨脱到处乱逛,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跟着我。

但墨脱是一个非常难以进出的地方,所以这不代表什么。他们如果要控制我,只需要在几个路口安排人就行了。我这样的人在这里还是相当显眼的。

一直到天黑,我住进了一家招待所里,找了一个房间躺下来,之后就把服务员叫过来,让他帮我去买些东西。

东西里包括橡胶手套,一些衣服架子,很多橡皮筋,四个打火机,两条在墨脱能买到的最好的烟,胶带纸,口香糖,方便面,长的铁钉子。晚上我在被窝里把橡皮筋全捆连在了一起,藏在皮带上,又把一包只剩一半的烟放到了招待所的床缝下。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西北龙也:

    沙发!呵呵。。

    回复
  • 小哥别跑:

    天真,我的智商………….

    回复
  • 小哥:

    第三

    回复
  • 任小鑫:

    晚上我在被窝里把橡皮筋全捆连在了一起,藏在皮带上,又把一包只剩一半的烟放到了招待所的床缝下。

    回复
  • 任小鑫:

    天真这智商

    回复
  • 0(╯0╰)0:

    三千。。。败家爷们儿!

    回复
推荐链接